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医保谈判时代,创新何去何从 | 正见
储旻华·2019-12-02
正见
医保价格谈判的总方针是“以价换量”,并以此推动药价下降。而生产药品的企业,也并非不能从中获利。


撰文 | 储旻华


医保价格谈判的总方针是“以价换量”,并以此推动药价下降。而生产药品的企业,也并非不能从中获利。


上周四(11月28日),国家医保局发布了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药品的结果。据国家医保局披露,这次谈判准入是医保制度建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共涉及150个药品,包括119个新增谈判药品和31个续约谈判药品。119个新增谈判药品谈成70个,价格平均下降60.7%。其中,三种丙肝治疗用药降幅平均在85%以上,肿瘤、糖尿病等治疗用药的降幅平均在65%左右。31个续约药品谈成27个,价格平均下降26.4%。


三次国家药品谈判对比     来源|中国医疗保险


砍价“都砍到脚脖儿了”,还怎么鼓励创新?


今年的国家医保谈判准入,不仅参与谈判的药品品种最多,而且价格降幅也是最大的一次。比较最近三年来的三次国家医保谈判,入围的价格平均降幅由2017年的44%、2018年的56.7%降至今年的60.7%。有的是“拦腰斩”,有的“砍到膝盖”,有的“砍到小腿”,有的甚至“都砍到脚脖儿了”,其中进口药品都给出了全球最低价。这引发了国内创新药研发企业的疑问:这还怎么鼓励创新?创新药的好日子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吗?


网上热传的“灵魂砍价”视频中的医保局谈判专家——浙江省医药服务管理处处长许伟在视频中对企业代表说:“中国有多少人口?现在是我们一个国家在和你谈判,再给你一次机会。”这段话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之后接受《北京晚报》的采访时许伟也表示,在谈判中,他不止一次劝说对方,中国的市场巨大,如果进入医保市场,药品销量会出现巨大提升,企业的生产成本也会下降,一定要给出最低价格。


这也正是医保价格谈判的总方针“以价换量”,并以此推动药价下降。而生产药品的企业,也并非不能从中获利。


既往的经验也证明了这一点。根据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的数据,罗氏的三个重磅癌症药物美罗华、赫赛汀和安维汀于2017年进入医保后,虽然降幅分别为29%、65%和62%,但2018年实际销售额同比分别增长13%、48%和74%。


也正是因为看到了中国市场潜力,尽管明知会大幅降价,各家药企仍旧积极参加医保谈判。“以价换量”,能带来整体销售额的提升,加上产量增加后生产成本的降低,药企将上市不久的创新药通过医保谈判准入推向市场,能迅速获得市场份额,更快地收回研发成本,实现回报。


光降价不行,还得有“好药卡”


视频的主角——降糖药达格列净最终得以顺利通过谈判进入医保,除了给出了每粒(10mg)4.36元的全球最低价外,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就是“这个药是好药”,领到了医保谈判专家颁发的“好药卡”。



本次谈判,三款2017年上市的新型SGLT-2抑制剂达格列净、恩格列净和卡格列净齐齐进入医保,为糖尿病患者带来新的治疗选择。全球首个获批上市的TNF-α单抗,连续7年占据全球药品销售排行榜冠军的“药王”修美乐也在降价83%后纳入医保,可用于包括类风湿关节炎在内的多种自身免疫疾病。


一些备受业界关注的全新机制药物,如抗PD-1单抗肿瘤免疫类药物、丙肝治愈类药物也首次进入医保目录。此外,多款2017和2018年上市的新型癌症靶向和化疗治疗药物顺利通过了谈判。在罕见病领域,波生坦、麦格司他等药品的谈判成功,使肺动脉高压、C型尼曼匹克病等罕见病患者摆脱了目录内无药可治的困境。


本轮医保谈判成功新纳入的53款西药首次获批年份占比   来源|研发客自行整理


国家医保局在本轮医保谈判的政策解读中指出,国家医保谈判的调整思路是“突出重点、补齐短板、优化结构、鼓励创新”。分析发现,谈判成功的药品多数为近年来新上市且具有较高临床价值的药品,涉及肿瘤、罕见病、慢性病和儿童用药等重点治疗领域。其中,5个基本药物全部谈判成功,22个抗癌药、7个罕见病用药、14个慢性病(含糖尿病、乙肝、类风湿关节炎等)用药、4个儿童用药谈判成功。


医保谈判时代,应该开发什么类型的新药


1.  聚焦临床需求


对于药物开发者来说,通常关心的是药物机制。对于创新机制,国内药企纷纷跟进,因此很容易出现一波又一波的开发热点。比如最近几年,PD-1单抗、CAR-T疗法等都有大量的企业投入经费开发。


而作为国内医药市场最大的买方,国家医保局在本轮谈判中更加关注的是参保患者的临床治疗需求。本轮谈判重点聚焦肿瘤、罕见病、慢性病和儿童用药这几个领域,具体而言,主要涉及癌症、罕见病、肝炎、糖尿病、耐多药结核、风湿免疫、心脑血管、消化等常见病和严重疾病。目的是纳入一批新上市的、临床价值高的药物,以切实满足临床需求。


在具体谈判方式上,也是以适应症为主体进行分组。例如,4款PD-1单抗因各自的适应症不同,被按照不同适应证纳入不同分组进行比价谈判。而6个丙肝新药,则是通过竞争性谈判的方式,多家企业竞价,仅允许2个全疗程费用最低的药品进入目录,且承诺2年内不再纳入新的同类药品。


2.  慎重仿制重磅产品


开发新药太难,那么,仿制重磅药物,通用名药自动纳入医保,这条路是否可行?本次医保谈判外企主动大幅降价的情形告诉我们,仿制要谨慎。


此次医保谈判新增纳入的53款新药中,有9款外企原研产品已经是国内诸多药企的仿制大热门,仿制厂家超过10家(见下表),其中包括三个“格列净”药物以及阿达木单抗、托法替布等明星产品。


仿制厂家超过10家的新增谈判药品来源|GBI SOURCE,研发客整理


然而,我们看到,外企为了加大重磅产品在华的市场份额,在谈判中不惜大幅降低价格,势在必得。从上表可以看到,阿达木单抗、达格列净和雷替曲塞的价格降幅分别为83%、73%和59%,均超过了50%。而国家医保局的公告称,三种丙肝治疗用药降幅平均在85%以上,肿瘤、糖尿病等治疗用药的降幅平均在65%左右。


这给这些药物的仿制厂商带来了极大的竞争压力。


以研发大热门阿达木单抗为例,百奥泰的生物类似药11月初刚刚获得批准,据悉当时计划的定价低于每支2000元。按国际惯例,生物类似药相对有较大的价格空间,其定价一般能达到原研药的70%。此前上市的国内第一款生物类似药复宏汉霖的汉利康(利妥昔单抗)定价就是原研的70%,之后又将至60%。而阿达木单抗原本的售价为7820元,因此百奥泰的定价不可谓不低。


但是,艾伯维此次的大幅降价,使得阿达木单抗原研药的价格仅为每支1290元,远低于百奥泰原定的价格。百奥泰若想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只能给出更低的价格。考虑到当前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的开发厂家有30家之多,激烈的竞争可能会将药物的单价推低至千元以下。倘若如此,企业是否能收回生物类似药高昂的开发成本?何时才能获利?


3.  改良也是创新


本轮医保谈判,有4个国内药企的“改良”产品进入了医保:丽珠的艾普拉唑注射剂型、华东医药的阿卡波糖咀嚼片、湖北一半天的不含硫酸盐的复方氨基酸(18AAV-SF)以及北京泰德的利多卡因凝胶贴膏。


这充分说明,并非只有全新分子才是创新,只要有临床需求,改善临床治疗,剂型和配方的改进也可以作为独家产品通过医保谈判纳入医保。


我们看到,在新纳入医保的西药中,来自跨国药企的产品还是占了多数(71%)。在新药开发上,国内药企还需迎头赶上,简单的仿制和“me-too”式创新并不能说服支付方慷慨解囊,企业在新药开发上,需要充分做好市场分析和临床调研,聚焦真正的临床需求,开发出切实满足临床需求的药物。


参考资料:

1. 国家医保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将2019年谈判药品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乙类范围的通知(医保发〔2019〕65号)

2. 《关于将2019年谈判药品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乙类范围的通知》政策解读

3. 中国医疗保险网



责编 | 毛冬蕾


文章关键字:以价换量,医保价格谈判
151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储旻华 个人用户

热衷收罗医药圈从研发到上市的各种“八卦”,然后基于事实和数据加以分析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chu.minhua@pharmadj.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