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IDO舞台火热,Newlink全力以赴 | 边研
边士娟·2017-12-26
边研
IDO抑制剂的三国


 2017-11-22 肆捌捌期 研发客

边研2.jpg

撰文 | 边士娟

bsj0421@126.com

责编 | 戴佳凌

Dai.Jialing@PharmaDJ.com


  • IDO与PD-1/PD-L1的组合正成为IO/IO开发领域距离市场最近的组合,Incyte、Newlink、BMS是这个领域临床开发走得最快的三家公司


  • 与合作方众多、数据体量占优Incyte或身为IO鼻祖的BMS不同,老牌生物技术公司Newlink Genetics孤注一掷改组为纯IDO项目公司,从多角度探索indoximod功用


  • IDO的火热背后,有着肿瘤微环境多环节起效理论转临床验证的艰难,三国时代,Newlink能否杀出重围有待明年发布的数据


  • 国际舞台上Incyte靠先发优势建立合作轴心,Newlink靠多个IDO(通路)项目探索多功用之路,BMS高价收购Flexus后获如虎添翼,希望国际竞技场上的不同策略能够让国内IDO开发企业有所借鉴。



2015年10月,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BMS,下称施贵宝)拿到制药界首个肿瘤免疫药物双联(IO/IO )疗法Opdivo+Yervoy (nivolumab+ipilimumab)的加速批准,适用患者是BRAF V600基因野生型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黑色素瘤,2016年1月,批准范围扩展到不论BRAF基因突变状态的晚期黑色素瘤患者。然而,直到今天,黑色素瘤仍然是这唯一上市的IO/IO疗法唯一获批的适应症。


当然,Nivo+Ipi的其他适应证探索也从未放缓。一线肾癌的III期临床试验数据更新是施贵宝今年的重要新闻点之一:三个共同主要终点中,目前已观察到客观缓解率优势明显,中期分析显示中高风险患者死亡风险显著降低,但无进展生存期优势已确定未达到预先设定的统计学显著性。在继续等待总体生存期最终结果的时间里,施贵宝组合在肾癌领域能否获批,不确定性仍然存在。


施贵宝获批的PD-1+CTLA-4疗法组合启动了一个新的时代,但制药界在肿瘤免疫治疗上加速快跑的关键也来自于一系列其他IO/IO联合试验的入围,其中PD-1/PD-L1新秀搭档IDO的价值愈发凸显,由Incyte、Newlink Genetics(以下简称Newlink)为代表的中、小生物技术公司一度拥有着唯二的IDO抑制剂,但随着Flexus收购,施贵宝也强势加入了这个竞技场。随着数据渐臻丰富,这个联用方案愈发明显地成为IO/IO治疗新疆域希望所在。但本文将以Newlink的IDO项目为主要切入点进行探讨。


IDO抑制剂在科研领域出名较早,作用机制是抑制被肿瘤细胞利用的IDO酶活性,从而解除施加于肿瘤微环境和淋巴结宿主细胞的免疫抑制作用,使微环境倾向于免疫激活的方向。有研究发现在多个瘤种中,IDO高表达与预后不良相关。但由于IDO抑制剂单药似乎并不能在临床上显现疗效,它的实力被“雪藏”了数载。


1.jpg

Incyte对IDO在肿瘤微环境抑制作用的配图


直到2015年肿瘤免疫协会(Society for Immunotherapy of Cancer, SITC )年会,Incyte公布了IDO1抑制剂epacadostat与默沙东的Keytruda (pembrolizumab)联用初步临床数据,IDO抑制剂才成为闯入肿瘤免疫联合治疗界的一匹黑马。另外,来自美国中部爱荷华州生物技术公司Newlink Genetics的IDO通路抑制剂项目indoximod在与PD-1联用上似乎已展现了与epacadostat可比的数据。虽然迄今为止indoxmiod联合PD-1的疗效可评估患者量仅限于几十位黑色素瘤患者,但其成为epacadostat的最重要追随者。我们在下文详细分析现有数据。

2.jpg

Newlink对IDO在肿瘤微环境抑制作用的配图


今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年会(AACR)后Newlink初次汇报了pembrolizumab+indoximod临床联用数据(NewLink:IDO抑制剂数据亮眼 | 光影 ),半年多过去,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和欧洲临床肿瘤协会年会(ESMO)之后,随着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合IDO抑制剂的数据进一步成熟,Newlink的竞争环境和成功几率也发生了进一步演化。今天我们来看看Newlink作为一个已转型为IDO为唯一核心项目的生物技术公司,其前景与风险所在。


Pipeline重组的2017


从公司层面看,不同于拥有十多个靶点的产品线,已有核心产品上市,市值稳定在几百亿美元阵营,有多家大药企稳定合作关系的Incyte,Newlink成立至今18年仍在努力争取第一个成功上市的产品。


今年7月底二季度财报时,Newlink正式宣布了公司战略和结构调整的消息,IDO成为它唯一保留的靶点,其他正在开发中的项目全部终止,Newlink将集中资源开发认为最有价值的indoximod,以及为延长产品生命周期而即将进入临床的indoximod前体药物NLG802,后者在药代性能上进行了升级。重大调整事件的同时,也伴随着Newlink在研产品线中两个不同作用机制的IDO项目——非竞争性抑制剂GDC-0919 (navoximod)和竞争性抑制剂indoximod(IDO通路抑制剂),在今年先后给Newlink带来的冰火两重天的转折事件。


在6月的ASCO上,navoximod的合作伙伴罗氏/基因泰克公布了navoximod联合atezolizumab针对多瘤种未选择患者群的I期临床数据后,只有9%的客观缓解率与epacadostat+ pembrolizumab在黑色素瘤以外患者中约30%~35%的有效率对比悬殊,基因泰克由此判定与navoximod联合的临床有效性和进度不具有未来赶超的机会,决定正式终止针对这个IDO抑制剂的合作,退还全球权利给Newlink,仅对未来可能的销售额收取个位百分数的提成,但保留协议中合作开发下一代IDO抑制剂的内容。至此基因泰克已经按照协议支付了1.5亿美元不可退还的首付款。

3.jpg


而Newlink的indoximod则凭借去年SITC、今年4月AACR、9月ESMO三大医学会议上公布的与Keytruda联用于黑色素瘤的I-II期临床数据,呈现了迄今为止与epacadostat不相上下的客观缓解率,尽管有效性评估的数据量偏小,但也博得相当的关注;加之同时与其他非免疫检查点疗法在联合开展针对不同瘤种的临床阶段项目,尽管ASCO前一项联合紫杉醇的乳腺癌II期临床对照性试验宣告失利,indoximod还是形成了Newlink上市以来关键战略转型后的核心资产。


有趣的细节在于,分子层面,indoximod其实是色氨酸的衍生物,因此可与IDO酶的底物色氨酸竞争和酶的结合,从而减慢色氨酸转变为犬尿氨酸的过程,防止肿瘤细胞通过这一局部微环境的改变逃避免疫监视。而其他已公布的IDO抑制剂则是直接抑制IDO酶的活性,从而实现对该通路作用的阻断。由于分子结构高度接近色氨酸,indoximod在专利保护上存在挑战;但专利保护较为完善的苯基咪唑类衍生物navoximod却在联合atezolizumab的I期临床数据上明显逊色于同类组合,在等待决策的过程中,navoximod无法承担公司首要产品的任务。


因此在重组公司后,Newlink管理层表示加快推进indoximod开发的同时,着重强化其专利保护,设法延长产品周期。


ASCO会议后1个月,Newlink宣布获得关于indoximod的一种成盐(salt formulation)和其前体药物的美国专利核准通知。药政角度,根据与FDA的讨论结果,indoximod新的成盐药物,需要在刚刚开始Ⅰ期的AML试验、健康人体和黑色素瘤剂量确证队列中提供数据,证明与原型药物的等效性。而navoximod将在今年底前由基因泰克完全将项目交还给Newlink,Newlink管理层表示仍然相信navoximod在正确的组合和恰当的试验设计下,有望展现未被发掘的价值,但navoximod下一步的计划将如何铺展,我们需要静待项目完成归还程序后管理层的揭晓。独自支持两个IDO项目的临床开发,且已经包括一个注册性试验在内,耗资对于Newlink不是小数字。但Newlink如果想再找到新的合作伙伴,却需消除与atezolizumab差强人意的联用数据带给它的影响。因此,无论选择indoximod还是navoximod作为押宝项目,Newlink都有一些项目内在的挑战需要面对。


不同的处境和发展策略

 

在过去两年间,Incyte凭借epacadostat与pembrolizumab联合可实现在多瘤种中较为领先的客观缓解率初步数据,又与施贵宝、阿斯利康、罗氏/基因泰克这几大拥有上市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药企就PD-1/PD-L1+IDO先后建立了合作,形成了ECHO (epacadostat Clinical Development in Hematology and Oncology) 项目,囊括了epacadostat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内各种疗法联合的试验,几家拥有上市PD-1/PD-L1公司的背书和财力支持也让Incyte的ECHO项目得以在临床上快速推进。


笔者认为这是Incyte利用IDO项目在国际舞台上纵横捭阖的战略体现。目前为止,ECHO联合试验项目下已经开展了7项临床试验,入组了超过2100位患者,治疗患者群包括14种不同癌症。


但Newlink对IDO的战略则不尽相同。Newlink在今年底计划启动indoximod联合已获批PD-1疗法针对黑色素瘤患者的III期试验,在2018年上半年启动indoximod联合durvalumab和化疗针对转移性胰腺癌的II期对照性试验。但其实除了针对黑色素瘤的联合疗法试验类比于epacadostat+ pembrolizumab的注册性试验,indoximod的开发方向更趋多元化。这可能具有一部分历史原因:在Navoximod于ASCO铩羽而归前,合作双方本希望它与atezolizumab的联用能与epacadostat竞逐黑色素瘤之外的瘤种,但最终未能成行。而indoximod的开发道路更倾向于联合多种疗法而挑战目前免疫疗法尚无明显效果的病种。


从Ib期试验起,Newlink就将indoximod所联合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选择权交由研究者。根据方案,Ib/II期试验中indoximod可以根据研究者判断,联合两个PD-1单抗pembrolizumab或nivolumab之一,或CTLA-4抗体,如果患者疾病进展,可以切换到另一类别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但indoximod的用药继续。作为单药活性难以显现的IDO,indoximod的这个试验设计尝试最大化利用现有临床实践和探索IDO的联用空间,但无疑增加了分析的复杂性。可能出于所选试验中心临床研究者的偏好,目前Newlink公布的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II期数据,只是着重于indoximod联用pembrolizumba的情况。


最近,Newlink与FDA针对III期黑色素瘤试验的方案进行了会谈,Newlink表示,对该III期试验中pembrolizumab或nivolumab的选择,FDA表示并不要求两种PD-1疗法的选择下各自需达到的患者数,只对汇总数据进行分析,这在试验患者入组上留给了Newlink很大的灵活性。但灵活性的背面是没有重磅级合作伙伴,因此Newlink需要面临来自ECHO系列试验中nivolumab和durvalumab联合epacadostat在黑色素瘤患者入组上的竞争。pembrolizumab+epacadostat已经完成III期黑色素瘤患者的入组,作为国际多中心联合用药试验,入组速度之快的背后,可能是默沙东方面投入的丰富资源和充足人力。


Newlink重组后也带来了indoximod项目另一个重要合作机会。阿斯利康在今年9月与Newlink建立了合作,双方计划启动一项随机对照的II期试验,共同探索在转移性胰腺癌中IDO+PD-L1+化疗对照单纯化疗的临床效果,平摊临床开发费用。这是继6月indoximod+化疗在转移性乳腺癌2期试验中折戟,罗氏归还navoximod全球权利后,Newlink在困境中找到的一个新契机。


2016年Newlink公布了indoximod联合gem/abraxane的II期试验中期分析结果,亮点明确,联合疗法在31名可评估患者中实现了45%的客观缓解率,且数位患者观察到6个月以上的持续疗效。当然,疗效响应情况只是由临床试验中心作出的评估,但在胰腺癌这种死亡率和治疗难度高、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单药收效甚微的瘤种中显示的疾病缓解迹象,确实令人欣喜。虽然Newlink开发的胰腺癌疫苗此前曾经在III期试验中失利并最终触发公司重组决定,但在这个高难度的瘤种上取得突破看来仍然是Newlink的目标。而合作方阿斯利康也并未在ECHO项目中开展durvalumab联合epacadostat的胰腺癌试验,与indoximod进行联合用药的兴趣想必经过深思熟虑。

4.jpg


indoximod联合化疗的胰腺癌II期试验中期数据:肿瘤体积随时间的变化情况


Newlink管理层表示,indoxmiod联合化疗的II期试验最终数据有望在近期内成熟和公布,届时我们将看到总体生存率与历史数据的差距是否足够显著。而美国癌症研究所(NCI)的统计数据显示,局部转移和远端转移的胰腺癌患者5年生存率分别为11.5%和2.7%。


除了以上两项进展较快的indoximod联合用药项目,Newlink还在近期发表了联合化疗针对急性髓细胞白血病(AML)的I期安全性和初步疗效数据,以及46位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在Provenge标准疗程后使用indoximod或安慰剂的II期对照试验无进展生存期结果。AML的故事刚刚开始;indoximod在前列腺癌中的试验结果需要更大样本量的患者来证明其临床意义,但也标志着indoximod在联合常见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或化疗药物以外多元化的发展策略。


数据成熟度


从2016年ESMO到今年ASCO、ESMO,Incyte分别报告了在更多患者中联合pembrolizumab或nivolumab在多个瘤种中的试验数据,并宣布与默沙东合作的III期黑色素瘤注册性试验(ECHO-301)已完成患者入组,管理层认为数据有望在2018年上半年公布。还有其他联合PD-1/PD-L1针对不同瘤种的数个III期试验正在计划或即将入组首位患者,而这份最新的III期ECHO试验名单在适应证选择上几乎再现了PD-1/PD-L1单药疗法的探索范围。 


epacadostat能快速推进的背后,除了Incyte与各获批PD-1/PD-L1药物的合作方战略谈判的技巧,更关键的是epacadostat+PD-1在逐渐积累的患者基数上,较全面地展现了在多个瘤种上与PD-1+CTLA-4疗效水平的非劣性,以及明显更低的副作用。


尽管indoximod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只有在黑色素瘤的联用数据,我们可以大致回顾下迄今为止indoximod与epacadostat在公布各自数据流方面的步伐。


  • 2016年ESMO会议,Newlink第一次公布了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Ib期数据,在联用ipilimumab的9位晚期黑色素瘤患者中,观察到了完全缓解和部分缓解病例,试验也确定了联用的安全性并选定了II期的indoximod剂量;同期epacadostat+pembrolizumab公布了在19位未经治疗黑色素瘤患者中的初步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


  • 今年4月AACR,Newlink在AACR会议上公布的是联用pembrolizumba在60位晚期黑色素瘤患者中获得的II期试验中期分析数据;


  • 6月ASCO,epacadostat联用pembrolizumab及nivolumab的项目分别更新/初次公布了各自在4个瘤种中,每个队列30-40位患者的疗效数据;由于IDO的联用在其中多瘤种中体现了相对PD1单药的响应率优势,IDO+PD1疗法的前景获得正式认可;


  • 9月ESMO会议上Newlink又公布了在同一患者群中排除掉9名较难治疗的葡萄膜黑色素瘤患者后,余下51位患者在更长随访时间下的更新数据;epacadostat则更新了与pembrolizumab在黑色素瘤患者中的联用数据。Incyte和Newlink在ESMO都给出了部分患者6个月及12个月无进展生存情况的数据,epacadostat在II期试验中的18个月中期无进展生存率也已经出炉。


拿9月ESMO会议上公布的数据为例,Incyte和Newlink各自联用pembrolizumab治疗黑色素瘤患者的研究所公布的有效性数据量大小相似,在50-60人之间,且都排除了参加试验前使用过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患者。Newlink在ESMO报告的数据更新让投资人反应强烈,因为来自51位非葡萄膜黑色素瘤患者的更新数据不仅总体缓解率(61%)稍高于Incyte同时报告的数据(56%),完全缓解率也从4月份的12% (6/51)提高到20% (10/51),好于epacadostat联合pembrolizumab的14%,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和12个月无进展生存率都与Incyte联合的数据不相上下,分别是在12个月左右和56%/52%的比例。当然,这里是做了跨研究比较,两组试验纳入的受试者群差异可能超过我们的心理预期。但ESMO会议上较为可靠的喜人发现之一,是epacadostat在未经治疗的黑色素瘤患者中实现的无进展生存率从12个月到18个月维持稳定,虽然样本量不大,但意味着IDO+PD-1疗法对于一线患者有可能达到持久的疾病控制效果。


5.jpg


ESMO 2017年会上epacadostat联用pembrolizumab II期研究报告了无进展生存的最新数据


但Newlink汇报的这组数据随后引起了投资分析界的质疑声,认为Newlink在ESMO报告中选择性地隐去了反应不佳的患者数据。有分析方指出一些令人担忧的细节:一个细节是AACR和ESMO两组数据间公布的患者数据没有增加,却缩窄了报告的患者范围,除了排除9位葡萄膜黑色素瘤患者,也始终没有纳入AACR数据截止点已开始用药的另外34位患者数据,而且排除的9位都是全身转移情况最严重的M1c期;另一个细节是在计算可评估患者时,排除了在接受第一次疗效评估前(第12周时)就中断治疗或死亡的患者,而这些患者在多数临床试验中会被保留在可评估患者总数中并进行解释。这两个在数据报告原则上的非常规性,理论上都可能导致选择性保留对治疗响应较好患者的数据,从而使数据更加有利。笔者注意到,在Newlink2016年公布的indoximod联合化疗的胰腺癌II期试验数据中,计算可评估患者数量时同样也排除了未达到第一次疗效评估时间点的患者。


6.jpg


ESMO 2017年会上,indoximod联用pembrolizumab的报告中展示了与现有疗法的有效率及生存期数据对比


事实上,Newlink计划在明年上半年报告该II期试验的完整数据,所以笔者认为答案会比较快揭晓,如果真的有美化中期数据的做法,假扮的繁荣终究会褪去,而且对公司的前途和信誉都会有影响,如果只是汇报数据秉承的习惯问题,我们还能尽快看到另一个IDO新药进入黑色素瘤的临床治疗视野。


接下来Newlink和Incyte在公布数据时间进度上的差距会拉大。2018年上半年,Newlink计划公布II期黑色素瘤试验完整结果,III期试验将仅处于招募600位患者的阶段,但Incyte已经准备在该时间段公布与默沙东合作的III期试验数据。Incyte的III期数据公布无可避免将对indoximod的上市前景和投资人认可度产生一定压力。


7.jpg


indoximod联合获批PD-1抗体的3期注册性试验设计


近日,另一个强有力的IDO抑制剂竞争者进入视野。虽然施贵宝的nivolumab在ECHO系列试验中不如pembrolizumab与epacadostat组合的推进速度,但2015年它以12.5亿美元收购Flexus而引入的IDO项目刚刚终于鸣响了关键一枪,该IDO抑制剂BMS-986205和nivolumab的组合疗法在SITC年会上首次展示在经多线治疗的膀胱癌患者和子宫颈癌患者中初步的治疗响应数据。


这一联合疗法的数据来自施贵宝为探索BMS-986205与Nivolumab、Ipilimuma的协同效果而设计的I/IIa期CA017-003研究。该研究入组一系列晚期肿瘤患者队列。膀胱癌方面,由于目前所有上市的PD-1/PD-L1药物都获批了一线或二线膀胱癌,这意味着入组经多线治疗的膀胱癌患者多数已经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单药无响应,而BMS-986205与Nivolumab的联合的数据依然在25位患者中实现了32%的客观缓解率和44%的疾病控制率。在PD-1/PD-L1抗体尚未充分证实疗效的子宫颈癌上,这一联合实现了比较好的疾病控制率(64%),客观缓解率目前是14%。


另外,在生物标记物筛选患者方面开始布局的施贵宝,发现PD-L1表达>1%的难治性膀胱癌患者和子宫颈癌患者亚群,客观缓解率分别达到46%和25%。需注意的是,由于现有数据基于的患者量十分小,患者响应情况,特别是生物标记物区分下的差异可能在大样本人群中有更大的变异;对于如此激动人心的进展,SITC上公布的治疗响应个体的详细信息和生物标记物详细分析等都值得关注。


如何赢得市场空间


PD-1+CTLA-4作为第一个IO/IO疗法更新转移性黑色素瘤治疗实践的过程较为顺利。由于nivolumab和ipilimumab单药均为上市药物,且黑色素瘤均为它们各自获批的第一适应证,联合疗法的渗透情况高度依赖于在更大人群中临床和生存获益的数据情况。FDA于2015年加速批准该联合疗法时,要求施贵宝开展III期随机对照验证性试验,今年4月,这项验证性的Checkmate-067试验公布了初步的总生存率数据。CM-067试验中接受联合疗法的患者中位生存期为11.5个月,2年总生存率是65%,而nivolumab单药组为59%,Ipilimumab单药组为45%。


在没有肿瘤免疫疗法获批前,施贵宝提供的西方人群流行病学资料显示,发生远隔转移的IV期患者临床标准治疗5年生存率是15%~20%(在中国患者中由于与西方患者疾病特征的不同和常规治疗方法的差异,生存率数据更低)。尽管这项联合研究入组患者目前还没有5年随访的结果,但2年的生存率数据较单药有明显优势,这显然给了患者和医学界一定程度的信心。事实上,这个联合疗法已经在获批后很快作为转移性黑色素瘤治疗的终极疗法应用。


那么IDO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组合应用空间有多大呢?由于这个组合方案目前并未着力探索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失败的患者人群,如获批上市,在核心市场的竞争对象很可能主要是PD-1+CTLA-4疗法的适用人群。副作用的降低是IDO与PD-1组合的重大优势。在CM-067这样的大样本人群试验中,PD-1联合CTLA-4疗法3-4级不良反应出现率是58%,远高于nivolumab和ipilimumab单药各自的21%和28%。而IDO抑制剂优点在于不明显增加PD-1的毒性。目前epacadostat联合pembrolizumab和nivoluma在小范围患者中报告的3-4级不良反应发生率分别只有18%和23%,免疫相关毒性明显减少,在医师愿意采纳的情况下,可能对基础状况明显不佳的患者更加适用。


目前ipilimumab联合nivolumab获批的黑色素瘤适应证并未对生物标记物作出要求,在正在开展的IDO+PD1联用试验中,nivolumab在几个瘤种中与IDO联用的初步试验结果倾向于认为,PD-L1的高表达可以筛选出响应率高的患者群。但IDO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获批后是否需通过生物标记物区分而获得最大化的市场份额,尚需要更多患者的有效性与生存获益数据来支持。


而对于Newlink来说,目前计划开展的indoximod+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II期试验只有黑色素瘤一个病种,好消息是indoxmiod刚刚获得了FDA针对黑色素瘤治疗的孤儿药资格认定。但即使注册试验顺利,获批后市场空间与epacadostat和施贵宝从Flexus并购来的IDO抑制剂相比可能也是很有限的。因此更多的合作开展,包括与阿斯利康联合开展的胰腺癌II期试验若能获得较积极的结果,才能给Newlink的发展创造真正的可持续性。


结语


制药界正孜孜不倦地探索IO/IO在各类瘤种中的联合试验,但即使在试验性用药最多的黑色素瘤领域,专家们至今的主流观点仍然是——新组合要想超越首个批准的IO/IO方案nivolumab+ipilimumab,需要更加完善和大样本的证据来体现成熟性。同时,不断针对耐药机制更新换代和探索新患者亚群的靶向新疗法、化疗联合检查点抑制剂疗法、以及涉及基因改造的细胞疗法等,也在不断呈现激动人心的数据,这对IO/IO疗法从科研到临床实践缓慢推进的步伐提出了切实的挑战。


除了本文提到的IDO抑制剂,尚有其他同类药物在早期临床推进中,比如辉瑞从生物技术公司iTeos Therapeutics引进的PF-06840003,在2016年AACR上,曾汇报了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临床前联用的有效性数据。但由于肿瘤微环境的复杂性,新的肿瘤免疫药物更需要在进入临床阶段后验证是否名如其实,IDO就不是一个容易实现概念验证的靶点。


因此与PD-1/PD-L1拥挤的开发市场截然不同,在短期之内国际舞台上IDO的有力竞争者尚屈指可数。我们一方面期待IDO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组合在更广的人群中呈现更有力的数据,尽早获批;一方面也期待国内拥有临床前IDO抑制剂的企业能充分借鉴Incyte、Newlink、施贵宝等各自的探索之路,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径,创新性地通过全球临床开发或业务发展合作,最大化这一未来IO之星的价值,实现企业发展的跨越。


尽管PD-1+IDO在多个瘤种中已经呈现了与PD-1+CTLA-4持平的疗效数据,今年数据产出密集,被视作掀开IO治疗下一阶段帷幕的关键组合,但也有更多的IO/IO组合有成为明星组合的潜质,比如免疫检查点抑制剂+LAG-3,免疫检查点抑制剂+TLR-9等。免疫治疗时代每当一个有效的组合崭露头角,就意味着未来有相当数量的肿瘤患者获得生命质量的提高甚至更大的治愈可能。制药界希望恒在。


边研专栏

肿瘤免疫三件新兵器

8.jpg

边士娟

bsj0421@126.com

作者简介:边士娟,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曾在美股上市的生物技术公司工作。对推动人类医学生态的生物技术着迷,同时在基础和临床角度对生物技术公司的前沿进展有渐深入的涉猎。创立上海兴实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正从事中小生物技术企业的技术和价值研究,很高兴在此将精华与读者分享。

研发客  专栏作者


文章关键字:发展策略,肿瘤
335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
边士娟 个人用户

研发客 客座专栏作家 研究美股Biotech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bsj0421@126.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