更多栏目
搜索
腼腆的小伙到大师
戴佳凌·2018-08-31
记者随笔
他们是法国第一代人用苹果电脑制作音乐的人,他们对新技术的痴迷和专研,也是我们在这个微信年代的媒体人可以借鉴的。


 

撰文| 戴佳凌


2014年格莱美赢得包括年度专辑(Album Of The Year)和年度制作 (Record Of The Year)等五项大奖,从1993年成立至今一共只发过4张工作室专辑,两个法国电子音乐奇才,从2000年后很少有人能看到他们真面目,也许,你已经猜到了他们——Daft Punk。



在看了他们最近的纪录片Daft Punk Unchained,有些东西激发了我的写作欲望。我认为创作这些东西是相通的,不论是音乐,电影,还是我们所从事的文字写作。Daft Punk的成功和专注也许也能给我们的记者些许启发。


在1992年,两个年轻人Guy-Man,Thomas和他们的好朋友Laurent和很多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一样痴迷于音乐,于是他们三人一起组了个乐队Darlin'。Guy-Man是吉他手,Thomas是Bass,在六个月里他们创作了仅仅两首歌。在2015年播出的纪录片Daft Punk Unchained中,Darlin‘的经纪人Daniel Dauxerre在采访中说道,“他们并不是懒,而是非常认真在做音乐。”


这是不是像记者被催稿时的感受。在被要求说“下周交稿”,几个腼腆含羞的小伙就回答说“好那就下周完成”,但其实,他们仿佛在礼貌的说“我才不管你什么时候要。。。我们知道我们要干什么”。


在几次公开演出之后,这两首单曲却被音乐评论杂志Melody Maker讽刺为 a daft punky thrash(大致意为愚蠢的朋克的一顿乱敲),并刻薄的评论道,“Cindy So Loud”,既是歌名也是唯一的歌词。


Darlin‘的经纪人Daniel 在采访中说道,“这对他们打击很大,毕竟他们在很认真的做音乐。。。我觉得这个是他们停了一阵子的原因。”


不久,Darlin’ 就解散了,没有人想到一个摇滚乐队的死亡造就的是伟大的电子乐队的涅槃,在迷失一段时间后,Thomas和Guy-Man并没有放弃他们热爱的音乐,他们迷恋上了地下音乐(泛指那种在电台里听不到音乐),开始用鼓机和电子合成器制作电子乐,并且为他们新乐队起名Daft Punk。他们又开始非常认真做音乐了。四年之后,1997年,他们终于交了第一份家庭作业,首张专辑Homework终于诞生了。


Homework是巨大的成功。 在那个Spice Girls和Back Street Boys的年代里,Daft Punk首张专辑独树一帜,带来新一股电子热潮,到2001年,Homework全球卖出超过200万张。在那个电子乐还是地下音乐的年代里,“Da Funk”和“Around The World”等单曲就像是重磅炸弹(药写多了,习惯用这个词了),引爆了人们对电子乐的热情,他们就好像在对世人说“电子乐是可以这样做的,这就是Daft Punk”,当然这对法国House音乐,甚至全球音乐的发展产生巨大深远的影响,以至于,很多人会说House Music, French makes Best。


自那之后,Daft Punk并没有沉迷于成功,又开始专心认真做他们下一个专辑。这次他们又花四年时间,做了一张同样惊人的专辑Discovery,在2001年发行。这四年间,还发生一件很有趣的事,这两个对电子痴迷的小伙,对外宣称对Y2K(Year 2000,就是千禧危机)理论深信不已,在2000年1月1日,将自己变成了“机器人”,从此他们在公众场合总会带着两个头盔。重新发现世界的他们用Discovery专辑让他们粉丝震惊,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他们的音乐,也是让我对电子乐“中毒”的源头。"One More Time"、"Harder, Better, Faster, Stronger"、"Digital Love" 等歌曲,即使是现在听来,还是那么前卫。


这两张专辑其实都是他们在自己家的卧室搞出来的。电子乐不用租昂贵的按小时计算的录音棚,他们可以花大量时间来做他们音乐。在我工作的头四年中,我用电脑上FruityLoops Studio利用上班的空闲时间也做了两首歌,只不过没有唱片公司找到我来发行。。。,所以技术上革新让创造有了新可能,也必将带来伟大的内容创新。这似乎也影射出在媒体传播时代变革中,新技术也必将带来新的生产力,产生新的媒体。


他们是法国第一代人用苹果电脑制作音乐的人,他们对新技术的痴迷和专研,也是我们在这个微信年代的媒体人可以借鉴的。


在此后,他们又花了四年时间,出了第三张专辑“Human After All”,(做完discovery该上human trial了),但是,这张专辑在很多人眼里失败了。没有商业推广,没有花哨的技术,唱片销量不佳。


这次,Daft Punk依然没有灰心,他们在随后的日子,制作电影Tron: Legacy (2010年上映),在原声碟中,他们首次使用了交响乐和电子乐的混合。这次跨界让他们重新找回学习的感觉。



于是他们又花了四年时间制作出了Random Access Memories这张专辑,他们和他们的偶像Chic乐队的主唱Nile Rodgers合作Give Life Back To Music,很好诠释了他们在之前在Tron里学到,是对Disco、Funk音乐,Chic和Nile Rodgers的一种致敬。和第一代电子乐大师Giovanni Giorgio 合作的”Giorgio by Moroder”,又是另一次对大师和Disco音乐的致敬。而和Pharrell Williams、Nile Rodgers合作则创造了红透一年的“Get Lucky”,也让他们成为首只能在格莱美同时拿到两个重磅奖项电子乐队。上一次能包揽这两个奖是三年前的Adele。


有意思的是一个Daft Punk的细节,让 Giorgio大师也赞叹他们对高品质细节的追求。在录制采访的时候(用在歌曲中),Daft Punk用三个麦克风同时录音,一个最老那种圆筒的,第二个是70年代,而第三个是现代的麦克风。这让Giorgio大师疑惑,就问工作人员为什么要这样做。工作人员告诉他,这是Daft Punk的要求,分别可以录下他儿时的回忆,壮年的回忆和现在的时候。Giorgio更加疑惑了,可是没人能听出差别啊?工作人员告诉他,是啊,没人能听出差别来,但是他们(Daft Punk)能听出来(他们是机器人了)。


他们并不只是制作音乐,他们每个举动包括头盔、电影、动画、纪录片都是他们成功的基石。他们做每件事都有他们的原因,他们喜欢电子乐,因为他们相信电子乐是最完美的,为此他们变成机器人,变成他们音乐的一部分。


我写这篇文章是想用Daft Punk的故事来鼓励我们这些追求高质量内容和产品的记者和编辑们。在这里,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将他们从来不缺钱列入成功要素之一。但是,从两个害羞,腼腆的小伙到一代电子乐大师,那种对音乐的一丝不苟、对新技术的执着学习,与经典的跨界融合的品质是不可或缺的。这也是我们汐潮和研发客的精神,所以,大家哪天看到我们没有按时出版,请不要催稿啊!




文章关键字:Daft Punk
197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
戴佳凌 个人用户

不吃鱼,中意Arsenal和Daft Punk,主业聊天,副业写作,做过电子乐,朋友都叫我DJ,但是不会打碟。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dai.jialing@pharmadj.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