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如何研发“彻底治愈”高血压的降压药?| 老梁说药
梁贵柏·2020-07-23
老梁说药
为啥高血压这个“本”不能被治愈?

2018年,全球降压药物的销售总额高达225亿美元,这些药到底“缓解”了什么?为什么药企研发不出一个疗程之后就能治愈的降压药?

撰文 | 梁贵柏


上期说药,我论证了即使仅从商业利益考量,药企也不可能“故意不做能治愈的药物”,有读者在我的文章下留言:“绝大多数的西药,目前确实只是缓解症状,并不治愈,例如‘三高’的,这些只缓解症状的药,一吃几十年……”


拓展阅读在治愈与缓解之间,药企选择彻底治愈


老梁:这个问题非常具有代表性,值得深入讨论一下。跟以前一样,我们先定义一下什么是“症状”,怎样才算“治愈”。治愈就是让患者回到生病之前的健康状态,这应该没有争议;症状也许有不同的理解,一般是指患者可以感觉得到的,影响正常生活的病变。


举个例子:疼痛是一种很常见的症状,因为疼痛会影响你的正常生活;但骨密度低不是,因为你感觉不到,所以也不会改变你的行为。(如果您有不同的看法,欢迎提出来讨论。)


现在我们来看现代医药是如何治疗“三高”的。今天仅以高血压为例,高血糖和高血脂都非常类似。


降压药到底缓解了啥?


根据上面的定义,血压是一项诊断指标,并不是症状,因为患者并不能直接感觉到血压的变化,必须用血压计测量。那么高血压的症状是什么呢?如果你去维基百科查一下就会发现:“高血压一般是没有症状的(High blood pressure typically does not cause symptoms.)”!


那就奇怪了:既然高血压一般没有症状,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吃药?还有这么多人认为降压药是“缓解症状”呢?2018年,全球降压药物的销售总额高达225亿美元。这些药到底“缓解”了什么东西呢?


有两点是肯定的:第一,它们可以降低大部分高血压患者的血压,而血压是一项诊断指标,这些药是可以“治标”的;第二,它们并不能让患者回到生病之前的状态,所以不能治愈,也就是“不治本,一吃几十年……”


既然“治标不治本”,也没有症状需要缓解,这每年225亿美元拿来干点别的不好吗?


研发客中国创新药高峰论坛点击链接http://events.pharmadj.com/index.html可进入论坛报名通道


不但不好,而且很不好。维基百科“高血压”的条目还告诉你:大量的研究数据表明“长期高血压是引起冠状动脉疾病、中风、心力衰竭、心房颤动、周边动脉疾病、视力下降、慢性肾脏疾病和痴呆的主要风险因素。”


脑子快的读者肯定已经反应过来了:吃降压药并不是“缓解症状”而是降低风险。血压是一个风险标,把它给“治”了,风险就大大降低了。


健康风险的医药经济学


问题是,我们每年花225亿美元来降低高血压带来的各种健康风险值得吗?要讲清楚这个问题,我们需要一点简单的医药经济学的概念。


在这个社会效益天平的两边,一边是降低血压,减少与高血压相关的各种风险,我们目前压上的筹码是全球每年225亿美元的花费,非常沉重;另一边是不治疗高血压,把省下来的钱用在治疗与高血压相关的各种(有症状的)疾病上。这样做的花费是多少?会超过225亿美元吗?


对于任何一个患者以及家庭,你也许有权决定自己吃不吃降压药,但是一个国家应该如何决定,也许只是某几个专家的取舍,而以盈利为目的的私营医疗保险公司是不是为降压药买单就没这么简单了,必须有大数据的支持。


到目前为止,在所有中高收入的国家里,医保目录上一定有降压药,也就是说,无论是私营保险公司还是国家医保,大家都一致认为支付降压药的费用,降低高血压带来的各种健康风险是值得的,不但省钱也节省医疗资源。


摄影 | 杨爽


如何研发“治愈”高血压的降压药?


读到这里你也许会说,不管是“缓解症状”还是“降低风险”,反正是“治标不治本”。为啥药企就研发不出像抗生素那样一个疗程之后就能治愈的降压药呢?


根据文章开头的定义,治愈是让患者回到生病之前的健康状态。


关心自己身体指标的读者可以回想一下:成年之后的例行体检,是不是总有几项指标跟前一次相比会朝着不健康的方向移动一点点?头几次医生总是告诉你年纪大了,这是正常的。终于有一次他说你超标了,得了高血压,应该吃药了。在这期间,你除了年纪又大了几岁,既没有生什么病,也没有症状,怎么就要吃药了呢?


针对这种很普遍的情况,一个疗程可以治愈高血压的药应该如何研发?


因为不是某一种特殊的病变,你的高血压最有可能是年龄增长,血管壁老化引起的。如果想把你的血压降低到30岁时的数值并保持在那里,这个药就必须把你的血压调控体系和血管壁弹性的状况也调整到30岁,并且停药后还能维持。


这是要研发返老还童的药,如果有人考古发现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可以一试。


2020年7月于新泽西



老梁说药继续征集大家的问题!如果您对新药研发有任何疑问,欢迎给我们留言。请发送至mao.donglei@pharmadj.com 或添加微信 donglei_yue


作者简介:贵柏曾在默沙东新药研究院工作多年,潜心钻研药物化学,颇有建树。几年前回国加入药明康德,从事业务开发、项目管理和驻美运营。梁博士是《新药的故事》一书的作者。他以长期的积累、独特的视角和生动的文字,通过《老梁说药》栏目讲述新药研发“背后的故事”,令人耳目一新,脑洞大开。梁贵柏博士目前是偕怡制药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欢迎读者通过邮箱gbliang55@hotmail.com与梁博士联系。



文章关键字:降压药
484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梁贵柏 个人用户

梁贵柏博士从事新药研发工作二十余年,经历了许多次失败,也有享受到了成功的喜悦。梁博士是药物化学专家,在先导化合物的发现、设计、和优化,以及临床候选药物推荐等领域都做出过重要的贡献,先后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与发明专利。梁博士长期致力于中美医药界的交流与合作,近年来开始以中文发表医药与健康方面的文章,并在2014年出版了《新药研发的故事》一书,为推动中国医药健康事业的发展作出贡献。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gbliang55@hotmail.com

公司名称

实宪生物医药咨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