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加科思群内互动语音实录
会议助手·2018-04-18
会议
加科思群内互动


地点:研发客投资互动群

主持人: 程昊红 编辑 研发客

参与嘉宾:

胡邵京 研发总裁 北京加科思新药研发有限公司

竺天 BD 北京加科思新药研发有限公司

问:目前孵化基金落地的具体情况?

 

胡邵京:当时定下两个亿的盘子,目前基本全部到位。已有的项目都可以由此做一些投入,但基金备案和基金管理在做一些调整,到今年整个的框架会更明确一些。

 

同时,我们也在操作一只美元基金,我们希望把我们孵化的理念做中美嫁接,向美国扩展业务。目前,加科思在波士顿已经设立了办公室,也在美国积极联系项目。3月1号我会到美国,跟进一位耶鲁大学教授的有趣项目。也有可能我们先把美元基金建好,人民币基金会根据中国的管理体制再来理顺。

 

美元基金目前也有几个基金的投资人非常感兴趣,我们在第一期预计做3000万美金的盘子,这是未来两三年间初步的目标和想法,也正在实行过程中。加科思启动美元基金实际上有两个最主要的考虑,第一是在美国建立合作,第二是中国的权益。

 

问:加科思基金投资的主要方向、研发方向、策略以及决策机制?可以以具体实例分享

 

胡邵京:我们投资主要的方向,目前来讲以肿瘤为主。肿瘤之中,又以肿瘤免疫为主。肿瘤免疫之中,又以具备国际竞争力的方向为主。这是公司的大战略目标。所以,我们所有基金的方向、我们的管线和孵化都是围绕此为目标。这是我们整个研发的方向。

 

我们的基金更偏于天使投资。因为天使投资需要具备极强的专业背景和预判能力,这恰好是加科思最强的部分。这是为什么我们愿意跟基金开展一些更实质性的工作。

 

决策角度来讲,我们会开展项目背景调研、大战略方向判断、甚至会做一些前期、早期的验证性工作。说到底就是通过这种模式,确保投资的成功率,也确保风险的控制。这是我们的一大特点。

 

还有一点,是我们在项目整个管理和推进过程中,会结合我们在中国的优势,也结合我们在美国建立的平台,把方方面面的资源进行整合。确保项目在早期判断和决策过程中具有非常科学的支持。

 

目前,孵化相对成功的有几个案例可以分享。比如加科天实,就充分结合了双方优势,天广实的优势在biosimilar以及后端的系统开发,但新药研发前端、早期判断是其弱项,而新药研发前端是我们强项。所以,这是强强联合。

 

基金的退出机制,由于我们目前在早期,虽然有很多探讨,但还没有具体的实例。有一点可以分享,一方面以临床批文作为节点,这是非常有利于资本化的节点,所以也可以作为退出的节点。另外,以临床批文为节点后,引进新的一轮投资时,因为项目都具国际竞争力,进军国际市场,国际权益往往采取与跨国公司合作或者license out,这也是一个潜在的退出时机。这是我们思考过程中,两个相对早期,风险可控的退出节点。

 

当然,新药研发如果期待更高的回报,临床1期、2期、还有香港上市都是非常明确的节点,也是很好的退出时机和机会。甚至可以进一步跟进,这是大家在做基金过程中的主要考虑吧。

 

问:加科思新药孵化模式和之前在国外流行的VIC模式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胡邵京:跟美国VIC最大、最典型的区别在于我们有一个实质性的新药研发的管线平台,对项目的落地、定制、执行方面有独特优势。因为今天的venture company往往依靠CRO公司支撑,而CRO公司在药物开发发现方面,有先天风险。第二点,我们的投资跟大战略方向是相符的,大战略方向已经建立了相应的基础,这样情况下,进一步的拓展严格意义来讲就比CRO执行更到位。

 

说个最简单的,当你确定早期方向性的东西,利用CRO的话,依然需要很长时间和很强的技术背景,才能完成简单的IC。而由于我们在领域的根源和团队的建设,我们在这方面,跟CRO相比具有极强的领先的优势。还有一点,我们本身此前已经有很强的技术储备,这都是我们跟VIC孵化模式最大的不同,我们是全方位的支持。

 

问:基金如何申请?贵基金的投资偏好在哪个医学领域?

 

胡邵京:我们基金严格意义来讲,全部偏向于新药研发,并且关注在具备国际竞争力、符合国际战略方向和今后发展趋势的可以是靶点、方向也可以是新技术,甚至关注在一些可能代表未来的下一代的技术。这是我们基金偏好的方向。

 

另外,我们基本以天使轮为主,但是不排除在后期会做一些调整,引入一些比较成熟的中国权益的项目。

 

问:恒瑞基本做到了对于全球大药企全靶点的fast follow,比较快且全面,小公司要如何做药物开发来实现突破?

 

胡邵京:说恒瑞能够基本覆盖的这种提法还是值得商榷,它跟踪的主要还是热门靶点。制药领域非常广阔,没有哪个公司能做到全方位的覆盖。第二,如果中国现在的小公司没有对今后三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研发趋势的预判,它的风险是巨大的。这恰好是加科思在这部分最大的优势。

 

我们第一个申报的项目充分验证了我们几年前对中国形势的预判是比较准确的,而且中国今天的资本和政策市场,方方面面,可以说具备了让我们看准国际市场和舞台的初步能力。大家一起合作,往这方面共同努力。

 

问:国内企业多选用国外已成熟靶点,且与同适应症同靶点相比大多非劣性,这种创新如何走向世界?

 

胡邵京:今天,针对所谓成熟靶点做研发其实也完全没问题。但是更多时候必须做出自己的特色,对于靶点和现有品种(包括已上市和未上市的)有深入的研究。需要有差异化,找到特有的优势和患者人群。说到底这是对研发实力和能力的挑战。如果能够做到的话,完全可以用这样的策略来做项目。

 

采用这种策略的话,也是可以走向世界的。但是说到底,全球还是非常看重企业的研发投入和实力,看企业是不是真的能够找到差异化的人群,差异化的治疗方案和相应的biomarker。无论对于大公司还是小公司而言,这应该是做fast follow战略的基本考量。

 

问:目前,国内一级市场对优秀新药研发团队竞相追捧,优秀团队(国内外大型药企研发部门负责人,顶尖科学家)找启动资金并不难,那么加科思这种模式如何可以招揽到这种优秀的创业项目?加科思会关注哪些创业团队?

 

胡邵京:很好的问题。对的,顶尖的科学家创业是非常好的起点。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一名非常卓越的科学家想要转化成优秀的企业家,对于国际和国内形势的预判,多少有一些局限。另外,新药研发是完整的团队,科学家创业搭建团队会拉长整个的过程。加科思的优势是会加速这个过程,这是加科思模式最大的特点。

 

问:加科思旗下产品有拿过重大专项支持的吗?


胡邵京:加科思目前至少有三四个品种,但是最新最重要的品种往往没有重大专项。大家都了解,现在重大专项评选过程,技术资料的问题,我们一般情况下,有所保留。

 

问:对能否获得专利有评判吗?专利所属权?


胡邵京:首先,加科思扶持的子公司在之前做了很好的专利权归属的分配,实际上,说到底大家有一个利益的切割,利益切割在早期有所预判的情况下,不是太大的问题。而且加科思更多是加速项目落地和成熟过程,至少在获得临床批文,扶持的子公司可以资本化的时候,在做一些投资或者出让,有很多种选择,跟创始团队有很多交流,这是在后端谈判会谈到的问题。

 

问:内部管线研发平台的人才有没有某一阶段的侧重?比如新靶点验证或者分子开发?


胡邵京:我们有专门团队做靶点验证和讨论,这恰好是我们做投资时非常重要的一步,对项目背景调研、未来可能性预判,甚至对已有数据和信息做一些验证实验,确保在孵化和投资项目时,对于风险把控方面做出最大的努力。

 

问:大致预计收益门槛水平?是否和上市公司或相关产业LP有相关优先约定?


BD竺天:关于收益门槛水平,因为现在没有实际退出案例,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不过,因为加科思做的是天使轮和比较早期的投资,相对于中后期投资而言,根据退出的时间点,相应收益的倍数比起后期投资可能是相当可观的。当然,因为具体案例不同,现在也不好下这样的结论。

 

关于退出有没有优先约定,其实加科思本身也可以做老股回购,当然退出也有很多的途径。



文章关键字:加科思,投资,孵化
362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
会议助手 企业用户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289981881@qq.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上海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