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和药物研发:大药厂能做什么?| 光影
徐树明·2020-02-09
光影
建立新的药物创新模式的呼声日益高涨。

编者按

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爆发后,制药公司如何承担社会责任研发新药和疫苗?以下编译来自《巴伦周刊(Barrons)》的艾伦·霍恩(Ellen’t Hoen)博士的文章。她提出,此时讨论临床试验中的任何药物成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特效药会为时过早吗?如何使这些药物被负担得起,让患者可用?让我们不再重蹈像艾滋病治疗药物延误那样的覆辙。制药公司已将WHO推荐的所有抗艾滋病药的专利授权给药品专利池组织(MPP)。MPP正准备在2019-nCoV的治疗中发挥相同的作用。她最为提倡的观点是“拯救生命,共享药品专利”。

编译 | 徐树明

撰文 | Ellen’t Hoen


制药业是地球上最赚钱的行业之一,预计到2020年底这个行业的价值将达到1.4万亿美元。2019年,主导疫苗市场的4家制药公司销售了价值300亿美元的疫苗。制药行业得益于可观的激励措施,包括以专利和其他市场垄断的形式,维持疫苗和药物的价格远高于生产成本。从理论上讲,社会为此付出了代价,因为制药业能从投资开发创新药品中获得回报。


建立新的药物创新模式呼声日益高涨


新型冠状病毒正在爆发,这种病毒引起的疾病既没有疫苗也没有有效的药物,因此,建立新的药物创新模式的呼声日益高涨。


医护人员在进入病区前加油鼓劲。安源 摄(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


到2019年,仅疫苗的全球销售额就达到540亿美元,预计2020年将接近600亿美元。由此,人们认为,该行业有能力应对这一新型冠状病毒的挑战。然而,目前为止,据《巴伦周刊》的报道,4家顶级疫苗公司中没有一家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而由政府和慈善机构资助的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则一直致力于加快疫苗开发力度来应对疫情,并努力寻找新型冠状病毒疫苗。


除非有其他诱因,否则顶级疫苗公司似乎准备将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发工作与对待冷门药物一样,如治疗贫困人群的药物、埃博拉等新型传染病药、被忽视的热带病药物和罕见病药物,冷眼旁观。公众能容忍他们这种作壁上观的行为吗?毕竟,该行业每年赚取的数十亿美元是从公共资源中赚取的:在低收入国家中,是从药品的自付费用中获得的;在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中,大多数来自社会健康保险计划和税收。


承担社会责任开发新疗法和疫苗


患者为现有药物掏腰包,他们期待药到病除。公共资源的私有化意味着行业需要承担社会责任来开发新疗法和疫苗。然而,当行业因缺乏巨大的利润前景,顶级的有能力研发疫苗的公司拒绝研发时,全球的公共卫生安全会受到损害。


好消息是,潜在的新型冠状病毒治疗药物临床试验已经开展。中国正在进行吉利德公司的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两项临床试验。吉利德的股价应声上涨了13%。最初开发用于HIV治疗的其他已知化合物也在开展临床试验,希望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


此时谈及在临床试验中的任何药物是否会成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有效治疗药物还为时过早,不过,如何使这些产品能够被负担得起却要提前规划。


让我们不要再重蹈艾滋病治疗药物延误那样的覆辙。上世纪80年代,政府的大量研究工作和公共投资加速了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开发。这项公共支出使艾滋病在高收入国家中从一种像“宣判了死刑的疾病”变为慢性疾病,每年每名患者可以承担15,000~20,000美元的药价。起初,发展中国家数以百万计的艾滋病毒携带者/艾滋病患者被冷落。拥有专利的制药业捍卫了其市场独占性,阻止了低价仿制药的上市,此举引发了全球对艾滋病的关注、宣传和国际行动,以改变这种状况。


今天,制药公司已将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的所有抗艾滋病药物的专利授权给药品专利池组织(MPP)。这是联合国支持的一项计划,使合格的仿制药生产商能生产低成本药品。如今,MPP专利许可使仿制药公司能向中低收入国家中约90%的艾滋病毒感染者提供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一线治疗的药价已降至每位患者每年75美元。这是个好消息,但它应该发生得更早些,我们要总结过往经验。MPP正准备在新型冠状病毒的治疗中发挥相同的作用。


2017年,在《柳叶刀》基本药物委员会的报告发布会上,荷兰卫生和贸易部长们写道:“药物研发生产体系已被打破。专利和知识产权排他性是当前模型的唯一基石。过往,公司可以自由地对药品定价,现在他们受到了限制。我们需要新的药品研发模式,让企业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


新的健康危机正在发生。这个万亿美元的产业在履行其社会责任之前还需要多少激励举措?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爆发促使各国政府组织及非政府组织、投资者和工业界共同思考并达成契约,以使工业界承认不能过度追求利润:如果要花费更多的公共资金开发新产品和疫苗,价格必须接近边际生产成本。政府需要有讨价还价的空间,并投资建立健全的卫生系统以提供预防、治疗和护理。

_
_

艾伦·霍恩(Ellen’t Hoen)为法学硕士,律师和药品法律与政策部总监。她是药品专利池组织(MPP)的创始人和前执行董事,该机构由法律和政策专家组成并为国际组织和政府提供建议。通过专利许可在发展中国家加速提供低成本的HIV治疗方法,尤其是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在2012年6月,她离开了MPP,但仍参与支持MPP的工作。她是阿姆斯特丹大学IS / AIDS学院的研究员,并撰写了《药品垄断力量的全球政治》(The Global Politics of Pharmaceutical Monopoly Power)一书。


《巴伦周刊(Barrons)》是美国顶级财经刊物。创刊于 1921年,隶属莫多克新闻集团,发行量超过30万份。作为专业财经周刊,《巴伦周刊》的宗旨是帮助美国专业及机构投资者把握金融市场发展方向,以准确的判断和透彻的分析为特色。

_
_


本文编译自

https://www.barrons.com/articles/coronavirus-the-latest-problem-big-pharma-wont-solve-51581078600

Coronavirus: The Latest Problem Big Pharma Won’t Solve


责编 | 毛冬蕾



文章关键字: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苗
115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徐树明 个人用户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371773529@qq.com

公司名称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