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王健:从谷底出发 | 资道
徐唯佳·2020-01-14
资道
“从谷底开始攀登,不管往哪个方向走都是向上的。”



在这个被普遍认为是资本“寒冬”的当口,王健从投资人的角色中转身,成立了新的公司和平台。他绕开热门的肿瘤领域,而专注于免疫相关疾病(主要包括自身免疫性疾病和肿瘤免疫治疗)的新药研发。做会建公司的投资人和会投资的创业者,是王健给自己设定的目标。

撰文 | 徐唯佳


我做过许多采访,一般都能明确地说出采访对象“是什么”(如成功创业者,资深投资人,或顶尖科学家等),可是在王健这儿,身份的界定却成了件困难的事。投资人?创业者?作家?似乎都是,似乎都不完全是。


他是哥伦比亚大学神经生物学博士,师从诺奖得主Eric Kandel,但弃学术从商,在斯坦福商学院获得MBA,其后从事生物医疗投资21年。最近12年,他是奥博的全球合伙人和奥博亚洲的创始合伙人,但半年前,在投资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却主动“降级”成为投资合伙人,开始创建新的公司和平台。


王健还是个作家,以光子为笔名著有两本书。但就连他写的书,也没法简单地说出“是什么”。我所认识的成功人士写书,书名一般是顺理成章的“我的成功之路”或“投资要诀”之类,他的书却令人摸不着头脑地叫做《世界边缘的秘密》和《我∙世界》,属于“科学哲学”类。但读者似乎并不介意书名的生僻,中信出版的《世界边缘的秘密》被豆瓣列入了2019年度读书榜单。



怀着种种好奇,我开始了对他的采访。


《研发客》:哥伦比亚、斯坦福、奥博资本、中信……您似乎是个特别幸运的人?


王健:

我算不上一个走运的人。我不幸出生在六十年代末,一个物资极端匮乏的年代, 那时买粮食或肉类都是限量的,吃顿肉就像是过年。我参加工作不久就不幸赶上互联网泡沫破裂,美国股市大跌约四分之三,而我当时在泡沫的正中心(美国硅谷)做投资。2007年我联合创始了奥博亚洲(OrbiMed Asia),又不幸赶上全球金融危机,股市大跌近一半。

但正如你所说,我认为自己是个特别幸运的人,因为从谷底开始攀登,不管往哪个方向走都是向上的。谷底暗无天日,没人注意,非常吃力,但此时人很警醒,而且坡越陡上升得就越快。

回头看,前面提到的每件不幸的事,其实都是幸运。童年吃不到肉,反而让我日后吃肉时觉得特别珍贵和快乐;在投资事业的初期遇上泡沫,反而让我日后更知道如何应对泡沫和抓住泡沫破裂所导致的机会;成立奥博亚洲时遇上金融危机,反而让我爱上了在逆境中从0到1的过程。

我与杨青联合创始的百华协会(BayHelix)也是从谷底出发的。百华成立于泡沫破裂后哀鸿遍野的2001年,是一个中国医疗健康行业领导者的组织。当时该行业非常惨淡,中国只占全球市场约2%,没有跨国药企把中国放在眼里。但在接下去的十九年里,中国一路高歌猛进,市场成长为全球第二,诞生了一大批优秀企业,百华也聚集了800多行业精英,许多百华会员创始的企业成功上市。


《研发客》:但从山顶出发不也不错吗?


王健:

如果从山顶出发,就只能向下,至少没法向上。

在投资行业中,这“山顶”又被称为“泡沫”,它对投资人和创业者都很危险。到2018年上半年,整个中国生物医药行业都在一个泡沫中。有的团队不惜花重金引进并不是很好的临床产品,再以更高的估值让投资人买单。投资人不仅不觉得亏,反而看到公司的市值在不断攀升,而以为赚了。但丑媳妇终究是要见公婆的,到了资本“寒冬”,或IPO后市值“跳水”,投资人才发现自己的错误。

“泡沫”对创业者也是很危险的,因为他们在泡沫中看到“遍地是钱”,很容易懈怠而忘记创业的风险和艰辛,他们常会被眼前利益吸引,以为有机会赚“快钱”。资本“寒冬”来的时候,其中许多就会因为战斗力弱、急功近利而无法长久。

对人的事业而言,“山顶”可以成为一个牢笼。事业就像爬山,当一个人努力爬上一座小山头,地势平坦,大家都仰视你,冲你鼓掌、喝彩。你觉得很风光,毫不费力,但已经无法再向上。要爬到隔壁更高的山头,你得从小山头上下来,进入两山之间的山谷,重新向上爬,难就难在这个过程。

许多人不满于低矮的小山头,梦想去更高的地方,但他们做不到,因为害怕重新回到谷底。周围的人会不会因为我在谷底而嘲笑我?再爬不上去怎么办?谷底的辛苦哪赶得上现在的舒适?这样的人也许是在大公司里混得索然无味而梦想创业的打工仔,也许是不满于单纯科学研究而梦想“下海”的教授,他们在人群中不是少数,甚至可能是大多数。但想归想,他们还是日复一日地在自己可怜的小山头上踏着步。心理的惰性和惯性以及对未知的恐惧就像一个无形的牢笼,将其囚禁一生。

突破这个“笼子”,是事业发展中最大的挑战之一。


从谷底再出发


如今,在这个被普遍认为是资本“寒冬”的当口,王健从投资人的角色中转身,成立了新的公司和平台。“正是因为寒冬,让一些靠斥巨资买烂产品的团队融不到资,不得不偃旗息鼓。原本拥挤的市场变得空旷,给真正有实力的团队留出更多机会。”


王健在戈壁徒步108公里以后


王健专走“少有人走的路”,绕开热门的肿瘤领域,而专注于免疫相关疾病(主要包括自身免疫性疾病和肿瘤免疫治疗)的新药研发。“免疫领域是一个潜在的风口,未来将拥有巨大的市场。与癌症药物白热化的竞争态势相比,免疫相关疾病药物的开发是蓝海,但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投资者对它的了解都远不及肿瘤。”


从投资人到创业者,王健并未感受到特别大的转变。“在医疗健康领域,投资也好,创业也罢,最终都是以减轻病人的病痛为目的的,我认为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才有意义;而且如果做到了,钱是自然会跟来的。有些人只愿意与钱打交道,而我觉得挽起袖子干同样有意思。”


王健想做会建公司的投资人和会投资的创业者,这在西方生物医药界已不罕见,Third Rock等公司证明一种将投资和创业相结合的商业模式可以非常成功。


《研发客》:最近这几年,中国正摇摇晃晃地走上创新之路,如一个小婴儿,尽管脆弱,但以惊人的速度成长。您对中国的创新怎么看?


王健:

中国的新药创新正在经历阵痛,当下中国的很多新药只是打了“创新”的擦边球,严格意义上只能被称为改良。

中国的优势很明显,比如生产成本较低、人口基数大,病人多,这给药物临床试验阶段招募病人带来非常重要的资源。并且,巨大的患者需求也让企业看到了未来的市场价值。但是,中国目前有100多个PD-1/PD-L1临床试验,严重的同质化竞争可见一斑。

中国人要挣脱原有的思维习惯,摒弃精卫填海式的重复劳动,用智慧来驱动创新。打个比方,从前我们只会卖比别人精确而又廉价的手表,今天我们要学会创造有特色的、限量版手表。


《研发客》:您以光子为笔名著有两本书,属于“科学哲学”类。一般业内的人写书,会写商业或技术方面的,您为什么要写科学哲学类书?


王健:

近年来,我意识到,药只能滋养人的身体,而心灵却需要智慧的世界观和积极的人生观来滋养,于是我把自己心中的世界写成书,希望能帮助读者更加丰富、有意义地生活。

写科学哲学这类书对赚钱真是一点帮助都没有,但我认为是件有意义的事,很值得干,于是就干了。

“意义”表面上“没用”,但实际上关系到一个人整个事业以至于一生的成败。明知没“意义”,却只为钱工作,很难专注而持久,容易在必将遇到的困难面前打退堂鼓,而且业绩也不会好。

许多人以为只要有钱,没有“意义”也能活得很好,这是错觉。有钱但活得没有“意义”,人只会越来越空虚。最近二十年里,美国人均财富在上升,但抑郁症患者和自杀人数也在攀升。12岁以上的美国人中,每9个就有一个在服抗抑郁药;美国平均每天就有129人自杀身亡。中国近年来经济确实腾飞了,但也成了全球抑郁症人数最多的国家,大约有近一亿患者。每年,大约有100万中国人会因抑郁症自杀,这数目是车祸死亡数的约15倍。

做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才会感到充实和快乐,才会有一种向上的感觉。20多年前,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无非就是想多赚钱,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工作的“意义”对我越来越重要。经常有年轻人问我将来什么领域会火,选择什么事业会有前途,我总是反问他们对什么感兴趣,做什么才能让他们觉得有意义。

我不想说教任何人赚钱不重要,只是想提醒人们,在忙着赚钱之前,要想想“意义”的事。每个人都该思考一下什么是对自己有意义的生活,并且去追寻那样的生活,别在意别人是否认为你“应该”那么做。


《研发客》:您从事投资这么多年,如何看待投资中的风险与失败?


王健:

我发现,最大的风险恰恰是从不冒险;而且失败是成功的必要条件。在多次投资中,不承担风险就不可能有高回报,因为投资成败中有一部分不确定性是仅靠智慧和分析无法消除的。“从不失手”的投资人即使不是吹牛,也不值得学习,因为他们没有承担足够的风险,因而也不可能将回报最大化。

巴菲特是世上最好的投资人之一,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的CEO,但这公司本身就是一个失败的投资,按咱们中国人的话说,巴菲特是炒股炒成了股东,泡妞泡成了老公。他最初投资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是个纺织品公司,满以为会赚钱,没想到连年亏损,而且无法扭转乾坤。被逼无奈,他只好变卖公司资产转型到投资,这才起死回生。

有些投资人想消除所有风险再投,所以“永远在瞄准却不敢扣扳机”。他们成了“职业杀手”,遇到任何案子都能高效地挑出毛病,并习惯性地毙掉。也有的只敢跟投,不敢领投,但问题是有人领投时又常因领投不愿意而挤不进去。等“泡沫”来了,越不在乎风险的人似乎赚钱越多,那些惧怕风险的投资人心里的恐惧终于被贪婪所取代,于是不顾一切地投出去,结果可想而知,但这恰恰是多数投资人的行为。


“再伟大的创业主意都不值半毛钱,除非你能做出来。”

“回头看,只要坚持到底,多数创业主意都是不错的。”

——王健(笔名光子)/微人微言


王健常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发表一句话的感悟,他戏称其“微人微言”(微不足道的人说的微不足道的话)。




文章关键字:王健,奥博资本
122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徐唯佳 个人用户

以财经视角关注中国医药行业的未来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sissi.xu@pharmadj.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