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葆元医药创始团队:全球权益是我们的目标 | 江湖
徐唯佳·2020-09-20
江湖
成立两年引入三款产品,并将其中一款推进至注册临床试验。

√  三位创始人在成立之初就将葆元医药定位为global biotech企业,“十分看重产品在全球的布局,而不仅限于中国或亚太市场”。未来三年,葆元医药的发展规划是“有一款药物进入全球主要市场,有3~5个在临床证明初步有效的肿瘤领域在研药物,扩展全球研发团队成员,并完成后续融资以及IPO”。


撰文| 徐唯佳


In-license模式在中国已不新鲜,近年来全球的大药企都热衷于向中国biotech公司转让在研产品的部分权益。同时,中国公司也通过这样的方式在创新药的全球开发中分一杯羹。但实际上,绝大多数项目授权仍然局限于大中华区或亚太地区,能获得全球权益的并不多见。


不过,一些有野心的公司不会仅满足于此。譬如葆元医药,就将拿下全球权益视作目标。



成为global biotech


在成立葆元医药之前,联合创始人、CEO 王钧源博士已在中美两国工作了近20年,曾在默克、百时美施贵宝、辉瑞、默沙东等跨国药企担任重要管理职务。2014年,回国不久的他敏锐地感受到,受限于当时中国法规环境不理想等诸多因素,跨国药企并没有很大的动力将一些优质的创新药带入中国。并且,因为远离跨国药企的权利决策中心,很难像在美国时那样参与一些前沿的项目。于是,他开始思考如何能将一些中国临床急需的好药快速推入市场,让中国的患者早日获益。


机缘巧合之下,王钧源博士遇到了曾任职于国际大型律师事务所的郑利华博士,并很快与这位既懂生物医药知识又专长于风险投融资和知识产权交易的律师有了共同合作的默契。于是,同另一位离开辉瑞不久的旧友颜冰博士一起,在2018年底正式创立葆元医药。


与大多数中国创新药研企业有所不同,三位创始人在成立之初就将葆元医药定位为global biotech,希望以中国为起点,最终惠及全球的患者。而创始团队几十年来在全球新药开发项目中累积的丰富经验,成为葆元医药决心立足于全球的底气。



目前葆元医药拥有一支覆盖创新药开发全价值链的内部团队,涵盖临床前、CMC、临床开发策略、临床试验运营、数据管理、生物统计、规管和业务拓展。联合创始人及首席医学官颜冰博士曾担任辉瑞医药全球临床开发副总裁,曾主管中国临床研究部以及亚太区疫苗研发部。多年以来,在神经科学、疫苗、抗感染、移植、肿瘤学、血液学以及男女性健康和代谢紊乱等多个治疗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


“我们希望成为一家以引进创新药物为起点的全球性生物科技公司。”在接受研发客采访时,联合创始人及首席商务官郑利华博士特别强调。多年在美国华尔街做律师的经验让他意识到,完成一个好的in-license新药开发项目,需要一支即既有丰富临床开发能力又有商务开拓能力的团队,这样的团队才能获得大药企的信任从而以合理的价格拿到新药资产,又能在项目引入后把项目不断向前推进创造价值。


在这样的目标之下,葆元医药优先考虑拥有全球开发和商业化权益的资产。“我们十分看重产品在全球的布局,而不仅限于中国或亚太市场,”颜冰博士说:“在海外工作的时候曾在各个领域看过很多项目,因此选择产品时会格外谨慎。在选择项目时,我们会与对方公司进行沟通,看到他们产品前期的数据。同时,我们也需要向对方证明在临床开发方面的实力,双方建立起好的互动关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一直在总结,作为一家全球化的biotech公司应该如何去看产品,如何引入资产。”


两年引入三款临床阶段产品


2018年底,在德诚资本的支持下,葆元医药从日本第一三共株式会社独家引进了高选择性、高效的ROS1/NTRK双靶点抑制剂AB-106(Taletrectinib),并获得全球开发和商业化权益。“转让全球权益对第一三共来说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回忆起这次合作的过程,CEO王钧源博士十分感慨。


“洽谈过程中,双方都提出了非常深入的问题。包括CMC、临床前、临床开发等各个方面,以及我们接手之后将会如何来推进。”采访中,王钧源博士还透露了一个细节:与第一三共首次在东京会面时,王博士带去了他参与的两篇在国际主要学术刊物上发表的文章。其中一篇是关于回答FDA针对一些临床运营环节提出的问题,另一篇则是一个NDA 项目的关键试验结果。“实际上,第一三共的研发团队对out-license的合作伙伴有很大的决定权,在评估了团队成员的过往经验之后,他们认可了我们具备全球临床开发的能力。”


葆元医药团队及部分合作伙伴


Taletrectinib有望成为下一代、高效、高选择性的可以穿过血脑屏障的针对ROS1突变和NTRK突变的激酶抑制剂。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致癌驱动基因ROS1融合的突变率约为2%~3%,而在各种实体肿瘤患者中,NTRK融合的突变率约为1%。据估计,全球每年约新增180万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目前,第一代ROS1抑制剂克唑替尼已在多个国家应用于临床,但多数患者会产生耐药,其中很多耐药是ROS1-G2032R突变导致。


据颜冰博士介绍,Taletrectinib对有克唑替尼耐药性的ROS1-G2032R突变体具有抑制活性。目前,全球尚无针对此耐药突变的有效药物上市,加速Taletrectinib进入全球市场十分有价值。Taletrectinib已在美国和日本进行了Ⅰ期临床试验,截止2019年3月,两地的研究数据显示:未接受TKI治疗和接受一线TKI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分别为24.9和18.4月,表现出较好的安全性。并且,Taletrectinib能够很好的透过血脑屏障,对肿瘤脑转移的病患有效。


此外,作为一款双靶点抑制剂,葆元医药也将在后期计划拓展Taletrectinib针对儿童和青少年NTRK突变的适应症开发。


2020年,葆元医药启动了Taletrectinib在中国的Ⅱ期注册临床试验,并在今年7月份完成了首例受试者给药,距离拿到CDE的批件仅4个月。并且,公司计划在今年12月底或明年初启动在日本的Ⅱ期临床试验。此外,还将与FDA进行沟通,逐步将临床试验扩展至全球。“全球的临床试验也会包括中国的病人,而中国正在开展的临床试验数据也会支持全球的申报。所有试验都将严格符合全球临床研究标准。”颜冰博士补充道。


研发客留意到,Turing Point Therapeutics的同类在研产品repotrectinib于2019年启动Ⅱ期临床试验。今年7月,Turing Point宣布与再鼎医药合作,推进repotrectinib在大中华区的开发及商业化。相比之下,Taletrectinib在中国的临床试验更先一步。


三位创始人透露,葆元医药计划近期在美国建立一支全球的临床运营团队。“这确实需要花一些时间和精力,目前我们正在委托CRO开展一些初步的工作。”谈到公司在全球临床开发方面的优势,王钧源博士说:“团队执行能力是核心,我和颜冰博士在美国大型跨国药企工作多年,本身具备全球的视野。并且我们的临床开发团队也在不断壮大。”他表示,中国加入ICH之后,让他更有了如鱼得水的感觉,多年美国跨国药企工作经验让他的团队更熟悉全球的规则。


而颜冰博士认为,眼下最大的挑战是时间和地理位置的局限性:“由于疫情的影响等诸多因素,一些工作的进展有所放缓。我们先利用中国丰富的资源开展临床,并逐步向全球铺开。”


除Taletrectinib之外,葆元医药最近再次与第一三共签订了引进两个临床初步验证药效的肿瘤领域候选创新药物的许可协议(DS-1001/AB-218、DS-1205/AB-329)。


拓展阅读 葆元医药从第一三共引进两个临床阶段肿瘤药物


AB-218是一种能够高效穿透血脑屏障靶向IDH-1突变的强效高选择性新型抑制剂,葆元医药将和第一三共共同开发该药物。第一三共保留AB-218的日本市场权益,葆元医药将在除日本以外的全球市场开发AB-218的脑胶质瘤适应症,以及包括急性髓性白血病(AML)和胆管癌在内的其他潜在适应症。另一款产品AB-329是一个新的强效高选择性AXL抑制剂,葆元医药拥有该产品的全球权益,将在全球开发AB-329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或第三代EGFR抑制剂联用治疗非小细胞肺癌以及其他实体瘤和血液肿瘤等适应症。两度合作,可见双方已建立了高度的信任。


不止于in-License


作为一家开发新型肿瘤疗法的临床阶段生物医药公司,葆元医药在项目的甄别上,有着独到的见解。郑利华博士将其归纳为5个R标准——Right target、Right molecule、Right regulatory pathway、Right patient和Right economics。


“Right target要求,生物学机制清晰明确,不能模棱两可。Right molecule需要考量化药、抗体或者RNA等药物分子本身的成药性,包括药代、剂型、给药方式等等。Right regulatory pathway要求新药审批途径比较清晰,比如Taletrectinib,当时拿到这款产品我们就有信心,可以做一个单臂试验来获得审批。对于 biotech来说,能避免做大规模的随机对照实验就能通过审批,这也是非常好的选择。相反,如果需要做一个几千人的Ⅲ期临床试验,biotech通常比较难承受时间和资金的压力。Right patient指的是药品必须能让患者获益,满足临床的需求。最后,Right economics指的根据评估这款药物市场空间、定价以及患者可及性等因素开评估一个开发项目的经济收益。面对一个in-license的资产,我们需要评估投入和获益的比例。如果根据in-license的付款要求,新药开发总收益的80%都给了卖方公司,那就有些得不偿失。”


王钧源博士认为,这5条标准并不是葆元医药的独门秘籍,真正的差异在于,公司除了BD 的团队包括包括了临床前、CMC、临床研发策略、临床试验、数据管理、生物统计等等在内的各个核心职能部门,都有非常专业的人员以这5条标准来执行评估工作。“实际上,不仅仅是in-license,即便是内部研发立项的模式,上述评估同样重要。”他表示,未来的葆元医药也将打通前端discovery和后端商业化,逐步成为一家biopharma。


成立两年,引入三款产品,并将其中一款推进至注册临床试验,作为一家初创biotech,葆元医药始终保持着高速前进。2018年,公司完成了约1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用于团队组建,开展Taletrectinib的Ⅱ期临床试验。2020年7月,公司又完成了超过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由招商局资本旗下招商招银股权投资基金领投,用于推进Taletrectinib的全球Ⅱ期临床试验以及进一步扩大肿瘤研发管线。据郑利华博士透露,随着两款新资产的引进,公司将很快开展B轮融资,并且可能在2021~2022年推进IPO计划。


拓展阅读 葆元医药宣布达成A+轮股权融资协议


“我们希望有一款药物进入全球主要市场,有3~5个在临床证明初步有效的肿瘤在研药物,扩展全球研发团队成员,并完成后续融资以及IPO。”CEO王钧源博士简洁地道出了公司未来三年的规划。



文章关键字:葆元医药
4701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徐唯佳 个人用户

以财经视角关注中国医药行业的未来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sissi.xu@pharmadj.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