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中国从追赶、同步到引领全球研发| 遇见王璘
戴佳凌·2020-07-14
遇见
王璘博士对药品注册管理办法有怎样的理解?

“‘最好’的定义是成为一家真正研发驱动的、以价值观为基础的、以患者为中心的全球领先生物制药公司。在既往的收购中我们一直保持了专注,所有的收购都围绕清晰的策略主线进行的。”  


“中国的药品监管部门是需要做独立判断的。所以,我不认为临床试验的豁免是一个主流,而且这也不符合全球同步创新的趋势,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要等到药品在国外上市以后再申请,本身就已经是滞后了中国患者的药物可及性。”   


——王璘

撰文 | 戴佳凌


2009年,武田亚洲开发中心(TDC Asia)新加坡办公室成立;2012年,武田亚洲开发中心进入中国并成立上海办公室;2017年,上海办公室升级成为武田亚洲开发中心总部。相对于拥有239年历史的武田制药来说,武田亚洲开发中心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但通过短短几年的努力,武田亚洲开发中心已经从一个中国市场的后来者一跃成为行业的引领者。


作为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武田非常重视中国市场的开拓。在过去六个月里,武田连续在华上市了三个创新型新药。同时,武田亚洲开发中心始终致力于实现全球同步开发。针对EGFR外显子20插入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候选药物TAK-788,是武田首个实现中国参与全球同步开发的项目。而儿童癫痫候选药物TAK-935则是武田第一个在中国完成概念验证性研究(POC)的项目。


那么,武田亚洲开发中心是如何在短短3年里完成其他跨国企业可能需要几倍时间才能实现的突破呢?时值武田亚洲开发中心入华八周年之际,研发客走访了武田亚洲开发中心负责人王璘博士


在加入武田之前,王璘博士曾任职于赛诺菲美国,并在那里工作了11年。在回国之前,她已经成为赛诺菲全球临床开发管理团队的核心成员,参与管理所有治疗领域以及各期临床研究的战略制定和执行。2009年,王璘博士回到上海建立了赛诺菲亚太临床策略开发团队,5年领导完成了20多个亚洲国家包括日本在内的NDA或sNDA的提交及获批。2015年,她建立了赛诺菲亚洲生物开发部门。2017年,她离开了工作了18年的赛诺菲,成为武田亚洲开发中心负责人。


王璘博士将参加研发客中国创新药高峰论坛

点击链接可进入论坛报名通道


在本文中,王璘博士将揭秘武田亚洲开发中心是如何一步步引领全球研发的。在采访的下篇中,王璘博士将畅谈她对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以及患者数据保护的理解、并分享武田在疫情期间的临床试验经验。

1.国际化


研发客:想请您从研发的角度谈一下武田国际化的进程,研发领域如何实现国际化的呢?

王璘博士:武田239年前从日本大阪起家,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之后才真正开始全球化的进程。非常感谢我们的前一任CEO长谷川闲史先生的国际视野,在他的领导下,武田在1980年以后开拓了美国和国际市场,其中有几件比较有意义的标志性事件。


2008年,武田开始进入美国市场,以其出色的研发实力收购了美国的千禧公司,这宗收购让武田有了比较丰富的肿瘤产品线。武田没有止步于此,2011年,武田收购了瑞士的奈科明,看重的是它在欧洲及整个新兴市场的布局,及其消化领域的产品线。这是二十一世纪初武田比较重要的几项收购。在我们上任CEO的带领下,武田初步完成了全球布局。


2015年,Christophe Weber先生成为武田第一位非日本籍的CEO,现任武田全球研发部总裁Andy Plump先生也于同年加入公司。Christophe和Andy对创新的理念和追求一拍即合,在2015年之后又布局了几项非常重要的收购,其中包括2017年收购美国生物制药公司ARIAD,从以前以血液肿瘤为主开始进军实体肿瘤领域。2018年,武田收购了一家比利时生物科技公司TiGenix,获得第一款干细胞疗法的产品Alofisel。除此之外,我们众所周知的对于夏尔的收购,让武田在罕见病领域成为了业界领军者。武田没有停下脚步,还在继续追求创新。去年,武田和安德森癌症中心签订协议,开发脐带血衍生的CD 19 CAR NK细胞疗法。这让武田成为了细胞疗法领域的创新者。武田同时也在布局基因治疗,尤其是在其罕见病和神经科学领域。


拓展阅读武田式创新  | 第一现场


这些例子反映了武田在全球的积极布局,通过收购来扩大武田的产品线,提高武田的创新能力。这也体现了武田在全球化的过程中不是以变大为主线,而是要变得更好、更强。实际上,我们真正的目标是要成为“最好”。“最好”的定义是成为一家真正研发驱动的、以价值观为基础的、以患者为中心的全球领先生物制药公司。在既往的收购中我们一直保持了专注,所有的收购都围绕清晰的策略主线进行的。武田的国际化不仅是地域性的国际化,而且是领导层、理念、文化等各个方面的全面国际化。


中国是让这个国际化全景完整的重要一环。从2015年起,当Christophe  Weber和Andy Plump决心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时,就决定在中国进行加速追赶的计划,实现真正的全球同步;2017年,中国成为武田全球研发的四大关键区域之一,与美国、日本、欧洲并列,以期更好地满足全球患者的需求,真正开始实现全球同步。武田亚洲开发中心的下一步是思考中国怎么能够在全球研发中起到更重要的领军作用。这整个发展过程是稳步进行的。


另外,研发和科学是无国界的,创新不受国界限制。武田始终以对创新的执着追求为主线,创新在哪里,我们就会以最大的合作度和包容度来跟我们的伙伴们进行合作已实现共同的目标。武田全球现在有200多个正在开展的合作项目,从我们的管线来看,40%的产品来自于合作项目,这个占比之高,体现了武田对创新的开放心态和对合作伙伴的支持。


我想介绍一下武田研发的全球布局:全球我们有三大研发基地,分别在美国波士顿(研发总部),美国圣地亚哥以及日本湘南。其中湘南健康创新园iPark是日本以医药行业为主导、以医药技术为依托的开放式创新生态系统。在这个系统中,业界、政府和学术界携手合作,共同促进和加速前沿科学成果转化,湘南健康创新园达到了“拎着创新想法就可以入住”的程度。只要有创新的点子,iPark会提供最合适的土壤,帮助创新发展,让各自的创新擦出更新更亮的火花。武田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包括跟伙伴合作、创新园区、各式平台来鼓励全球创新,这就是武田式创新。



2.罕见病


研发客:在武田收购夏尔之后,新增了很多罕见病的项目,也就意味您有了更大的pipeline需要管理,您是如何选择哪些项目在中国会优先开发?

王璘博士:对于罕见病的研发,大家都在不断努力的过程中。罕见病研发的挑战比其他的疾病领域要更大。全球有7000多种罕见病,目前对致病机制有认知的和有诊疗方案的只是冰山一角,而且患者和医生的认知度相对较低,再加上罕见病在临床研发阶段遇到的特殊挑战。收购夏尔之后,武田作为全球最大的罕见病领域的公司,责无旁贷地立即对夏尔的产品线做了全方面的评估以判断中国患者的需求。


首先,从中国患者急切的医疗需求出发。2018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了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共涉及121个罕见病病种,以及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发布的两批“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名单”中近一半是罕见病新药,这些都从国家层面给我们提供了非常清楚的指导。结合国家政策、自身对罕见病领域医疗需求的理解以及全球已有的科学或者临床证据,我们迅速地挑选出了十几个已在境外上市或是全球临床研发已在进行的药品,争取要尽快带给中国患者,也增进中国对罕见病的认识。


第一类是罕见血液病,比如因VW因子缺失而导致的血管性血友病,是一种比血友病A跟血友病B更罕见的血管性血友病,再比如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TTP),患者少之又少。第二类是罕见的免疫疾病,包括遗传性血管性水肿或是巨细胞病毒感染等。第三类是罕见的溶酶体疾病,比如戈谢病和法布雷。第四类是罕见的消化疾病,比如说短肠综合症、嗜酸性细胞性食管炎,尤其是后者在中国的认知度很低。


目前我们挑选出的项目中已经有4个完成了新药申请递交且期待近期陆续获批, HAE预防性的药物Takhzyro;HAE治疗性的Firazyr在“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名单”上;针对法布雷病的Replagal;及针对戈谢病的Vpriv。其它产品在积极准备递交新药申请或加入全球研发的阶段。


3.临床数据


研发客:您刚刚提到的其中有几个是在“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名单”里面。您觉得进入名单之后,是不是很大程度上加速了这些新药在中国的获批?是否可以少做很多临床的验证性试验,利用亚洲患者的数据就可以在中国申报呢?

王璘博士:首先得看这些药在中国的医疗需求有多急迫,专家和药品审评中心的老师会全面评估。另外还得看现有的数据(Available tentative evidence),特别是全球数据或者亚洲数据有没有充分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支持、有没有人种差异。结合多方面来讲,中国现在整体环境是鼓励药物创新,特别是对患者急需的药物,如针对对患者生命有严重威胁的疾病、罕见病、儿科领域疾病的药物,药品审评中心的老师们总是积极地和企业一起探讨,在保证中国患者利益的前提下,怎么通过最适合的方式把最有效的药物带给患者。


在罕见病领域,我们看到很多的例子都是有条件获批,之后还会要求企业通过上市后研究的方式提供中国人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证据,我觉得这个要求非常合理。中国在世界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从监管的角度来说,我国监管机构有很强的判断力,并非一味地把国外的结论变成中国的结论,这是非常重要的,也由此增加本土的经验。  


4.中国的作用


研发客:您将会在我们年会组织一个workshop讨论中国在全球开发中的角色,我想先请问一下您对这个问题的见解?中国如何在MRCT中,发挥更大作用,能否同我们分享一些案例?

王璘博士:我们已经在构思整个workshop。其实中国在全球研发中起的作用也是逐渐演变的,很多公司都是从“追赶(catch up)”开始,然后到实现同步研发。至于第三步,大家都在探索如何能够起到引领作用,如何更好地加速全球研发。每个公司的进展不太一样。


从武田亚洲开发中心来看,我们大大缩短了与全球同步的进程。尽管大多数的MNCs在中国的起步和布局比我们早,但是,我们借力于中国注册环境的大力改善和公司卓越的远见将这个过程缩短到了三到五年的时间,现在已经实现了从追赶到同步研发,而且有几个产品已经起到了中国引领、加速全球研发的作用。我个人对我们团队取得的成就感到非常骄傲。


其中有几个例子。首先是旨在抑制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EGFR)外显子20插入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的TAK-788,是武田首个实现中国参与全球同步开发的药物,三个月内招募到30名中国患者参与临床试验,全球占比高达30%。中国在该药物的全球临床开发中发挥着主力军的作用,但是这条路还没有走到终点,我们正在准备全球同步递交以实现中国患者可以同期获益的目标。我们会致力于将从中积累的经验推广到其他项目。


第二个例子是TAK-935,这是第一款已进入临床开发阶段的、有效针对发育期癫痫性脑病(DEE)的中枢神经系统渗透性的胆固醇24羟化酶抑制剂。TAK-935的Elektra研究是第一个在中国进行的概念验证性试验(POC),试验用新药申请(CTA)获批3个月后就入组了第一例参试患者,试验启动速度也可称业界领先。中国同样是在所有招募的国家和试验中心中排名第一,参与全球临床试验的中国患者比例高达30%。


因为这些出色的工作成绩,我们的团队在今年受到了全球的嘉奖。这些成绩绝非偶然,不仅代表了临床运营的成功,更代表了开发策略的成功。这两个项目最开始临床试验策略的讨论是基于对中国患者人群的深刻了解,以及对中国相关流程、临床可行性的理解。只有通过全面的评估,才能有方案实施的良好基础,然后一步一步地实施临床试验。我们还不满足于此,目前我们在准备加入全球发作性睡病的一个Phase II的项目,CTA已经递交。发作性睡病是一个极其罕见的对患者生活质量有严重影响的神经系统疾病,武田希望能通过在研的同类第一(FIC)的途径为患者带来福音。


武田亚洲开发中心是一个永不止步、始终思考怎么能够做得更快和更好的团队。这些经验也可以在研发客的峰会上跟大家分享。


刚才,您提到再往前看中国在全球研发中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首先,这要感谢中国的鼓励创新的大环境。现在的注册法规鼓励中国及早加入全球研发,同时基础设施和流程也得以进一步完善,但是重中之重是人才培养和储备。在武田亚洲开发中心,我们的团队得到很好的历练,已经有一些同事开始在全球研发中担当重任。人才是决定今后中国到底在全球能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的关键。


第二点,中国有患者资源上的优势。比如说CAR-T疗法,全球做得最多的两个国家是中国和美国,但CAR-T也不是万能的,那么CAR-T之后我们要做什么样的创新,这是武田在思考的。中国的post-CAR-T的患者人群会对下一步的创新无论是联合治疗,还是其他更创新性的治疗方案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武田是一家从日本起家的全球领先的生物制药公司,在亚洲国家有更充足的资源。武田亚洲开发中心和武田日本研发中心将一起合作,不只局限于中国本土,我们可以把日本、韩国联动起来,进一步把东北亚国家的数据都充分整合加强,也是加强中国在全球研发中的引领作用。


5.豁免验证性临床


研发客:在新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实行之后,最近,也有些讨论,在豁免验证性临床之后,MNC是不是会降低在中国进行早期临床试验的积极性,因为,在海外上市的药物,可能只需要做个简单的种族敏感性试验就可以快速在国内获批,也许只需要几个月。您是如何看这个问题?这将如何影响武田在中国的开发策略?
王璘博士
:我同意您刚才讲到的,豁免一些临床试验,然后通过种族敏感试验就可以进行新药申请,这是一个单独的类别。总体而言,我们国家的政策是鼓励创新的,鼓励中国早期加入全球研发,同步把创新药带给患者,这是整个注册法律法规的思路。刚才提到的临床豁免,可能是在某些情况下不再要求进行验证性试验,比如一些好的“老”药如果在国外已经上市了,临床证据也非常强,又是中国患者急需的,那么药品审评中心的审评老师可能会考虑一些比较灵活的政策,比如先做一个小型的试验或者有条件的批准后再做上市后承诺试验。


中国的药品监管部门是需要做独立判断的。所以,我不认为临床试验的豁免是一个主流,而且这也不符合全球同步创新的趋势,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要等到药品在国外上市以后再申请,本身就已经是滞后了中国患者的药物可及性。在国家有利政策的支持下,我们要尽最大努力让我们国家可以跻身于药品创新的第一梯队,让中国患者第一时间能够获得好药,而不是有意地去放慢脚步。


从武田自身的经验而言,我们非常感谢中国现有的法律法规和政策的灵活性,特别是以患者为先的思维模式。在跟监管部门的多次沟通中,我们能感受到药品审评中心老师对中国患者的深切关心。最近出台的政策法规尤其是31个技术指南提供了具体的方案,为企业和监管部门的沟通搭建了一个平台,提高了沟通效率,能够加快我们的研发速度。


在技术层面,我们也看到从2017年加入ICH之后,中国越来越多地在技术层面跟国际接轨。这让我们能够更好地利用全球的数据,也能让中国的数据更容易被国际所接受。另外,这些指南给出了很具体的操作方法,比如说有条件批准、优先审评,突破性疗法类别都很清楚,让企业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尝试哪条途径,有利于资源的节省和效率的提高。


还有沟通机制的改善。现在药品审评中心越来越开放,沟通机制愈加完善。即使在疫情期间,药品审评中心老师的工作步伐也没有减慢,在不能面对面沟通的时候,线上沟通的效率依然很高。无论是在临床试验申请阶段或是新药申请的阶段,我们完全没有感受到工作有任何滞后,感谢他们的付出和努力。这也在欧美仍然为疫情所困的时候为全球研发做出了更多的贡献。


6.疫情的挑战


研发客:您正好提到了疫情,一些临床试验中心在武汉,疫情期间很多医院把重点都放在控制疫情了,可能对临床项目的进展有影响。您作为武田亚洲开发中心的负责人,武田有没有遇到这样的挑战?武田是怎么处理的?
王璘博士:
疫情暴发后,为了确保患者的生命安全和能及时得到治疗,我们团队第一时间制定并实施了“药品直送患者”计划。我对于我们团队的应对和成绩感到非常骄傲,可以说我们没有耽误一分钟的时间。


1月20日,官方正式确认COVID-19(当时叫新冠肺炎病毒)是可以人传人的,我们在1月21日就成立了危机管理委员会。在武汉于1月23日封城之前,我们用了21日和22日两天的时间,对武汉乃至湖北境内所有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的信息进行了梳理,包括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每组有多少患者参与,其所在位置、药品存储状况等。在27日之前,我们已经对全国所有正在进行的13个临床试验中三四百位患者的情况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对患者在全国的布局、药品储备的情况有了完全把控。


我们团队像很多业界同仁一样过了一个没有休息的春节。在春节期间,我们制定了“药品直送患者”的计划并和全球进行了评估和协调,还制定了远程患者评估方案。春节放假一回来,我们马上就跟CRO伙伴、药品供应商、临床医院沟通立即实施。


我们非常欣慰地看到,经过大家高效灵活的沟通和艰苦卓绝的努力,没有任何一个肿瘤患者错过了哪怕一个剂量的给药,也没有任何一位参与我们临床试验的患者感染新冠病毒。我们在全国有13个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共有350多位患者,覆盖全国40多个城市的140多家临床试验中心。截至4月底,我们实施了137个“药品直送患者”方案、155个远程评估和远程治疗方案。


疫情发生以来,武田亚洲开发中心秉持着以患者为中心的理念,我们团队第一时间的反应速度、全面缜密的方案制定、高效灵活的方案实施,都帮助我们取得了“零错失、零感染”的阶段性成果,可以说在业界也是处于领先位置。


同时,我们还积极推进将武田在中国的抗疫经验分享给全球其他国家的武田团队。


当韩国的疫情暴发后,我们马上结合韩国的情况调整所有的方案作为备用。虽然最后因为韩国没有封城而没有启用这些方案,但是我们的准备非常充分,一旦需要,随时可以启用。我们也第一时间跟日本团队分享了这些方案。由于在方案制定阶段我们已经跟全球各部门密切沟通过了,所以当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扩散开来,各个部门都很了解这些方案,也有助于方案的进一步实施。现在武田已经把“药品直送患者”方案在全球20多个国家实施,借鉴的就是我们在中国的经验。


中国的经验也为全球疫情应对提供了指导和参考。因为中国的疫情先于全球平稳,武田充分评估现在全球正在进行的项目,通过汲取中国的经验进行评估调整,从而使中国能够在项目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近期启动的几个项目分别在肿瘤领域、罕见病领域和消化疾病领域。在整个过程中,我为我们中国团队起到的引领全球的作用而感到骄傲。


正是因为我们团队完备的准备工作和中国在全球抗疫中先行者的角色,武田所有重点的或者患者急需医疗方案的临床试验都在顺利进行。当然,考虑到紧迫性的不同,虽然有的新试验不便开始、有的临床试验暂停,但是我们确保了所有重点的和患者急需的项目正常进行。正是因为疫情期间我们团队的高效应对,今年会有多个重点项目即将完成临床期,并在今年实现全球新药申请的递交。我希望在今年进博会的时候可以更多地分享这些激动人心的数据和信息。  


研发客:那武田在新冠肺炎这块有没有一些项目呢?
王璘博士
:武田全球对此高度重视,最大限度地利用自身的技术平台及现存研发产品线为新冠病毒治疗和预防做出贡献。其中包括用武田全球领先的血浆制品技术平台联手业界同仁共同研制开发从恢复期患者的血浆中提取出来高效免疫IgG抗体用于新冠肺炎的治疗。这个项目是由武田发起的,后来因为疫情的全球扩散,武田联手了CSL Behring,由多个合作伙伴进行血浆的采集,以满足今后大量患者的需求。其他的在研项目包括治疗新冠病毒感染及其并发、特殊人群的治疗,以及预防疗法等等。我们期待陆续有研究结果和大家分享。


7.数据安全


研发客:现在是精准医疗的时代了,临床和新药上市之后都会收集很多患者的数据。最近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对患者数据监管都越来越严格了,包括我们之前也看到了近年来遗传办出台的新规。在武田看来,我们怎么去保护患者的隐私,怎么确保数据安全性符合监管要求?
王璘博士:
武田是一家以患者为中心、以价值观为基础、以研发为导向的生物制药企业,指导我们的行为准则患者,信任,声誉,业务(Patient,Trust,Reputation,Business)已深深植根于我们的工作方式中,所以我们的任何行动都是以患者为先。对患者隐私和数据的保护是涵盖在我们以患者为先的承诺之内的。同时,武田制定了非常严格的“全球行为准则”,所有员工必须遵循各国各地区所有适用的法律法规,以及最高的道德伦理标准来开展各项业务。我们会竭尽全力保护参与临床试验的患者的安全以及他们的数据隐私。


现在有很多精准性的试验,但武田的临床试验从方案设计开始,采集数据都是有明确目的并符合监管要求的。从试验设计来讲,我们会跟监管部门就需要达成的临床终点进行沟通,包括主要终点(primary endpoints)、次要终点(secondary endpoints)、安全性终点(safety endpoints)及探索性终点(exploraty endpoints)等。这些数据的采集一定是有依据的且符合监管要求的。


如果涉及到患者个人信息和患者数据应用的话,我们一定会确保取得患者的知情和同意。现在有很多关于遗传办和2019年出台的遗传资源管理条例的讨论,我个人和我们的同事都非常理解遗传办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的意义所在,我们也感谢遗传办不断地探索更积极有效的管理办法,而且也看到通过经验积累,不断完善管理的需要。


在所有的临床试验启动之前,我们都和遗传办的老师积极地沟通,配合他们的工作,保证我们递交资料的完整性和透明性,所以我们才能仅用四个月就完成了临床试验批准到首个患者入组,临床试验的启动速度达到行业领先,实现了更高效地把创新药品带给中国的患者这一使命。


8.未来五年的愿景


研发客:最后想请您谈谈武田亚洲开发中心未来五年的愿景。
王璘博士
:我对武田和武田亚洲开发中心的未来充满期待。我于2017年初加入武田亚洲开发中心并担任负责人,近年来我们团队在武田整体的价值观指导下迅速发展,我相信我们的前途会更加令人振奋。作为武田全球研发的四大关键区域之一,武田亚洲开发中心致力于加速创新药物的开发,满足中国及其他亚洲各国患者的需求。说到未来的愿景,我希望能够在近期看到我们团队迅速成长为一个顶级的临床开发团队,能够在加速全球药物创新的过程中发挥推动作用,能够与中国药物研发生态系统的同仁密切合作,以最快的速度把具有创新性和治愈性的好药带给中国和亚洲患者。


武田亚洲开发中心团队


近几年,我们已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通过高质量的临床试验有三大创新产品在过去六个月内获批:


第一款是全新的抑酸药物沃克®,于2019年12月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作为首款获批进入中国的钾离子竞争性酸阻滞剂(P-CAB),抑酸药物沃克®将为中国的成人反流性食管炎(RE)患者提供抑酸新疗法。还有另外两个适应症也已经申报并处于审评阶段了,包括反流性食管炎的维持性治疗和十二指肠溃疡,后续还会有其他的适应症的申报,比如胃溃疡和幽门螺杆菌。


第二款是今年3月获批的安吉优®。该药物于2018年被列入第一批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名单,进行新药优先审查,以解决中国患者亟待满足的医疗需求。我们递交申请后的第9个月就获得了新药批准。安吉优®是一个全新机制的人源化肠道选择性生物制剂,获批适应症为对传统治疗或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抑制剂应答不充分、失应答或不耐受的中重度活动性溃疡性结肠炎和克罗恩病的成年患者。下一步我们还会再继续开发安吉优®的皮下注射以及儿童适应症,一步一步地把创新药的所有价值都带给中国的患者。


炎症性肠病(IBD)是武田研发今后将继续专注的消化疾病领域。武田考虑为IBD患者提供全方位的治疗,安吉优®针对的是中重度活动性溃疡性结肠炎患者,而我们现在的在研管线中还有预防性的药物,以及对其合并症的治疗和管理,比如短肠综合征的药物Gattex以及前面提到的第一款干细胞疗法的产品Alofisel,用于治疗克罗恩病患者的复杂肛周瘘。


第三款是今年5月获批的安适利®,这是首个靶向CD30的抗体药物偶联物,用于治疗复发性/难治性霍奇金淋巴瘤和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下一步我们还会有其他的适应症的考虑,比如近期递交了新药申请的外周T细胞淋巴瘤在内的皮肤T细胞淋巴瘤,以最大化实现创新产品的的价值。


我们的愿景是成为一个顶级的研发团队,为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的患者带来创新的,有区化性的直至治愈性的疗法。我认为一个顶级研发团队有两大构成因素,其中之一是全球视野。只有拥有了全球视野才能对创新有真正执着的追求。武田作为亚洲最大的、全球前十的领先生物制药公司,我们积极致力于整合中国及亚洲所有的数据和资源,以最快的速度将创新药带到中国和亚洲,并且加速全球的研发。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构成因素是人才培养。武田亚洲开发中心是一支灵活敏捷、发展迅速的队伍。我们的团队由60余位多元化专业人士组成,他们分布在上海、北京、新加坡、首尔等地区和国家,拥有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美国、英国、日本、韩国以及菲律宾等不同国籍。现在绝大部分员工在中国办公,新加坡是我们的第二大办公室,还有同事在韩国。所有员工中,20人拥有博士或医学博士学位,40%拥有海外工作经历,管理层平均工作年限大于25年。我们的团队建设始终秉承首先要有业务需求,然后招贤纳士,吸引最优秀的、并且认可我们的文化、平台、产品线和理念的顶尖人才加入。


我们的目标是打造最好的(best in class)人才发展平台,员工加入武田亚洲开发中心之后,我们鼓励员工最大化地发挥自身价值,并竭力为员工提供最好的职业发展机会。武田全球研发倡导包容、多元、平等(IDE, Inclusion, Diversity, & Equity)的文化,营造开放、协作的工作环境,使每位员工都能做出贡献、有所成长并实现价值。给予和获得是相辅相成的,员工的成长和贡献一定要结合起来,才能够把我们的组织打造成最好的人才发展平台。只有拥有这样出色的有国际视野的顶尖人才,我们才可能成为一个顶级团队,真正助力中国走到国际的舞台上。



文章关键字:王璘,武田
13845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戴佳凌 个人用户

不吃鱼,中意Arsenal和Daft Punk,主业聊天,副业写作,做过电子乐,朋友都叫我DJ,但是不会打碟。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dai.jialing@pharmadj.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