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向老梁提问!Anything you may want to ask! | 老梁说药改版启事
梁贵柏·2020-02-13
老梁说药
只要您想与老梁探讨,我们不胜欢迎。

撰文 | 梁贵柏


读者:梁老师,去年您发表了《不靠谱推定》、《请拿出数据》、《烤火鸡的艺术与科学》、《GV971:暂且相信还是难以置信?》。这几篇文章与您之前介绍新药研发故事的风格略有所不同,您反复阐述了新药研发要有严谨、靠谱的证据的观点。请问您写这些文章的初衷是什么?这是一个讲究真实数据的行业,通过这些文章,您想给我们的行业、新药审评传递出什么样的信息?

老梁:科学不是结论,而是方法,是目前人类逐步逼近和发现真理最有效的途径,没有之一。


在生命科学和疾病医药领域,虽然进展很快,但是我们知道的仍旧很少。不知道不是我们放弃科学的理由,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所以才要去做科研,想办法知道。而胡乱地编造一些似是而非所谓理论来填补这些不知道的空白是不可取的。(延伸阅读:《不知为不知》


我个人感觉目前中国新药研发的主流思维还停留在做产品的层面,没有上升到做科研的高度。做一个被市场认可,能挣钱的医药产品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产品到底解决了健康领域里的什么问题,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未满足的临床需求”?


通过这些文章我想提醒业界的同行们,如果中国制药业不想步制造业的后尘,不是仅仅成为一个药物生产的大国,而是成为一个创新药的大国,为应对人类所面临的健康挑战做出实质性的贡献。我们必须静下心来做科研,当然首先就是要建立科学的思想方法。


延伸阅读:《不靠谱推定》《请拿出数据!》《烤火鸡的艺术与科学》 


读者:新的一年,问您一个大问题,如果从横向小分子药、大分子药再到基因治疗和细胞治疗,您更看好哪个类别药物的发展?


老梁:这的确是个大问题,几句话很难说清楚。


但是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强调:“每一类新药的成功研发,都与基础生命科学研究的重要突破密切相关,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每一个药物研发的故事里,几乎都有涉及到与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化学奖有关的基础研究工作。有些是直接的,比如艾滋病毒的发现、人乳头瘤病毒致癌机理的发现,等等。还有一些是间接的,比如蛋白质定位突变技术、DNA基因重组技术,等等。毫不夸张地讲,新药研发是完全建立在生命科学的基础研究之上的,要想大力研发拥有知识产权的新药,就必须在基础生命科学研究上有大量的投入。”(请见《新药的故事》一书)


所以说,如果想判断新药研发的走势,我们就必须密切关注生命科学的最新动向,及时把握可能出现的新突破口。至于哪一类分子(小或大)更适合、或者哪一种治疗方法(基因或细胞)更有效,事先基本是没法预测的。 


读者:从适应症领域来看,哪些领域不要再进入了,哪些还有未满足的临床需求?


老梁:我们先仔细想想,问一下自己:哪一种疾病我们不再需要新药了?
除了少数几个像天花这样被疫苗灭绝的传染病之外,几乎没有,即使像感冒这样最最普通的常见病,依然有未满足的临床需求。如果有人能开发出一个立竿见影的速效感冒药,应该还是有很大市场的。


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两个层面。


在基础生命科学层面,可以说每一种疾病都值得研究,都有空间找出更好、更经济的治疗方案;但是在药物开发层面,我们除了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之外,还应该知道自己目前能做什么。再比如2型糖尿病,有未满足的临床需求吗?当然有,而且很大。但是我们目前有新的办法吗?有好的靶点吗?好像没有。那眼下就不要再进入了,留给做基础研究的人去琢磨吧。也许3-5年之后又有了突破,有了新的靶点,糖尿病药又会成为药物研发的热门领域。


肿瘤免疫领域基础研究的突破发生在十多年前,现在是药物研发的热门。眼下的基础研究突破在哪里呢?那将是十年之后的热门领域。
让我们共同关注。


贵柏,2020年1月29日,新春
责编|胡小洁


亲爱的《老梁说药》读者:
新的一年,“老梁说药”专栏有新尝试,以答疑解惑的方式充实“老梁说药”,同时也新增由小洁播报的语音。近期,《从进化论看武汉病毒的生存之道》、《如何让疫情的拐点提前到来?》这两篇文章均是从读者提问获得的灵感。


这样一来,老梁也可以更加了解读者真正关心的话题是什么,让接下来的写作有更多的方向。过去几年中《老梁说药》专栏最受欢迎的几篇文章的选题,都直接来自于读者的反馈。


梁贵柏博士是认真之人,写作时总是把读者放在心上,他经常跟我们讨论《老梁说药》读者到底想要看什么。我常常被他这种严谨执着的精神所感动。他也常说自己像一名布道者,希望把在西方所学的新药知识,研发理念,更重要的是思考方法、逻辑过程等,介绍给正身处如火如荼发展着的创新制药业的国内同行们。


所以,无论您是在校学生,还是刚入行的一员,抑或是深耕多年的老兵,如您在做药、投资、创业过程中有任何问题,无论是粗浅的,还是深奥的,如生物医药概念、研发过程管理、技术难点、重大靶点立项决策、投资方向等,只要您想与老梁探讨,我们不胜欢迎。


请将您的想法发至mao.donglei@pharmadj.com、hu.xiaojie@pharmadj.com,或在后台评论留言。或添加冬蕾的微信donglei_yue表达您的想法。


这么好的切磋机会,请您千万不要错过。快给我们发邮件和留言吧!

(毛冬蕾)


梁贵柏博士曾在默沙东新药研究院工作多年,潜心钻研药物化学,颇有建树,是《新药研发的故事》一书的作者。他以长期的积累、独特的视角和生动的文字,通过《老梁说药》栏目讲述新药研发“背后的故事”,令人耳目一新,脑洞大开。贵柏博士目前是偕怡制药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为客户提供项目可行性评估和临床前研发指导。



文章关键字:老梁说药改版
576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梁贵柏 个人用户

梁贵柏博士从事新药研发工作二十余年,经历了许多次失败,也有享受到了成功的喜悦。梁博士是药物化学专家,在先导化合物的发现、设计、和优化,以及临床候选药物推荐等领域都做出过重要的贡献,先后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与发明专利。梁博士长期致力于中美医药界的交流与合作,近年来开始以中文发表医药与健康方面的文章,并在2014年出版了《新药研发的故事》一书,为推动中国医药健康事业的发展作出贡献。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gbliang55@hotmail.com

公司名称

实宪生物医药咨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