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BMS首席科学官Tom Lynch博士谈肿瘤免疫治疗进展 | 第一现场
程昊红·2018-09-28
第一现场
解读对联合治疗和新兴靶点,探寻BMS布局肿瘤免疫的里程碑与发展策略。


 

撰文 | 程昊红


2017年,被誉为“EGFR之父”的Tom Lynch博士加入百时美施贵宝(BMS),担任公司的首席科学官(CSO)。这位对EGFR靶点的发现做出极为重要贡献的科学家,再一次成为肿瘤免疫的领军人物,见证肺癌领域的步步进展。


在欧狄沃成为首个登陆中国大陆市场的PD-1抑制剂后,中国已经是BMS布局肿瘤免疫的重要市场之一。


随着可瑞达上市,四家本土创新药企递交PD-1单抗上市申请,这一领域的竞争一触即发。研发客近日在CSCO年会上采访了Tom Lynch博士,回归到肿瘤免疫的诸多科学问题,通过他对联合治疗和新兴靶点的解读,探寻BMS布局肿瘤免疫的里程碑与发展策略。


BMS首席科学官Tom Lynch博士


问:目前中国在肿瘤免疫治疗领域竞争激烈,您怎么看待BMS和其他企业在这一领域的竞争?


Tom Lynch博士:竞争其实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并不仅仅在中国出现,美国的药物进入中国,中国的药物也可以在全球范围推广和使用。市场竞争对于患者而言是好事,现在很多企业都在关注IO这个领域,很多企业的药物想要进入中国市场。肿瘤免疫是很多公司关注的治疗领域,对于我们来讲也是如此。


如果去看一下肿瘤免疫治疗药物的数据库,会发现BMS已经拥有很多研究数据。欧狄沃是目前在非小细胞肺癌(NSCLC)免疫治疗研究中随访时间最长的PD-1抑制剂,晚期NSCLC患者五年生存率由过去的不到5%提高到了16%。在全球,欧狄沃已经有17种不同的适应症获批,涉及9种不同的瘤种。


BMS未来发展的前景非常令人振奋,我们在考虑各种不同的联合用药的治疗方案,比如说IO+IO、IO+放疗或者IO+化疗的方案,这些不同的联合用药方案可以给患者带来非常多的福音。另外BMS也有非常多的其他类型的IO药物,搭建起丰富的产品线。


BMS并不仅是一家关注肿瘤领域的公司。首先,在心血管领域,公司也有非常好的表现,针对血栓、心力衰竭治疗做了很多工作。第二是免疫科学领域。除免疫肿瘤外,BMS也专注于类风湿关节炎、狼疮等免疫方面的疾病。第三,在纤维化领域,包括肺纤维化、肝纤维化,BMS也在提供治疗方案。


问:欧狄沃在中国获批的第一个适应症是非小细胞肺癌的二线治疗,接下来适应症扩展的计划是什么?


Tom Lynch博士:中国有很多高发的癌症,而这些适应症欧狄沃在全球市场都已经获批上市。接下来我们会和中国的监管机构密切的合作,讨论哪些适应症可以更快的推向中国市场。比如说肝癌这一在中国非常有挑战性的问题,食管癌、胃癌这些瘤种在中国的发病率也远大于美国,所以关注中国高发且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对BMS来讲至关重要,BMS的目标是把欧狄沃在欧洲、美国,包括在中国的数据更好的利用起来,把更多的适应症带到中国市场。在中国,BMS在IO方面的投资是最大的,目前已经和正在进行的肿瘤免疫治疗临床研究达26项之多,其中大部分为III期临床研究,覆盖肺癌、肝癌、胃癌等诸多中国高发的瘤种。这些试验的结果将在不远的将来推动中国肿瘤临床实践的进一步发展,为中国癌症患者的生活带来革命性的改变。

    

问:欧狄沃在中国获批针对的是没有EGFR/ALK基因突变的患者,跟全球临床研究略有不同,欧狄沃的治疗方案对这类突变的患者效果究竟如何?


Tom Lynch博士:的确,我想说几点。首先,针对EGFR突变的患者,使用免疫肿瘤药物治疗情况稍微复杂一点,但是我们已经有这方面的临床试验来探索这些患者是不是对IO药物能够产生很好应答。


在我和肺癌患者打交道的过程当中,也的确看到有EGFR/ALK突变的患者能够对免疫治疗产生应答和反应,所以我觉得肿瘤免疫治疗药物针对这些患者完全可以发挥作用,但是我们需要通过科学研究找到最好的办法,这也是我们未来研究重要的方向之一。


问:当前欧狄沃主要用在晚期肺癌治疗,针对早期肺癌治疗方面,BMS有什么进展?


Tom Lynch博士:针对晚期癌症和早期癌症的药物是有所不同的。针对晚期癌症患者的药物目标更多是能够延长患者的生命,而早期癌症的药物目标是能够帮助治愈癌症。通常一个药物先是关注晚期癌症患者,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做更多事情,进一步延伸关注到早期的癌症患者。


我想举一个例子就是黑色素瘤,在美国黑色素瘤是比较严重的问题。BMS的药物积累了非常多关于黑色素瘤的数据,这些数据表明,应用伊匹木单抗+手术治疗,可以治愈黑色素瘤患者或者极大的延长患者生命,在黑色素瘤方面取得的成绩是我们感到很自豪的。



问:联合治疗是IO领域的一大趋势,您觉得在IO联合这方面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您看好哪些IO联合治疗的方向?


Tom Lynch博士:我们如果进行免疫肿瘤联合用药,有几点需要关注。首先是剂量,联合用药的剂量需要保证有效,同时确保安全。第二点就是要确保两种药物联合使用真的能够给患者带来益处。有时两种药物联合有互相促进和激活的作用,但有时相反会产生拮抗作用,因此我们就需要做测试来确保联合用药使患者获益。第三点,副作用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需要确保联合治疗不会带来双倍的不良反应和副作用。BMS的两个免疫肿瘤药物(纳武利尤单抗及伊匹木单抗)联合使用目前看来是较为安全的。


联合用药从来不是简单的问题,有时一些联合用药方案看上去有非常好的效果,比如IDO,但是实际存在对酶的抑制,就会产生问题,所以说并不是每一次的尝试都会成功。目前BMS正在探索欧狄沃和新型细胞因子激动剂的联合治疗。


问:BMS在免疫肿瘤方面有很多的布局,除了PD-1之外,还在关注哪些全新的机理和靶点?


Tom Lynch博士:作为全球领先的生物制药公司以及肿瘤免疫治疗领域的领导者,BMS在研发领域的步伐从未停歇。我们的使命非常清晰,那就是发现、开发并提供创新药物,帮助患者战胜严重疾病。在未来的研发过程中,BMS会始终保持开放的态度。BMS现在关注多个免疫治疗领域,如炎症小体特异性抑制剂(NLRP-3)、干扰素基因刺激蛋白(STING)、NKTR-214、新型IL-2细胞因子、新型CTLA-4等。另外我们也会关注细胞领域,关注如何激活更多的T细胞。这些领域的特点都在于把冷肿瘤变成热肿瘤。


问:我们知道免疫治疗跟靶向治疗不太相同,在生物标志物上BMS有哪些探索、取得什么样的成果?


Tom Lynch博士:生物标志物能够帮助我们去搞明白到底哪些类型的患者可以从免疫肿瘤的治疗当中获益,而且它还可以解决一个问题,就是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所以,生物标志物可以说是我们所有工作最基础、最核心的一方面,可以帮助发现很多新的靶点。BMS会对患者的肿瘤,患者血液中的肿瘤细胞进行测序,探查患者肿瘤DNA情况,以发现有指导意义的生物标志物。


问:IO治疗虽然疗效好,但是似乎应答率并不是非常高,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如何提升有效率?


Tom Lynch博士:免疫肿瘤领域现在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未来还有太多的工作需要我们做。在NSCLC二线单药治疗中,目前看起来有20%的患者能够从免疫肿瘤治疗中获益,但如果我们选择适当的人群,比如高肿瘤负荷(TMB)的肺癌患者、黑色素瘤患者,他们对免疫治疗还是有非常好的应答率。 


Tom Lynch博士接受媒体采访


患者没有对肿瘤免疫治疗产生应答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内在的机制,就是冷肿瘤。这个在胰腺癌当中非常明显,在某些类型的结肠癌和乳腺癌中也是如此。对于我们来讲,我们要确保能够找到最适合肿瘤免疫治疗的群体;或者把肿瘤细胞引出来,再应用肿瘤免疫药物进行治疗。第二个原因,除了刚刚说的原发性耐药以外,还有一种是获得性耐药。其实这些患者一开始对免疫肿瘤药物有反应,但是之后他的T细胞可能失去活性或者其他的一些免疫逃逸机制被激活,进而影响肿瘤免疫治疗的效果。


问:您认为现在中国在免疫治疗研究方面有哪些优势和不足?


Tom Lynch博士:首先,中国有非常多的患者,存在着大量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癌症对中国社会来讲是很重要的问题,而且随着中国老龄化进程,癌症的挑战和问题可能会越来越大。


第二,中国在很多方面基础做得非常棒,比如在创新方面,还有基因学发展方面。北京的基因中心是全球最大的基因测序中心之一。另外,整个中国医疗行业和在中国所做的医疗研究和研发都非常好。


现在是中国最棒的时代,政府越来越多地鼓励国外创新药物进入中国市场,在过去两年中,我们看到有史无前例的更多的新药在中国获批,这让中国患者受益良多。对于药企而言,也希望能用更好、更多的治疗方案造福中国患者。欧狄沃在国内的获批,仅仅是一个开始。BMS在中国有非常远大的目标和计划,也会和政府有非常多的合作,我们希望可以利用全球的数据来支持药物在中国进一步的发展,最终会推进整个生物制药行业取得更大的进展。



340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
程昊红 个人用户

身高1米6,气场7米8,江湖人称女魔头。爱听新药开发故事,爱研究高精尖技术,爱写暗黑系小说,爱讲女权主义的高分裂艺术控。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cheng.haohong@pharmadj.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