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当人类互相指责时,病毒正在翻倍 | 老梁说药
梁贵柏·2020-03-20
老梁说药
所有的国家都扛过去,我们才算进入了平静的港湾。

撰文 摄影| 梁贵柏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现在,它终于就在门口的台阶上了。


一年前,我在《新药的故事》后记中写到:“在全球化人口流动日益加快的情况下,局部控制这样的疫情爆发已经变得非常困难。只要有几天的潜伏期,致病原就很可能流入各大洲的人口稠密地区,没有哪个国家可以靠闭关自守而幸免。”那时,新冠病毒的影子还不知道在哪呢。


去年底我在上海,回美国之前听说武汉出现了几个很像SARS的病例。当时隐隐觉得有点不安,关照家里的老人千万当心。倒不是我有先见之明,而是知道春运在即,如果是真的,几乎肯定情况会失控。当然我希望不是真的。


疫情像缓缓来袭的海啸


回到美国不久,新冠疫情真的就爆发了。在“隔岸观火”的两个月中,我不断地告诉自己和家人:大洋和禁飞是挡不住的,病毒是早晚要上门的。这不,昨天州长宣布了,新泽西州开始(一定程度)宵禁,减少公共聚会,阻止病毒的传播。


整个过程,感觉有点像天边的海啸,看似缓缓而来,但却铺天盖地,把人压得透不过气来。当它真的到了你的跟前,又是如此汹涌,叫人躲闪不及。从席琳·迪翁听众爆满的演唱会,到有限宵禁的清冷街巷,也不过就一周时间。


前两天,我突然被告知附近超市里大米、卫生纸和瓶装水缺货了,还发来了货架空空的照片。我一脸茫然:超市的物流最讲究周转而不能囤积,如果平日里一周卖50袋米,那么店里就不会存放100袋。只要有50个人相信了“米荒”,1人1袋(肯定还有2-3袋的)也就清空了货架。我肯定这不是缺货,只是来不及周转上架而已,等到下次进货就好了。如果疫情真的耽误了春耕,粮荒也要到年底才会出现啊(参见《关于新冠疫情的常识与常理》)。


至于卫生纸和瓶装水短缺那就更不靠谱了,不值得讨论。但是有一样东西的短缺却是要命的,那就是医护资源,而且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几乎肯定会在疫情的高峰期出现不同程度的紧缺。


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


严防死守是一个选项,但不是唯一的选项。在西方国家里,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做到、也不是大家愿意经历的选项。


防还是要防,守也必须守,只是如何把握防守的分寸而已。于是有了从英国的“延缓”到德国的“理性”、从意大利的“散漫”到美利坚的“混乱”(都是我的表面观察而已,别当真)等各种不同的对应策略。


这些策略的出台不会都是最佳选项,但是都应该基于国力和民情、法律与文化等多方面的因素。局外之人不理解情有可原,但无端的讥笑和嘲讽却是很不健康的心态。要知道,我们都在新冠汪洋中的同一条船上,都还没有抵达安全的港湾。


我们如何扛过疫情高峰?


在《新药的故事》后记里,我同时还写道:“跟以往的任何一个时期相比,我们全人类的集体智慧正在经受着从未有过的严峻考验。”


环境问题如此。某一个城市乃至某一个国家的节能减排,对全球的环境变化的影响可以小到忽略不计,只有全世界的主要工业国家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致决定有所作为,联合起来节能减排,我们人类才有可能在这颗星球上可持续地繁衍。


大规模疫情也是如此。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以长期维持一片世外桃源般的净土,更何况各大主要工业国家(当然包括中国)都是全球产业链上的一个环节,没有人愿意回到闭关锁国的老路上去。


畅销书《人类简史》的作者瓦尔·赫拉利指出:“人类需要严守边界,但这不是指国与国之间的边界,而是人类需要守住自己和病毒区域的边界。……当人类互相指责时,病毒正在翻倍。”


守住人类自己和病毒区域的边界,扛过这次疫情,不是一个国家,而是所有的国家都扛过去,我们才算进入了平静的港湾,这必须依靠全人类的集体智慧。


“我们唯一要恐惧的是恐惧本身”


美国总统罗斯福在他的就职演说中讲过一句名言:“我们唯一要恐惧的是恐惧本身。(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


规避风险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所以临危不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又要考验我们的集体智慧:一个人恐慌无碍大局,如果一个国家恐慌了天下就不会太平;但一个国家的恐慌,却是从一个人的恐慌开始的。


2020年3月于新泽西


亲爱的《老梁说药》读者:
新的一年,“老梁说药”专栏有新尝试,以答疑解惑的方式充实“老梁说药”。近期,《从进化论看武汉病毒的生存之道》、《如何让疫情的拐点提前到来?》这两篇文章均是从读者提问获得的灵感。

这样一来,老梁也可以更加了解读者真正关心的话题是什么,让接下来的写作有更多的方向。过去几年中《老梁说药》专栏最受欢迎的几篇文章的选题,都直接来自于读者的反馈。
无论您是在校学生,还是刚入行的一员,抑或是深耕多年的老兵,如您在做药、投资、创业过程中有任何问题,无论是粗浅的,还是深奥的,如生物医药概念、研发过程管理、技术难点、重大靶点立项决策、投资方向等,只要您想与老梁探讨,我们不胜欢迎。

请将您的想法发至mao.donglei@pharmadj.com、hu.xiaojie@pharmadj.com,或在后台评论留言。或添加冬蕾的微信donglei_yue表达您的想法。
这么好的切磋机会,请您千万不要错过。快给我们发邮件和留言吧!


贵柏曾在默沙东新药研究院工作多年,潜心钻研药物化学,颇有建树。几年前回国加入药明康德,从事业务开发、项目管理和驻美运营。梁博士是《新药的故事》一书的作者。他以长期的积累、独特的视角和生动的文字,通过《老梁说药》栏目讲述新药研发“背后的故事”,令人耳目一新,脑洞大开。梁贵柏博士目前是偕怡制药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欢迎读者通过邮箱gbliang55@hotmail.com与梁博士联系。

责编 | 胡小洁

文章关键字:新冠疫情
623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梁贵柏 个人用户

梁贵柏博士从事新药研发工作二十余年,经历了许多次失败,也有享受到了成功的喜悦。梁博士是药物化学专家,在先导化合物的发现、设计、和优化,以及临床候选药物推荐等领域都做出过重要的贡献,先后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与发明专利。梁博士长期致力于中美医药界的交流与合作,近年来开始以中文发表医药与健康方面的文章,并在2014年出版了《新药研发的故事》一书,为推动中国医药健康事业的发展作出贡献。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gbliang55@hotmail.com

公司名称

实宪生物医药咨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