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武田式创新 | 第一现场
徐唯佳·2018-09-25
第一现场
从2015年起,武田启动专项资金给予中国,即不论公司的财务状况如何,该项资金都仅用于中国市场。


 

撰文|徐唯佳


编者注:本文为9月26日推送《武田式创新》的更新版,文中部分内容已经修订。


拥有237年历史的日本武田制药坚持以创新为指导,一步步地从一家日本的本土企业,通过并购和发展成功地转型为一家在全球70几个国家布局a的国际制药公司,尤其在2018年5月宣布的收购处于罕见病药物领导地位的夏尔公司(Shire)将进一步加速武田的以研发主导、以患者为本的公司策略。


以患者为本同步推动中国研发


近年来中国对于武田研发的重要性日趋明显。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了武田的四大核心研发区域(key region)之一。其它三大区域为美国、欧盟和日本。近日,研发客有幸采访了武田制药亚洲开发中心负责人王璘女士。“虽然在中国市场的起步比其他公司可能不算早,但我们的决心更坚定。”尽管语速不疾不徐,但王璘女士那份从容似乎透出了武田的确已真正准备好拥抱中国创新的未来。


扩展阅读

武田全球CEO:中国是武田全球化战略的重要市场 

武田进阶式出海

武田收购千禧:JPM放飞的“千纸鹤”


2014年法国籍CEO Christophe Weber先生上任之后,正式提出了中国 “Catch-up”计划,旨在引进国外已上市的武田产品到中国。资金支持始终是新药研发以及成功上市的重要基石,从2015年起,每年都会有专项资金用于支持在中国开展的全球研发,并且不受公司的财务状况的影响。据王璘介绍:“公司对中国的承诺和决心是非常坚定的,也于2017年将武田亚洲开发中心的总部从新加坡移到上海。”


不可否认,过去几年,武田在中国市场的收入与美国及日本市场的收入相差甚远,想要进一步拓展中国市场,紧紧依靠资本投入是不够的,产品永远是核心。这一点,王璘觉得毋庸置疑。“在武田,我们坚持遵循PTRB的工作原则——patient、trust、reputation、business。我们始终相信,从患者出发,每一步都脚踏实地的做好,商业机会自然会来。武田希望可以真正帮助患者预防和控制疾病,提高生活质量,而以此建立起我们和医生及患者的信任以及公司的声誉。”尽管将business放在最后,但这的确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


王璘向研发客介绍,武田近期在中国获批上市的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药物恩莱瑞(伊沙佐米),新药一上市的同时就启动了患者援助计划。“我们并不是在恩莱瑞销售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开始讨论如何帮助患者,而是从一开始就启动了患者援助计划,正是充分实践了武田以患者为中心的理念。”


从“Catch Up”产品到开展全球同步研发


除恩莱瑞之外,在不久的将来,武田还将会有至少六个新产品(包含十多个适应症)在中国上市。这也是CEO Christophe Weber 的五年计划。“接下来武田在全球所有的创新药品都会到中国来,如果看武田全球的pipeline,就能了解武田在中国的pipeline。”据王璘介绍,中国的重要策略是:从将过去武田已在其他国家上市的产品通过“Catch-up”尽快引入中国,转型为作为四个key region之一在中国开展与全球接轨的“新药同步研发”。毫无疑问,中国拥有庞大的患者基数,有待满足的临床需求数目惊人,这也给武田进入中国市场带来更大的决心。


武田制药亚洲开发中心负责人王璘


在采访中,王璘特别谈到了在研的TAK-935项目。“众所周知,神经科学一直是武田制药专注的三大研发领域之一。TAK-935是一款用于治疗儿童癫痫性脑病的候选药物。“尽管总体而言,这是个比较罕见的疾病,但在中国仍然有相当数量的患者,严重影响了病患孩童的生活质量,乃至对整个家庭造成巨大的影响。因此,我们决定在中国和美国开展前期研究,在与CDE的沟通中,双方都看到了这个疾病领域的未满足医疗需求。我相信,这将会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中美两国同时参加前期研究,也能提供是否有人种差异的重要数据,以支持三期临床研究中入组亚洲其他国家患者。”中国的特殊患者群将会为该候选药物的全球研发起到加速的作用。


除神经科学之外,肿瘤和消化是武田制药的另两大研发核心。“肺癌是武田非常关注的领域,因此未来将很快会有肺癌产品进入中国。在消化道治疗领域,治疗瘘管性克罗恩病的干细胞药物Alofisel也会尽快的进入中国。我们之前获得了该产品在欧洲的商业化权利,并已完成了对TiGenix的收购。”


此外,乳糜泻、嗜睡症甚至更罕见一些的疾病如歌舞伎综合症等符合医疗需求的疾病领域武田都有在研药物。“我们一直秉承患者需求为先”,对于武田的研发管线,王璘做了这样的概括,而且透露,武田每年将收入的20%用于研发,这在全球企业中都是相当高的投入比例。


新政激励武田拥抱中国创新


“中国最近两年的变化更加增强了公司的信心,一系列审评审批的政策改革,大环境的变化正在向全球的新药创新敞开大门。武田的“中国同步开发计划”也是借力于中国药监部门这几年的改革决心以及执行力。8月初,CDE官网发布了《关于征求境外已上市临床急需新药名单意见的通知》,遴选出了48个境外已上市临床急需新药名单,武田制药的IBD 产品Vedolizumab及白血病产品Ponatinib也在其中。王璘称,这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相信不仅武田,很多大药企第二天都是被来自中国的好消息唤醒的。


王璘表示,她亲自参加了每一次与CDE召开的pre-IND沟通会,看到了很多令人欣喜的变化。“我感受非常深刻的是CDE的老师明确地从未满足的医疗需求出发,以非常开放的姿态与企业沟通,旨在以最快最好的途径将创新药品带给中国患者,使我备受鼓舞。对于一些紧急的医疗需求,CDE的老师愿意帮助企业共同来完成。”


“如果中国的研发进展每一步都能跟上全球的脚步,后续的工作将更容易。现在我们的标准治疗有些跟国外不一样,这样会给临床实验带来一定的难度。一旦中国真的实现与世界同步,也会进一步促进数据共认。”


在王璘看来,中国临床研究的基础设施也越来越成熟,如今很多中国生物技术公司投入更多精力在早期研发阶段,为新药临床研发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也给像武田这样的MNC企业带来更大的信心,从而将一些早期的创新产品在中国进行临床研究。


亚洲开发中心负责人的信心


在担任武田亚洲开发中心负责人之前,王璘在赛诺菲工作了18年。在美国11年期间,曾担任研究医师、项目负责人、全球临床开发管理团队的关键成员,负责所有治疗领域以及各期临床研究的战略执行。在2009年回到上海之后,王璘建立了赛诺菲的亚太临床开发团队,覆盖日本、中国、韩国、印度和中国台湾等地。


而吸引王璘加入武田制药的动因,是她对武田公司文化以及对其CEO和全球研发负责人的价值认同及他们对中国的信心与承诺。


武田CEO Christophe Weber


“我觉得一个领导者不仅要有真正的远见,并且得能将其贯彻到公司的各个层面且得到员工的认同,这个在武田我看到了。加入武田后我还深深感受到这个公司的团队合作性非常强,并且对创新的意念非常坚定。此外,武田亚洲开发中心被寄予很大的期望,不仅仅体现在资金支持这一方面,还有公司领导对我们的授权和信任。”王璘还向研发客表示,在武田并没有强烈的感受到这是一家日本企业,它的全球化氛围体现在方方面面,包括全国团队中领导者来自不同的国籍,并且非常注重沟通。


亚洲开发中心为推进

全球研发承担重要角色


关于团队建立,王璘有自己的想法。目前她负责的亚洲开发中心分布在上海、北京、新加坡三地,其中上海是规模最大的研发中心,随后依次是新加坡和北京。“我个人希望建立一支精干而非庞大的团队,专注学术专业的建设,通过与CRO企业合作开展临床研究,建立起真正的信任,双方凭借各自的专业长处来实现合作。” 


“从发展角度来看,比起团队人数我更关注素质,公司对亚洲开发中心抱有很高的期待,不仅能将中国,乃至亚洲的一些重要国家带入到全球同步研发过程中,也希望看到我们能够为加速全球研发做出贡献。实际上,TAK-935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并且,如亚太地区处于非常特殊的位置,也许我们还能起到引领的作用。

 

采访的尾声,王璘向研发客聊起了武田的R&D精神:“我们的口号是dare to discover——敢于探索,因为公司认为患者是非常勇敢地面对他们的病患并协助我们的临床研究。因此,从R&D角度就是让勇敢来决定一切。”





434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
徐唯佳 个人用户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sissi.xu@pharmadj.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