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危机 | 微小说
梁贵柏·2020-04-30
老梁说药
小小的新冠病毒,搅乱2020年的开局,也扰乱了贵柏本期小说创作的思路,小说中的主人公季川原本要凯旋而归,但因蝗虫病毒侵入计算机系统令升空计划不得不再一次被暂缓。

编者按:

老梁是个会讲故事的科学家,也是一位逻辑缜密但想象力丰富的写作者,喜欢用自己的方式描述已有的科学现象和现实。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在他的笔下,都会有一篇科幻微小说诞生,此前已和远行者在研发客相继发表了《前夜》、《追梦》、《升空》和《希望》四部曲,这些故事生动、奇幻、诙谐,又能瞥见真实世界的影子,与专业类的写作相呼应,为读者呈现的是另一面同样精彩的老梁。小小的新冠病毒,搅乱2020年的开局,也扰乱了贵柏本期小说创作的思路,小说中的主人公季川原本要凯旋而归,但因蝗虫病毒侵入计算机系统令升空计划不得不再一次被暂缓。说到病毒,小说中发生的许多场景都与这次新冠疫情似曾相识,最后,唯有爱和携手合作才能克服一个又一个的麻烦。让我们一睹为快吧。祝全球疫情早日结束,读者朋友们五一假期愉快!

撰文 | 梁贵柏


引子


半夜子时刚过,季川的智能腕表突然振动了起来。


他揉了揉眼睛,抬起手腕一看,是火星基地连线,一丝不祥从脑海中掠过:这么晚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他用右手的食指在表盘上识别了指纹,幽幽的蓝光亮起,在卧室的黑暗中出现了一个小巧的3D半身影像,季川还记得这是那个在火星基地负责收集和整理数据的年轻人。


“季总,”他的话音有点急促,“火星基地的电脑系统出现了病毒,面临全面停机的风险!”


疫情


“你等一下。”季川及时打断火星青年,回头看了一眼旁边已经被吵醒的夫人,起身披上睡袍,轻手轻脚地出了卧室,来到了书房套间里,随手把门轻轻地关上。


书房不大,3面都是书架,只有左手边的整面墙幕显示着森林的景象:一条曲径的尽头有一个小木屋,窗口里透出黄色的灯光。这是书房的夜灯,很静谧。照明系统探测到了季川的响动,远处的小木屋被渐渐拉近,直至进入小木屋里,被定格成一面烧着壁炉的火墙。火焰十分逼真,形成了暖色调的氛围。


季川在高背椅上坐下来,揉揉眼睛,适应了一下光亮。然后抬起左腕,轻轻地发出指令:


“切换视频通话。”


刚才那个标识性的3D半身像消失了,天花板4个角上的全息投影仪在季川书桌的对面打出了一个实时的3D影像。只见火星青年穿着基地的制服,正在中心计算机房的一个办公桌边,不远处的工作台上还有3、5个年轻的工作人员正在看着不停滚动的大屏幕,向各自面前的半球形控制器发出指令……


“不好意思季总,把您吵醒了。”这时火星青年也看到了季川穿睡袍的实时影像,有点尴尬地笑着说。


“快说,什么情况?哪来的病毒?怎么会进入系统的?……”季川没时间闲聊,单刀直入、连炮珠地发问。


“季总,是这样的,”火星青年的神情也立刻严肃起来,“3天前[注:火星天比地球天长0.62地球小时,所以基本同步。],值班的小王告诉我接受大气数据的处理器出现了异常,可能是被病毒感染了。他问我YQ3562的信息收发有没有问题,我说没有。”


“什么?3天前?已经3天了?”季川立刻紧张起来,语气也变得急促。“是的,已经3天了。”火星青年不敢怠慢,一五一十地解释道:“小王在第一时间就向基站报告了,基站的反馈是:继续观察,我们会派专家来了解情况的。第2天,专家组来了……”


“第2天?第2天才来?”火星青年还没说完,季川身子前倾,已经有点按捺不住了。


“是的。专家组的结论是基站的主机已经被一种新型的蝗虫病毒感染了,情况很严重。”


听到这里,季川双手抱头,十指插入头发,攥紧了,低头沉默了片刻,然后轻轻地吐出一口长气,抬起头,平静地问道:“火星基站下一步决定怎么做?”


“他们正在开会讨论,还没有决定。我自己觉得停机恐怕是不可避免了,所以只好吵醒你了。”


“停机?”


季川又慢慢地向后仰靠到椅背上,像是自言自语得说……


停机


从2040年起,90%以上计算机的处理器都已经使用新型的常温超导材料,只有少数超大型计算机的中央处理器,因为散热量实在太大,常规的冷却装置无法长期维持它们的超导状态,所以仍旧使用液氦冷却的超导材料,火星基站的主机就是这样一台液氦冷却的超大型计算机中央处理器。


我们知道,绝对零度(0K)是零下273摄氏度,液氦(He)的温度是零下269摄氏度,只有4K,非常接近绝对零度。但是用液氦长时间维持4K的超低温不但技术难度大,而且也非常昂贵。氮气(N2)则是空气中大量存在的,其大规模液化技术老早就非常成熟了,所以液氮的供应和成本都不是问题。但是液氮的温度只有零下200摄氏度(73K)左右,不能直接用于中央处理器的冷却,所以低温超导工程师先把中央处理器放置于封闭的液氦冷却井中,然后再把整个液氦冷却井以及相关设备放置于大体积的液氮冷却井中,形成“双套冷却井”。通过73K的液氮大量挥发所带走的热量来维持全封闭的内核液氦冷却井的4K超低温。这样一来,液氦可以内部循环,正常运行时没有挥发损失,只要定时补充很廉价的液氮就可以了。


停机意味着主机处理器电源将被切断,运行淬灭,处理器上升至室温,失去超导。清除病毒后再要重新开机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至少也要十天半个月。


季川不是计算机专家,但是他很清楚火星基站停摆对他的YQ3562项目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还在沉思,火星青年先说话了:“季总,YQ3562项目的处理器目前还没有出现异常。按操作规程应该是明天自动备份数据的,但是前天我听了小王的情况之后,马上就手动做了两个备份到线下的存储器。如果您觉得有必要,我可以两台线下的存储器轮流使用,每12个小时做一个备份。”


“很好。”季川肯定了火星青年的主动性,“这样我们已经收到的数据是安全的。但是YQ3562项目的探测还没有结束,还有大量的关键数据会传到火星站。你能保证新的数据不受影响吗?”


“新的数据?”火星青年有点犹豫,“如果主机关了,我们就收不到新的数据了。”


“绝对不行!这些数据对我们非常关键,绝对不能丢失!”季川的语气很坚决,但他并不知道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


他想了想:“首先要保证已经下载数据的绝对安全,那个存储器不要再连线了。找一台新的继续收集数据,直到基站主机停止工作那一刻。”


“好的,季总。”


“有新的消息立刻连线我。我要去叫醒数据组的人了。”


“好的,季总。”火星青年点了一下头,蓝色的3D影像化成一缕青烟,消失在季川书房的“火墙”里。


病毒


十五分钟后,季川换好便装,拿了一瓶矿泉水回到书房里,他跟数据组的视频会议开始了。


他书桌对面的3D半身影像显示的这位老人就是数据组负责人,他已经穿上了他标志性的长衫,手里也握着一瓶矿泉水。他的两边各有3个年轻人的3D半身影像,季川认得他们,都是数据组的技术人员,他们着装都很随便,大多睡眼惺忪,有两个还在打哈欠。……


“你们谁能解释一下蝗虫病毒是怎么回事吗?”季川喝了一小口水。


“‘蝗虫病毒是蠕虫病毒的升级版,特点是传播的速度快,感染面积很大,”长衫老者左手边的一个年轻人抢着回答,“一旦出现,就像蝗灾一样,由此得名。”


 “17年前在火星基站就发生过一次大面积感染。”长衫老者补充道,“还好当时主机没有发现病毒,及时切断了外周处理器的连线,损失不算很大,躲过了一劫。”


“那这次为什么不行了?”


“应该是外周的连线没有及时切断吧。具体要等解析了‘蝗虫’的代码才会清楚,听上去这个新‘蝗虫’的传播速度又快了许多。”长衫老者右手边的另一个年轻人回答,


“没有杀虫和防毒的特效软件吗?”季川问。


“这也要等解析了代码才能开发,需要一定的时间。……”


长衫老者进一步补充道:“季总,到目前为止,已知的‘蝗虫’病毒只入侵处理器,不会感染存储器,所以我们已经收到的数据应该是安全的,开完会我就让火星站把现有的数据发回来。”


“数据虽然不带病毒,但必须通过处理器传送,有可能把病毒带到我们这里的系统里来的。”一个年轻人提醒。


“不用担心,火星站的主机都要停了,用什么传送?”另一个年轻人有点丧气。


“对呀,主机停了,火星站如何跟我们保持联系呢?”季川不解地问。


“有过上次的‘蝗灾’之后,火星站又安装了一套通讯处理器,所以现在有两套紧急备用的通讯处理器,平时是不连线的。我想他们一定会启动备用处理器的。”长衫老者答道。


“噢?”季川突然想到了什么,“这么说停机之后火星站还是可以收发数据的?”


“是的。”长衫老者立刻明白了季川的想法,有点兴奋地继续说,“我们马上跟火星站联系,修改一下YQ3562的数据收发程序,从通讯处理器直接转入存储器,不经过主机。这样他们一停机,我们就通过备用的通讯处理器接收数据,希望能无缝衔接。”


他扭头向两边看看:“年轻人,看来今晚大家是不能再回去睡觉了,怎么样啊?”


“还能怎么样?”最边上的一个无奈地摇摇头,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您老一定要保证咖啡啊。”


“没问题,这个我来保证。你们要蓝山、还是苏门答腊?要不夏威夷的可那吧?”没等长衫老者回答,季川已经抢了过去,“你们赶紧去做,有进展及时告诉我。接下来我要跟火星站的大佬们开会了。”


今夜无眠


跟火星基站的执行团队开完会,差不多凌晨4点了。季川立刻连线了数据组,他们个个都忙得不亦乐乎。


“火星站7点准时启动停机程序,你们还有3个小时,来得及吗?”


“没问题。”长衫老者很肯定地回答,“另外我们已经停止YQ3562的处理器接收指令,只发不收,可以保证YQ3562不被入侵,你放心了吧。”


“谢谢,这本来是我想好的下一个问题。”季川放心了。


“季总,咖啡很棒啊,这么香,是转基因的吧?”一个小伙子从旁边插进来,笑嘻嘻地说。


“快回去干活吧!”却被长衫老者打断了。


“O啦!”……


终于下线了,季川从高背椅里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双肩,拿起还没喝完的矿泉水喝了一小口,然后轻声说道,“打开窗帘。”转身向左边的“火墙”走去。


书房左边墙幕的顶端,一个蓝色的指示灯闪了三下,原来显示着火墙影像的玻璃墙幕渐渐地变得透明起来。


窗外的夜空里,月亮已经下山了,只有星星还在闪烁。


季川仰起头,望着星空,试图把刚才这3个多小时里发生的事情从脑子里清出去,让自己安静一会。于是,他喝了一口水,轻轻地哼唱起来:


今夜的,今夜的星辰依然闪烁

像夜神,点燃了爱的火

想得到,偏又怕失去

那份爱,深埋在心窝

……



2020年4月美国新泽西



梁贵柏博士


贵柏曾在默沙东新药研究院工作多年,潜心钻研药物化学,颇有建树。几年前回国加入药明康德,从事业务开发、项目管理和驻美运营。梁博士是《新药的故事》一书的作者。他以长期的积累、独特的视角和生动的文字,通过《老梁说药》栏目讲述新药研发“背后的故事”,令人耳目一新,脑洞大开。梁贵柏博士目前是偕怡制药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欢迎读者通过邮箱gbliang55@hotmail.com与梁博士联系。



责编 | 胡小洁



文章关键字:梁贵柏,危机
671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梁贵柏 个人用户

梁贵柏博士从事新药研发工作二十余年,经历了许多次失败,也有享受到了成功的喜悦。梁博士是药物化学专家,在先导化合物的发现、设计、和优化,以及临床候选药物推荐等领域都做出过重要的贡献,先后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与发明专利。梁博士长期致力于中美医药界的交流与合作,近年来开始以中文发表医药与健康方面的文章,并在2014年出版了《新药研发的故事》一书,为推动中国医药健康事业的发展作出贡献。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gbliang55@hotmail.com

公司名称

实宪生物医药咨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