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专访MD Anderson肿瘤科主任:理想的合并疗法需要回归本源 | 第一现场
张清·2018-07-09
第一现场
无论采用哪种免疫治疗方案,如果没有充足的T细胞能够识别某种肿瘤,就需要加入作用于第一步的疗法。

Dr. Patrick Hwu


Dr. Hwu专注于肿瘤疫苗、过继T-细胞疗法以及免疫抵抗方向的研究,在该领域中有长达25年的经验,享有国际盛誉。

 

 

采访撰文 | 张清

alexqzh@gmail.com

 

Hwu医生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在约翰霍普金斯以及国家肿瘤中心(NCI)完成临床培训。2003年他加入了MD安德森肿瘤中心(MDACC)并担任黑色素肿瘤内科的首届主席,2015年开始任职肿瘤科的主任。Hwu医生同时也是MDACC-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 Distinguished University的主席。

 

6月30日~7月1日,由中国食品药品国际交流中心(CCFDIE)主办,药品审评中心(CDE)、美国华裔血液及肿瘤专家学会(CAHON)和清华大学医学院协办的“2018中国肿瘤免疫治疗研讨会”期间,研发客专访了Hwu医生。

 

感谢Partick Hwu医生和宋文儒博士对中英文原文校对。

 

可以请您和我们分享一些您的个人经历吗?您的祖籍是中国吗?

 

我在美国出生,但我的父母来自中国,妈妈是天津人,爸爸是广州人。我在约翰霍普金斯以及国家肿瘤中心完成了临床培训,并和Dr. Steven Rosenberg共事多年。目前,我担任MDACC的肿瘤内科主任。我们每年在肿瘤领域会进行多达600个药物的临床试验,入组超过6000例患者。绝大多数的临床试验为Ⅰ期和Ⅱ期,包括首次人体试验(FIH)。截至目前,我已经在肿瘤免疫领域工作了25年了!

 

您是如何把年轻的医生培养成为未来的研究者(PI)的呢? 

 

当前的肿瘤科研在蓬勃发展,培养下一代的研究者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对肿瘤内科的年轻医生有一个非常棒的培训计划。他们参与很多的临床Ⅰ、Ⅱ期试验,和这些领域的专家紧密协作。大多数医生在住院医师培训阶段就已经撰写过试验计划。毕竟,在工作中学习是最好的学习、培训方法。理解法规环境、学习如何处理毒理反应、如何把握安全性等都很重要。在中国,也可以尝试构建临床Ⅰ、Ⅱ期试验的生态环境,但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和耐心。

 

您如何看待当下的肿瘤免疫科研现状?

 

我们要牢记的是:在扎实的科学基础上,提出对的问题。例如,如果患者对肿瘤免疫没有反应,我们就需要考虑“是免疫应答的哪一个步骤失效了?”

 

免疫系统在不同的肿瘤类型中,主要通过3个步骤起作用:

1. 一定要有T细胞,并且这些T细胞能够识别肿瘤抗原

2. T细胞一定需要迁移到肿瘤组织

3. 一旦进入肿瘤,T细胞一定要能够杀死肿瘤(这是当前绝大多数临床试验关注的方向)

 

听起来是不是过于简单了?

 

但目前的挑战是,如果抗PD-1治疗无效怎么办?目前有248个新的肿瘤免疫治疗以及肿瘤疫苗的药在进行临床试验,或者在等候FDA的审批。2015~2017年,在 ClinicalTrials.gov上注册的PD-1或 PD-L1抑制剂合并治疗呈现爆发增长,从215个增加到765个。通常,这些合并治疗都会结合Anti-PD-1/PD-L1的药物,但多数的合并方案并没有明确的理论基础。

 

大多合并研究聚焦在上述的第三步。但如果没有第一个步骤,单纯作用于第三步也是徒劳。第一步(增加抗原特异的T细胞的数量)的问题可以通过以下3个方法尝试去解决:

1. 肿瘤疫苗:疫苗在量产方面更容易实现,但在产生肿瘤特异T细胞方面,需要进一步被改造,使其效力更强

2. 肿瘤内部的免疫调节机制:通过直接向肿瘤内部注射免疫刺激物,例如TLR激活剂,可能会把肿瘤变成一个“疫苗作用位点”

3. T细胞治疗:这是最直接的一个方法,但量产尚存在一些挑战。

 

T细胞治疗会是未来的标准疗法吗?

 

我从90年代就开始研究T细胞疗法了。国家肿瘤研究所(NCI)的研究小组发现了黑色素瘤的TIL(肿瘤浸润淋巴细胞,从肿瘤中产生)疗法,但在扩展到治疗其他肿瘤时遇到了困难。当时我们和在国家卫生部(NIH)的访问学者Zelig Eshhar合作,把嵌合受体(由T细胞受体信号通路的融合抗体组成)转染到T细胞中。然后,就可以从血液中抽取淋巴细胞,使其识别相应抗原。我们针对卵巢癌做了临床试验,是最早的CAR-T细胞临床试验之一。现在,CD19特异CARs的CAR-T疗法已经被批准用于治疗淋巴肿瘤,但仍然面临如何量产、降低成本的问题。这个问题一定要解决,让所有需要的病人都能够接受该疗法。

 

您觉得理想的合并疗法应该是什么呢?

 

还是那句话,我们需要回归本源。无论采用哪种免疫治疗方案,如果没有充足的T细胞能够识别某种肿瘤,就需要加入作用于第一步的疗法。标准的放化疗可能能够在第一步中释放一些抗原,但它们的力度可能不够。我们需要研发更好的肿瘤疫苗,以及尽量提高T细胞治疗的疗效,作为未来合并治疗的组成部分。

 



文章关键字:合并疗法,MD Anderson,肿瘤免疫,PD-1
1404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张清 个人用户

肿瘤医生 在新加坡从过医 回国做医药投资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alexqzh@gmail.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