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规避跨境交易的隐雷 | CHIC会议实录
会议助手·2018-04-02
会议
会使用什么样的标准来决定这是我想要的交易而不是其他的交易,净值调查的过程是怎么做的?如何去定位自己来赢得这些交易?


主持人:黄嘉,合伙人,威尔逊.桑西尼.古奇.罗莎迪律师事务所

    

    主持人:欢迎大家回来!我们开始下一节的会议,关于如何规避跨境交易的隐雷。每年都有这个话题,不得不说现在看到的跨境交易的数量和它的规模真的是史上最快,史上最迅速的。我们每天都看到有着各种各样的跨境交易。今天我们汇聚了跨境交易方面非常顶尖的一些专家。我们将会请这些嘉宾来跟我们谈谈。首先是马妍,还有程立飞,还有王翀,是来自再鼎医药的,也会听一听他们是怎么做的,坐在他边上的是梅建明博士,是德琪医药的首席执行官。这里既有规模比较小一点的企业,也有比较大的,而且是本土的企业,还有来自于制药的,也有来自于医疗器械行业的。

    首先来启动我们的讨论。能不能请跟我们描述一下过去三年跨境交易领域的趋势以及你们对未来的展望。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自己参加很多的大宗跨境交易,首先我先来谈谈我的观点,跨境交易领域已经变得越来越具竞争力,更加复杂,更加专业化了。首先想从这边开始。

    

    梅建明:谢谢黄嘉,谢谢会议主办方的邀请。德琪医药是一个比较新的企业,其实我还在和Siber在聊天。一年前,我还在新基(音)工作,其实我是3月31号离开新基,建立德琪的。我也有来自于新基公司的好朋友和同事,今天也坐在会场。他们也给了我们很多支持,使得德琪医药能够成立。之前在我们的全球团队当中,我们也有机会能够和中国国际战略的制定方面,进行合作。我们也开发了相应的战略。这是我们对于德琪医药科技的介绍。

    再说到跨境交易,我想,黄嘉已经分享了她的答案,过去三到五年时间里,我们看到了复杂性的增加,不仅是在交易结构上,还在于技术或者产品上,以及我们的评价过程都更加复杂。另外也有了新的产品,还有新的并购,要求我们要更好地了解技术研究,而且还有临床和商业领域,也是在不断发展。黄嘉也讲到了竞争力,像我左边的王翀就是来自再鼎医药。希望在中国注册快速地进入中国市场。这个方面上,我们有相似点,同时也有不同点,因为我们之前,我在临床开发的职责,包括在全球以及在中国,我们有和新基公司有紧密的合作。我们看到现在竞争力在加强,以及在过去几年的交易复杂程度在加深。我先讲到这里,请其他几位嘉宾来发言。

    

    王翀:谢谢黄嘉,谢谢组织方给我这个机会来发言。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在交易的类型上过去到现在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比如说再鼎医药大概是在四年前建立的,我们四年前很多的交易都是有关于市场准入,将产品引入到中国的市场,将我们的合作伙伴带如到中国越快越好,通过本土化的企业来实现。现在有很多企业来到中国是因为在这里有充分的资金,他们认为这个市场在快速地增长。而且也转向于创新驱动,也在进行改革一些开放路径。过去三四年是没有开放的,现在已经开放了。中国的研究可以在全球研究之外更早地进行。我们也参与到全球的临床实验,也可以有助于中国开发的进行。这就是有关于市场准入可以更好地建立我们的目标群体,更好地将产品推入到全球市场。当然在中国患者基础数量更大一些。

    一方面我们做药物发现,另外一方面我们也是非常重视合作的。所有现在的产品作为一个高科技的公司,也是在做许可。我们也通过各种各样的交易来支持这种许可。我就先讲到这儿。

    

    程立飞:我加入了美敦力大概是在六年前。之所以这样,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美敦力它可能在制药方面比其他公司领先三到五年。当我看到发展中国的交易,大概有两到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可以叫做本土化,这是五年前的一个话题。比如说有一个成熟的产品希望进入到更广泛的市场,因为当地的企业更有优势,通过战略合资企业来进行本土化。这是第一个阶段。这就是更好地进入到中国市场。

    第二阶段就是创新,像再鼎医药也有这样的跨境交易,无论是将创新更快地进入到中国还是将中国的资本带入国际,都可以更快地进入市场。在不同地区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未来会叫全球化。你可以看到在不同国家之间的团队合作。现在创造仍然在不断地发生,从零到一,肯定不是中国的优势。但是中国的工厂人员是很擅长于生产制造,未来有更多的创新在中国落地。过去更多企业是在中国做初创企业,未来可能更多初创企业在中国建立起来,将创新的产品带到国外。不同国家的界限越来越模糊。我把它叫做国际化的加速。

    

    马妍:我在先声药业有了十年的时间,它比德琪稍微老一点,我们可能是最早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制药企业,可能也是最早地做跨境交易的制药企业,大概是在2006年。全球创新是我们的核心战略,我们也相信这个战略的执行将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竞争力。目前这个战略对我们来说还是很成功的。我们实际上在这个领域已经有了成熟的经验,我也想讲一讲在这个领域的一些经历。首先最强烈的一个真实感受就是现在做国际交易越来越难和五年前相比。因为有了信息的对称,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到这个领域,他们都有强大的需求,也更深入,使得这个价格成本越来越高。

    第二点,我们发现创新的合作商业模式非常地关键。七年前做跨境交易的时候,我们将我们的研发,关注在全球标准上,再获得中国的许可,在那个时候创立了这样的战略。现在很多企业都在做这样的交易,比如说提升他们的生产能力,开发更多的产品。他们的产品越来越成熟。

    第三点,我想本土的买家也越来越有雄心。我们的管理团队多数来讲都是本土化。但是他们越来越有国际视角,包括我们的创始人和主席。实际上现在有越来越多这方面的国际人才,我们的竞争对手也是这样。如果不具备更大的竞争力,也会面临更大的挑战。五年前,我们想要有最好的最顶级的产品在中国,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聚焦在国际市场上。我们在寻找全球的最顶级的产品和交易,这也是得到了监管体系改革的鼓舞,让我们能够接受更高的风险。比如说我们也希望合作能给我们在未来带来更好的前景,希望这个趋势应该进行下去。

    

    主持人:非常感谢大家的分享。当然我听到了更多的有关于竞争力、复杂性的讨论。你们也都在寻求新的交易,是不是可以从你们的交易或者从你们企业的角度讲讲,你们会使用什么样的标准来决定这是我想要的交易而不是其他的交易。

    

    梅建明:当然,坐在桌边的优势就是总能首先发言。我回答黄嘉提的问题之前,我首先想讲一下竞争力的问题。我们用这样的视角来看一下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有14亿人口。我们有多少创新型的生物技术企业呢?可能一只手就能数过来,有先声有再鼎,相比经济体量以及人口的数量,尤其是老龄化的人口数量,这只是一个开始。而中国我想说下一个我们行业的前沿就是中国有一个自给自足的市场。美国是一个,欧洲也是一个,日本的市场在缩小。我们也有一个强大的技术基础,有更多的化学人员、生物人员,每一年毕业生越来越多。这只是一个基础。我想十年前提到的竞争力,现在又提到竞争力。十年以后将会是真正的竞争力。这是我们需要摆正的态度。

    再说到如何去寻求一个交易。我觉得非常有意思,这个交易通常跟风险是有关的。你要去能够缓解风险,实际上我们的跨国交易风险更大,而且对于生物科技,需要很长周期很多人力很多资金还有很多患者需要10-14年的时间,可能需要10亿到更多的资金。我也和多个企业合作过,我的公司之前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究竟什么是你的战略,如何看待你自己?未来未来的三年到五年,包括短期中期,战略是非常关键的。然后就是价值创造,尤其对我们来说,我们是不是能够创造附加的价值给我们的合作伙伴以及给我们自己的企业给我们的投资人还有给我们的患者。

    另外一点,投资组合,我想企业获得许可,有一些可能是很有前景的。但是如果不能够纳入到你的整个产品组合或者战略组合或者商业组合当中。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运行的可行性。所有的交易都变得越来越贵了,所以隐雷这个词就意味着某一天就会爆炸,像是一个不定时炸弹。它会搞得你损失惨重。所有的交易成本都非常高。唯一的区别就是好的交易能够让你获得比较好的收益,而糟糕的交易会让你失败,让你竹篮打水一场空,让你损失惨重。当然不是所有的交易都是同样的,有着同样的重量。我们非常强调战略的吻合性还有业务上面的可行性。你必须有这些能力,有这些资源来转化成你想要的成果。所以我觉得这是我很想跟大家分享的高屋建瓴式的观点。

    

    王翀:我非常同意刚才梅博士讲的这些观点。对于我们来说,做研究很重要,我们希望研究总是有一个产出的。你要把这个产品进行商业化地运作,这在中国非常地关键。以前,我们在美国拿到了一些产品的上市许可,但是这些产品可能在中国不太好卖,因为涉及到医保报销目录的问题。另外在中国,很多的癌症在美国的流行病学情况不一样。比如说像现在的肺癌可能是一个细分市场,但是,这里面也会有一些陷阱有一些隐雷。对我们来说,文化、价值观还有团队内部的凝聚力、向心力让我感觉像一桩婚姻一样,要门当户对。现在有很多婚姻并不是那么成功,要有天作之合,事前要相互了解,不断地了解对方的技术,他们的理念。在这个过程当中,能够去了解对方情感方面的东西,心理方面的东西,来判断双方是不是能够很好地合作。

    

    主持人:我觉得王翀讲得非常好,我们需要全球的临床研究以及全球的价值分享。所以在这里关键的不仅仅是价格和市场。接下来我们想转向程立飞和马妍。我们可以看到,这些重点也是并不相同的。

    

    程立飞:有的是科学驱动的,有的是工程驱动的,并不相同。总的来讲,我们非常关心的是市场需不需要这样的产品,也就是产品和市场的匹配度。有的时候可能只有这个需求,但是却没有相应的产品,有的时候情况相反。所以,我们需要找到拥有这个技术的企业。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有的时候这个产品虽然进入中国了,或者这个产品本来就是本土的,并不意味着你就成功了,有可能国外进来一个产品一下子把你的份额抢空了。很重要的就是团队的力量。

    另外一个,我们要加快产品转化的进程。因为很多时候,这是一个时间的问题。我们知道做临床研究获得上市的审批,这里面都需要时间。我们希望帮助企业能够尽快地实现产品的商业化。

    

    马妍:接着刚才各位的观点,讲得非常好。我觉得其实大家的观点非常相似。我想从一个不同的视角来跟大家进行分享。作为一个本土的企业,首先是要看的是在本土市场上是否有潜力,我们做的生物类似产品。首先从临床和市场的角度来讲,有没有这样的需求,要不要获得这样的一些可负担得起的产品。像安静的项目,和我们的治疗领域高度契合。首先要识别出在中国市场上的价值,这是第一步。第二步,我们感觉在这个领域要去比较一下哪个机会对我们公司来说是最好的。在安静的管线产品当中,想找到这些很有潜力的市场。在现在监管方面所批准的七个抗体当中,我们安静有两个,最重要的是我们是不是有互补的能力实现产品的转化。很多机会看上去是很诱人的,但是我们没有足够的信心把这些产品或者我技术转化成为真正的价值。所以补充的能力对我们选择合作伙伴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假如现在已经选了一个交易,请问一下净值调查的过程是怎么做的?你们是怎么来开展净值调查的?对于本土的企业来说,你们会怎么做这样的净值调查。几年前可能完全是CEO的决定,根据他自己的判断。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呢?

    

    马妍:我想净值调查的过程还是一样的。业务还有科学的DD,我想特别提的是知识产权的净值调查已经越来越重要了,以前不是特别关注这一块。因为现在我们做了很多的跨国交易,而且很多是做生物制品的。这里面涉及到全球的知识产权问题。最后我们发现知识产权的成本,有时候要求的价格比交易的价格还要高。另外一个,还有一个不同的从本土企业的视角来看,和跨国企业不同的是,我们会看到本土企业在它们的岗位职责说明书中不会涉及到做净值调查当中科学DD的部分。有的时候,它是指定专人来做这样的净值调查。

    

    程立飞:这是海外企业和本土企业不同的地方。我自己刚开始做BD的时候,就在试图了解,在生物产业里面,净值调查是怎么做的。现在算是有所了解。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过程当中,总是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风险,总是有不确定性。你需要去验证,拿出证据来说明。这个需要花时间,需要花精力。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很多医疗器械和医疗产品的交易,还是有一些失败的教训的。可以去学习一下。

    

    主持人:也就是说在DD过程的时候是可以想办法去避免这些陷阱的。

    

    王翀:是的,像我们企业在做这样的交易的时候,无论是从企业的角度还是从CMO的角度,我们会非常地仔细。因为我们做的产品很多是和肿瘤和免疫相关的。我们有一个非常严谨的净值调查的过程。虽然不会派出80个人的净值调查去对方那里,但是我们很幸运,我们的高管团队里面有一些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都有着非常好的关系网。有一些交易的标的物不是很了解,但是我们能够很快地找到相关的专业人士从中立的从外来人的视角上面给我们很客观地介绍产品和技术。

    

    梅建明:刚才听了程立飞和马妍说得都非常好,有一个共同点,大家可能也看到了。有一个关键词就是数据或者资料。净值调查其实就是关于数据关于资料的,对一个生物制药企业来说,最核心的就是关于数据,我们做的就是数据业务,在做临床研究的时候,我们收集数据。我们向监管部门提交申请的时候,我们提交了上千页的数据。这里涉及到数据的真实性、可靠性、可复制性、可重复性和内部的一致性。我们看到有各种各样大量的数据,做知识产权做任何的许可交易的时候,这一点很关键。对于临床数据来说,真实性、可靠性、可重复性还有内部的持续一贯性都是我们所关注的。另外我们还关注到API的生产厂商还是一个成品的制造商等等。这些理化的性质特点或者说这些数据都是我们非常关心的。

    虽然我们做的是不同的专业,不同的领域、产品,但是最核心的一点就是数据。我想最近这一轮的监管政策的改革和改进,把这样的监管措施称为七月的严苛的措施。其实都是数据的真实性,如果牢记这一点,净值调查就会成为一个可以帮助我们去提前判别风险的一个做法。它应该是以科学为驱动的,而且需要技术力量,在某种程度上,你还需要去当医学侦探这样的工作。

    

    主持人:是啊。谁做得最好,谁能够把这些看似零散的数据联系到一起,谁就会成功。我知道您曾经在新基工作过,新基收购了很多的企业,能不能请您跟我们分享一下新基是怎么做净值调查的?

    

    梅建明:你可能会有一点惊讶。我的同事奥立弗也坐在这里,实际上新基的BD团队还比较小,确实很少人。跟企业的规模相比,跟市值相比,它曾经有超过一千亿的市值,但是人员数量上比较少及大概只有八千人左右。所以,他们有一个非常精简的非常高效的流程。为了要能够实现这个高效,必须要关注它的数据包的关键点,究竟哪些是最关键的要素,使得你的交易可以成功或者不能成功。换句话说,它是一个数据的业务,但是数据也是你最容易丢失的。可能设计了几百个甚至几千种文件,你从何开始呢?要求你要有一定的经验。我和我的同事开玩笑,像我这样年纪的人,我可能在IT领域不太受欢迎,但是在医疗领域,我们需要有不同的经验。所以,经验还是挺关键的。你会看到IT一般可能是以年轻人为主。对于制药,我想多年的经验仍然是很重要的。很难在一次短暂的对话当中来总结。但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你要找到专业的人才,建立你的团队,而且是相互互补的团队成员。

    

    主持人:是的,非常同意你的观点。经常我们做无论是IP还是企业方的净值调查,有的时候给我们去讲故事,通常这个过程会发现一些关键点。我们做净值调查也是希望一开始就能够找到问题。我想在我们真正进行净值调查之前,我们没有看数据库可能也能感知到50%、60%的问题,甚至还没有真正地去关注它具体的信息。通过打个电话去问一些问题,就会带来更多的问题。究竟是如何考虑的,结果是怎样的,临床包是怎样的,你的CRO是怎样的。通过讲这样的故事,我想真正经验还是非常关键的。你要知道你下一个压力点是在哪儿。

    我们现在讲到了我们的环境越来越复杂,竞争越来越大,也看到了国内的制药企业也涉足了许可的药物。有一些海归也是这样。你如何来去定位自己?来赢得这些交易呢?

    

    梅建明:回到刚才讲到的第二个重点,就是创造价值。每一个人都希望能够有资产的附加价值。这当然是很关键的,对于你的合作伙伴和潜在合作伙伴而言。你要能够提交一个从临床开发以及商业角度很有说服力的,你能给大家带来什么。所以,你的价值定位就是,你去赢得一个交易很重要的一点。我之前讲了许可协议成本很高,非常贵。但是,实现你的支出的价值,这是一点。包括有可见的价值和不可见的价值。当然许可人希望看到有更高的价值,更有吸引力的节点,更高的收益,还有许可费。但是只有你说服了你的合作伙伴你才能够获得这些。第一点,你必须要展示你自己是可以带来价值的,不单纯地是资金。我知道在中国有很多资金,这也好。我们很珍惜这一点。但是你要审慎地去使用资金,我们不会永远有这么多资金。中国现在相对来说对于全球生物科技生态还是一个新人,我们有一定的运气,但是运气不会永远存在。当投资者以及企业经历了一些重大失败之后,这也并不是很少见。在美国在欧洲都有。我们现在还没有经历过,当我们尝到了真正的风险,可能就会改变我们的思维。

    换句话讲,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非常独特的时间,非常幸运的时点。要充分利用它,利用你已有的资源,更好地发展中国的生态系统。而不简单地是说你有资金。当然资金很有用,但是关键点是,你要能够创造价值,基于你已有的资源创造价值,包括资本,也就是投资收益,也包括你的资产价值。

    

    王翀:我想首先这个市场是很大的,也在发展壮大,会有很多很多新生的力量。当我们寻求一个交易的时候,我们也要说服我们的合作伙伴。实际上,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信任。我们如何建立信任?如何让其他相关方信任我们?有很多的途径,实际上也有一些陷阱。现在竞争更大了有更多的参与者,尤其是许可模式,对于真的好的资产,真的想要的资产,我们需要能够说服我们的合作伙伴,说服那些许可持有人,支持我们。信任需要多年时间,像我们的高管团队,我们再鼎也算是一个领军的企业,过去的经验来自过去企业的积累。过去17年当中,我们不断地建立关系,建立生态和监管机构。信任不会一夜之间产生,需要很长时间地建立。建立再鼎医药是和很多BMS以及其他的零件公司建立了良好的紧密的关系。因为在中国一切都在瞬息万变,创新不断涌现。但是有很多还是不变的,你找到一个信任的合作伙伴并不是容易的。

    

    主持人:他们都讲到了,不仅仅是资金,不仅仅是价格还有信任还有其他的要素,都是获得成功交易的重要因素。立飞、马妍你们也都做了很多成功的交易。你们的优势是什么?

    

    马妍:我想如何去定位先声药业。这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的主席,我们的管理层一直都在关注这个问题。首先就是能力,因为我们的商业团队给我们带来了过去四年超过30%的收益,对于希望找到强大的本地的商业合作伙伴的企业,我们就很有优势。而且我们的开发团队也很强大。他们有多年的海外工作的经验,他们也给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本地开发产生了巨大的信息。

    我还想指出战略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让合作伙伴选择我们。你可以看到企业希望看到他们的项目取得最终的市场成功,而不仅仅是早期的成功。所以他们会关注本地的合作伙伴是不是对它的产品感兴趣。他们的需求究竟是短期的还是长期的。很显然先声药业在很多年以来,在跨境交易当中积累了很多成功的经验,我们是非常认真的。这也是企业增长的重要传略。我们成为一个值得信任的合作伙伴。另外一方面,文化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来实现成功的合作执行。我们和很多跨国企业,包括高技术企业还有学术机构合作。不仅是在工作层面我们团队都有相关的背景、知识、经验,同时我们的高管包括股东和企业有共同的文化。所以他们很开放。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当他们要和我们的合作伙伴进行面对面地对话,我们的合作伙伴很快就会认可我们企业的思维,并不简单的是本土的。文化也是另外重要的一点。

    

    程立飞:对于美敦力,我们很关键的一点,我们本身最近也成为了生物科技非常重要的领军企业。我们也更好地了解了如何进行产品的商业化。现在,这些创业公司不仅需要资金还需要各种各样的资源,让它们实现下一个节点。我们要有资本加强创新,我们需要有长期的战略视角,通常我们希望能够创造一个长期的价值而不是一个短期的一次性的交易。我们可以一次性收购一个企业,但是长期的发展也是更重要的。对我来讲,谈判的不仅是价格,还有如何实现长期的可持续的价值创造。

    

    主持人:我想我不断地听到,不仅是价格,不仅是金钱,还有文化还有其他的领域。接下来想问一下我们的观众,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在座的几位嘉宾经验都非常丰富。有没有提给他们的问题?


    提问:(翻译听不到)


    主持人:我们刚才这个问题可能没有听到,想请嘉宾来评论一下即将发生的中美的贸易战。它将会如何影响我们产业的发展。先给大家一些背景的介绍。大家知道前几天特朗普政府宣布,他们将会对于中国企业去美国的投资进行限制。当然,这里面包括了高技术行业,而且这可能会影响到像制药和生物技术行业。大家有这么一个问题。


    梅建明: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两个感觉。我觉得我们现在还不会面对一个全面开战的局面,现在更多是一个争吵。我倒是告诉我的朋友现在正是投资的时候。如果你看一下中美之间的争议,当然是中国的贸易顺差和美国所面临的贸易逆差。另外一点就是知识产权在贸易顺差方面,我们没能力去评论。但是来看一下制药行业的话,其实美国是需要这样的贸易顺差的。另外像空间技术、武器还有农产品方面,但是在制药产品方面,药品方面美国是一个绝对的出口国。我想谁都不会愿意淡掉这个会下蛋的鹅。我想比较突出的是知识产权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够更好地了解更好地保护知识产权的话,中美是可以共同发展的,知识产权问题已经存在世界上十几年了,中国也在逐渐加大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知识产权是一个比较新的概念,以前小时候从来没有听说过知识产权,从来不知道有专利这样的事。这也就是过去二三十年的事。中国已经认识到了知识产权的重要性,而且知识产权方面蕴含着重要性。现在中国的知识产权力量仅次于美国,也得方面可能过我几年还会超过美国,这也是符合中国的利益的。中国会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

    知识产权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要认识到侵犯知识产权就相当于盗窃。另外我们还要推进产品的管限。这个问题以前人们常常会指责中国。在我看来,这些创新人员也是要有一定责任的。当我在一个跨国药企工作的时候,我们会有一个发明创造,不会把中国当做重要的市场。换句话来说,我们对某个技术有专利,但是在中国不投资,没有把它转化为具体的产品。也许有一天有那么一个中国企业正在模仿,或者说偷了我们的知识产权,你要问问自己,你们之前干吗去了。当你看到在市场上已经有一个类似的产品而且是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中国企业生产的话,你应该想的是你为什么不从第一天不从最初就去申请专利呢?我觉得这个问题像德琪医药还有像先声药业,这是我们作为企业是可以发挥积极作用的。

    当我们在谈一个可能的交易的时候,要对知识产权进行谈判,进行讨论。我们要和美国或者是欧洲的合作伙伴一起讨论,我们不光是要做一个交易,更重要的是要去保护对方的知识产权。所以我自己是比较乐观的。我觉得还远没有到悲观失望的时候,我觉得我们每天虽然看到很多的新闻报道负面的很多,但总要看到希望所在。

    

    程立飞:我们知道我们所从事的行业和其他的行业并不相同。我们的产品是拯救生命的。我们需要有创新,需要有新药。这需要有投资。最后,信誉度也是很重要的。如果大家都尊重这些原则,能够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其实你会享有非常好的业余发展机会。

    

    主持人:好的,我们会密切关注这个贸易战的走向。看看中美两国政府会怎么去应对。也许对于本土的研发基金来说,会有一些艰难。其实无论是对于特朗普政府还是对于中国来说,这里面涉及到外汇的问题,现在有很多的交易被搁置被暂停了,就是因为外汇的问题。而且现在如果中国企业也不被允许去投资于美国的医药产业的话,其实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我们会密切地关注未来的走向。我想到最后大家就会非常地清楚。我我相信现在已经有很多的游说集团正在努力了。对于很多健康基金,我知道你们是非常关心这些实体的架构的。你们会很密切地关注未来的走向,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大家一定会密切关注的。

    感谢我们各位出色的嘉宾。接下来就是下一节。在交易之后,大概再过个几年,资本如何退出,我的同事也是我们的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陈勤仁会主持下一个环节的讨论。



文章关键字:跨境交易
375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
会议助手 企业用户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289981881@qq.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上海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