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小组讨论三:生物技术发展 | CHIC会议实录
会议助手·2018-04-03
会议
你们所代表的企业现在所处的状况,你们有怎样的策略将他们带到下一个阶段?中国的生物技术行业要发展还需要什么?香港上市的要求和变化,这对于你们公司的战略有什么样的影响?


主持人:Will Liu 斯道资本 合伙人


参与嘉宾:

傅勇 亚狮康 CEO

杨大俊 亚盛医药 董事长

吴劲梓 歌礼生物 董事长兼总裁

袁斌 基石药业 发展副总裁

叶常青 智擎生技制药 总经理


Will Liu:大家好,我是Will Liu,我是斯道资本的合伙人,我主要负责技术投资,我非常荣幸和高兴能够和几位非常杰出的嘉宾一起来讨论,我接下来有请嘉宾。时间有限我们马上开始。

    

我们今天要讨论的就是生物技术发展的问题,它可能也涉及了很多方面的内容,我实际上很难想象大概7、8年前,当我们在这里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我仍然记得我第一次参加这个会的时候就是在7、8年前,当时场地只有这里的一半大, 而且也没有坐满,我们和投资人进行了交流,我们讨论这个临床前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感兴趣,但是我们现在发展很快。7年过去了,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个场地比之前大了一倍,我们有来自于企业、来自于行业还有来自于投资界巨大的关注,我接下来有请各位嘉宾介绍一下自己和他们的企业。

    

傅勇:我是亚狮康的CEO,我们关注肿瘤,我们在新加坡也有一些药物正在研发,主要关注在亚洲的各种癌症肿瘤的药品,也包括在美国,我们还有一个药物正在进行二期。

    

杨大俊:我是杨大俊,亚盛医药的董事长,非常高兴来到这里参加小组的讨论。亚盛医药聚焦在全球创新小分子药物,主要在癌症以及乙肝,通过合作伙伴的合作来进行研发。我们在中国进行了创新药的研发,我们非常高兴能够看到来自于投资者还有政府对于我们创新药的支持,可以看到有诸多的参与者,大家都在寻求资金的支持。今天的讨论我们更加关注我们如何可以从中国为全球创新作出贡献。我今天早上之前没有来参会,但是我也听到了一些介绍,我就不多作评论了。我们包括很多生物技术企业来讲,这都是新的机遇,包括对于投资者,对于企业家,我们能够有这样一个退出机制,而且是基于中国和香港的,谢谢。

    

吴劲梓:感谢大会对我的邀请,感谢Will,非常高兴能够由Will主持这个小组,我是歌礼生物科技的董事长兼总裁。歌礼生物有一个正在申请上市的新药,第二个是在接下来几周完成三期,我们也是中国少数几个准备进行药品上市之前商业化的企业之一,我们已经有大概250人,包括销售、市场、流通、研发等等,我们非常高兴可以来到这里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和学习。

    

袁斌:早上好,我是袁斌,基石药业企业发展副总裁。基石是一个处于临床阶段生物技术公司,我们关注肿瘤,我们有四个阶段,我们总的来讲有超过十个资产都是在全球进行研发。在基石之前,我在默克负责临床,之前我也参加了不同有关于市场和商业化的工作,也负责了八个肿瘤品牌的研发过程。

    

叶常青:我是叶常青,是智擎生技制药的总经理,我们的产品在美国、欧洲等37个国家已经获批,我们有胰腺癌等其他疾病的产品,现在已经成为了这些疾病的标准疗法,而且我们还有其他的产品现在正在进行细胞疗法的实验,数据将会在下一个季度发布,我们现在也在持续的给我们的股东提供红利,我们也期待在中国获得更多的合作伙伴,来看看是不是可以进行临床前和一期的合作项目。

    

Will Liu:谢谢,我想讲一讲斯道资本,我来自斯道资本,斯道资本是一个全球投资公司,我们总部在伦敦,北京、上海、香港、东京和孟买都有办事处,我们对于医疗有过去12年非常强劲的投资,我们对于超过100家医疗企业进行了投资,我们在中国也是有很多的投资,投资的100个公司当中30个来自中国,其中有一些大家听过的投资都是我们做的,比如说药明生物,我也参与到之前的几次会议小组讨论当中,我非常高兴能够来到这里。我认识这里的嘉宾很多年了,当时他们的企业都是刚刚初建,但是现在7、8年时间过去了,他们的公司都处于非常独特的阶段,都是一个增长阶段。如果没有这些生物领域的前沿企业,包括在中国、在亚洲,在新加坡、台湾的发展,我们就不会有今天的讨论,我想我们今天的嘉宾都是非常杰出的,他们所代表也是非常优秀的企业,他们有丰富的经验,我接下来想给嘉宾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们所代表的企业现在所处的状况,你们有怎样的策略将他们带到下一个阶段?

    

傅勇:IPO不是终点,它只是一个新的增长阶段的开始,不同投资者会有不同期待。说到企业增长,重要的就是像一个孩子成长一样,我也是一个父亲,我现在有一个十几个月的孩子,就像是一个新生的儿童,他们要求很高,你要给他们玩具,他会扔得到处都是,当他们长大以后,他们成为十几岁的孩子,他们也会有叛逆,他们会有傲骄,可能有一些企业就属于这个类型。经过这个阶段他们就成熟了,成为成人,更加理性更有组织,然后处于中年阶段就有些懒散,就需要有新战略提出,来继续发展。

    

企业也会经历这样的阶段,我们都看到很多的企业他们可能有些在经历早期,中国和亚洲就像我们所说的新生儿,还有年轻人,还没有完全到成年人,当企业到这样的阶段,不同的阶段需求也是不一样,有3点会强调。

 

第一点就是这个企业的过渡,它是由数据来带动的,然后转换为由销售所带动,我想几年前有人指出,对于市值来讲,对于医药企业来讲,他们的销售是很重要的,一期、二期、三期,实际上90%的市值来自于市场。当你在市场销售药品,所有投资人考虑的都是销售,所以这方面有很大需求,有时候他们可能会考虑下一个新药,但是更多是关注在这个药上,你会遇到不同投资者,需要企业有很大的关注。

    

另外一点,我们如何作为一个小企业保住创新的势头。一开始我们感觉自己很创新,然后要召开一个管理层会议,我们要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随着公司的发展这也会发生变化,你需要更好的态势,你如何保障你的创新,所以随着企业不断发展壮大,你创新势头的保持也很重要。

    

最后一点,就是人员。伴随着公司的发展,你所需要的能力也在改变,而管理团队应该具备的能力也要改变。最开始是CEO常常是公司的创始人,但是他可能缺乏能力把一心打造出来的孩子带入成长期,而且可能董事会也要发生变化,这都会给大家带来挑战。我们知道在座的各位可能正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那需要考虑这些挑战。

    

Will Liu:每个公司都有独特的情况,其他嘉宾想不想就这个话题再说一说?

    

吴劲梓:我想再补充一下,我们7、8年前见面的时候,我们当时还是一个小小的企业,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个为数150人的商业团队,在过去七年里面,我们作为生物技术领域的创新者,我们手上有了一些产品,可以和这些跨国制药巨头进行竞争,接下来的挑战就是怎么去在销售方面能够把这个产品带给中国市场甚至带给全球市场。

    

袁斌:我们的企业所处各不相同,我们是做开发的,现在在中国的竞争环境也让我们看到怎么去做临床的设计,当然你要有一个清晰的战略来定位自己,区别于其他的企业,而且这样的战略对于你来说,特别的关键,这样你才能够领先于你的竞争者。

    

叶常青:就像我刚才所说的,我们大概6年前上市的,现在正处于一个拐点,因为我们有一个产品已经在市场上销售了,另一个也希望可以很快上市,我们正在思考如何把企业带入下一个发展阶段。对于我们来说,虽然我们在欧洲有业务,我们有一个附属企业在巴黎,我们还想在世界其他的地方设立我们强有力的办事处和分公司,包括在中国。我觉得生物技术是一个全球性的行业,我们不应该仅仅把它局限在某个地区,对于我们企业的来说,这是我们今后的发展方向。

    

傅勇:我有一个问题,我很好奇在台上这些嘉宾当中,您可能是比较少见的,现在已经有产品在市场销售的企业。我想了解的是,你的投资人会怎么看待你?

    

叶常青:我觉得这要取决于你跟谁在交流,有的投资人看的是通过这个产品能获得多少版税,你会获得多少销量。因为我们是在台湾自己做销售的,所以投资人可能会关注这些数字,对于海外的机构投资人的话,他们比较关心是我们的产品管线,在这里要有一个平衡,谢谢。

    

Will Liu:感谢各位的洞察分享。生物技术行业要蓬勃发展需要在研发资源、政策、基础科学方面的大量支持,所以我想问一个问题,就政府支持的角度来讲,还有生物技术的生态系统来讲,在各位看来,中国的生物技术行业要发展还需要什么?

    

杨大俊:在中国做生物技术开发的话,有一个独特的挑战就是政府的政策,特别是在监管方面。但是我想,我们可以说中国的监管环境在过去两三年里面有了明显的改善,我们都认为2015年是新的监管政策开局之年,而且中国的标准更多的融入世界。我们在座各位都受益于2015年的CFDA和CDE的监管改革,但是这只是情况的一部分,我们都看到监管审批IND是瓶颈,但是我们看到这样的瓶颈在逐渐的去除。现在IND的审批比过去快得多了,比过去要缩短三分之二的时间。但是我们也看到,现在有了遗传办,政府的遗传办,他们给我们增加了6个月甚至更长时间,这是莫名其妙增加的时间。就算你通过了他们的检查到了医院,这个医院里面又有他们自己的政策,所以我想现在这些瓶颈更多的是出现在临床研究,这些PI甚至是患者。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所面对的不仅仅只是一家政府机构,而是整个的生态系统,如果我们把美国和中国的生物技术领域进行比较的话,当然美国的生物技术领域已经发展了30年、40年。像启珂健康投资论坛可能也会成为中国版的健康投资论坛,启珂健康投资论坛非常的有意思,它想做一些中国独特的事情,并不是全盘照搬美国的做法。

    

在我看来,政府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在很多方面都是如此。

    

总得来讲,整体生态环境,生态系统更加的重要,这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包括产品获批之后,它的上市销售是否进入医保等等都值得我们思考。2015年被认为是监管改革的开局之年,而到了2018年我们会看到香港专门针对生物技术领域开了一个口子,也就是说生物技术企业可以赴港上市。我觉得在接下来的两三年里面,我们会看到制药企业和生物技术企业更多的融合与并购。中长期来讲,比如说5到10年之后,也许我们会看到来自于中国的生物技术创新产品得到美国FDA的批准,中国在5到10年以后可以在全球市场上尽显风貌。

    

吴劲梓:我觉得大俊讲得很好,作为一个中国企业我们得到了政府支持,我们很感谢政府的支持。但是从全球竞争角度来讲,我们必须有自己的竞争力,从临床研究的质量,从监管的信誉,以及我们所做的科学研究,都得拿得出东西来,否则的话政府就不再支持我们了。生物医药产品的研发要严格遵循高质量,所以要把自己做好。

    

袁斌:我还想补充一下,现在在中国生物技术行业发展的很迅速,这个有点像美国当年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情况,但是不要忘记中国速度,中国可以把人家要花30年做的事情5年就做完,我觉得中国发展速度要比美国快

    

傅勇:我们刚才听到的大家意见,很多是围绕着监管方面的变化,而且大家讲得也很好。关于未来的转变,未来的这种商业化的转化,伴随着中国市场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这还涉及到可负担性,但是这个和全球的情况还有所不同,如果大家看一下美国的市场情况的话,很多是针对这些非常小众细分的市场领域的疑难杂症或者是基因的分析,基因的疗法。在美国很多的生物医药企业,他们不是去做面向大众的疾病药品和技术的研发,他们更多是关注这些极为尖端的,或者说患者人数很少的一些领域。在中国的话,可能考虑的就是怎么把这些技术以可负担得起的价格带给患者。

    

Will Liu:大家很关心香港上市的要求和变化,这对于你们公司的战略有什么样的影响?

    

吴劲梓:我假设你是先让我回答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好消息,我上周也参加了在香港的峰会,我觉得当时参会的所有人都感到很激动。为什么?因为我们做的就是生物技术的创新,我们需要资金,资金让我们动作更快,让我们能够做更多的临床研究,能获得更多的新药申请批准,能够更快商业化,我相信香港的上市机会会比在纳斯达克更多,我们将有一个全球性的平台去展现我们的产品,我们的技术去吸引投资人。比方说我们都说研发是很昂贵的,但其实一个产品的商业化运作,要比研发的费用高得多。我们做研发可能花一次钱就够了,比方说上市是第一步,但是在上市之后,你要再去筹钱来支持你的研发,支持你的商业化,所以我们有来自于负责医保,负责销售的人,你总是需要钱,需要资本的。如果能在香港上市的话,意味着你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成熟度,而且要在香港上市,那要有良好的团队。我觉得我们会看到在香港上市,将会迎来新一波的热潮。我们看到有些企业8年前就去了纳斯达克,他们现在考虑回来香港上市。

    

杨大俊:我上周参加了香港证交所的生物投资论坛,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消息,对于很多生物技术企业来说多了一个选择。与此同时我们也意识到香港资本市场和美国市场是非常不一样的,尤其是在投资人方面,他们没有那么多的专家,没有那么多的机构投资者,总得对于可能会上市的企业来说影响不太一样,但是这只是一个开端,现在还有很多不可预测性和不可确定性。当然美国在生物科技领域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了,也有很多的起起伏伏,也有人学到了很多经验和教训。但是总得来说,它更成熟、更可预测、更好的进行监管,更是市场驱动。我想与此同时,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我们也会非常关注这个机遇,同时我们也会准备经历各种起伏,很多人包括交易所市场本身也需要交学费,但是我们都将会有收获,总得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但是不要去在第一年或者是第一波上市的企业来评判整个香港市场的成功与否,应该在未来三到五年甚至十年进行评判。届时所有一切都不是问题了,大家都会有更好的机遇。总的来说,在中国、在香港、在全球都是很好的机遇。

    

傅勇:我再补充一下,现在当然情况都在变化,我实际上也认为这是很激动人心的变化,我们看到其他的市场,到目前为止,美国是一个特例。为什么我们认为香港也会成功,而其他的国家市场包括台湾、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他们都没有像美国那么成功,市场主要是零售驱动的,而投资者的挑战,虽然他们可能喜欢这个市场,但是有了临床失败之后他们就会挠头了,他们会要损失了,我们本来以为生物科技公司可以给我们挣钱,但是没有想到它失败了,让我们损失了,所以这会让这个市场冷静下来,而香港市场不太一样,香港有很强大的机构投资基础,如果投资者对生物技术有一定的基础,在我看来他们长期也是保持乐观的态度。IPO不是简单将你估值最大化,可能对于投资来说,是这样,我也希望做CEO做得更长,最重要就是对你企业有一个合理正确的估值,如果你不得到一个现实的估值这是没有意义的,最后你投资者也会不高兴不满意,这样只有你才能进行后续的教育。如果进行过度估值会产生风险,长期来看香港还是很让我们激动的。

    

Will Liu:我想时间很重要,其他的你还有什么想评论的吗?

    

傅勇:在其他小组讨论也提到了,你如何定位你的公司,如何去制定你的战略,在美国或者其他的地方商业化。我们在中国、在美国都有强大的基础,要有更好的合作伙伴,有很多的问题需要考虑。我要说作为一个银行家,作为一个在香港上市还有其他的利益相关方,我觉得这个香港的政策还是挺令人激动的,纳斯达克做了20、30年的时间,这个过程当中有很多经验积累。当你换一个角度来看,看一下你的临床数据,实际上数据是很有帮助的。我们当然需要在香港不断培养这样的能力,可能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Will Liu:说到学习,叶常青你是我们这个小组当中唯一一个经过从初创到上市到产品商业化的公司,是不是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有什么经验是我们可以从台湾的生物技术行业来学到的,以及包括在美国和更广阔的市场有什么可以和我们分享的?

    

叶常青:我有15年时间在美国波士顿度过,今年也是我在台湾15年的纪念,要是问我们从这两个地区学到什么,有什么区别。

    

我想我可以说出三点,第一点就是资本市场,在美国生物技术行业已经存在了很长的时间,而在台湾仍然还在学习的阶段。在资本市场这个层面上,我们有融资有估值,还有动荡,我想融资到处都有,只要你想建一个生物技术公司,总会有资金。但是说到估值,我想这个估值在大家眼中,可能更加重要。还有就是市场的波动,在台湾我们总的市场规模要小很多,有一两个产品失败会带来巨大的市场波动,比如说在2014年,我们就刚刚说到我们三期比较好的数据,我们超越了10亿美元的界限。但是几个月之后我们发现有一个台湾的生物技术公司,发生了失败的案例。在十几天的时间里,他们就退出了这个行业。我想再回到融资上,并不是你完全可以控制这个时间点,而是大环境。

    

第二点就是人,成功的主要是人。台湾我们的人才库要比美国小很多,我们的人才库确实很有限,希望我们可以培养下一代的人才。

    

最后一点,董事会成员以及股东成员在美国甚至在欧洲我想体系都更加成熟,所以董事会成员确实有很多经验包括在制药和生物科技里面,这仍然是我们在台湾所落后的地方,在中国可能也是如此。还有股东的构成,在台湾我们大多数的股东都是个人投资者而不是机构投资者,我想风险门槛对于个人投资者可能更低一些。

 

我们如何从这两个市场学到一些东西,我想基本来说第一点就是交互,无论你是在哪个市场,无论你从哪获得资金,股东身上肯定要有交互,这不是一次性的交易。第二点就是融资和退出时机,你希望在哪上市。时间不是最重要的,你总是要做好准备,要未雨绸缪,要做好巨大的准备。再就是时机退出。第三点我想就是韧性。在中文当中,我们说你要生存就必须要做好准备,总是有雨天有晴天,所以你要有韧性。如果我要讲一点,那就是你要享受你在做的事,这样你才能一天又一天的、一年又一年的持续下去,这是我所积累的经验。

    

Will Liu:这些都是智慧。无论市场波动如何,上行、下行,企业都需要有长期的战略,有能力来执行自己的战略,来交付成果,并且继续下去,这是非常明智的。

    

我们大概到了结束的时间,我知道大家都饿了,我想再提最后一个问题,我相信我们的观众还有嘉宾都会对这个问题感兴趣。在过去三年,从2015年开始,我们看到了中国商务科技市场巨大发展,不仅是初创企业,而且最主要的就是有大量的资本流入到这一领域,我们现在需要想一想有什么潜在的风险会让我们遭遇,袁斌是不是可以先分享一下?

    

袁斌: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个人认为从2015年到现在,确实是中国生物科技的新时代,虽然知道未来不会是一片坦途,但是我相信中国生物技术会有巨大的发展,在中文当中我们说“天时地利人和”。现在机遇很好,而且还有各种监管的改革,以及资本市场的开放,可以形成一个良好的闭环。

 

另外我认为可能有两点会成为我们最大的风险,第一就是总的更大的地缘政治事件出现,可能会阻碍我们整个行业的发展;第二就是没有资金,现在大家都会在关注资本,可能有一天资本不够了,所以现在我们大多数的投资者都还没有足够的经验,但是我们在行业当中生存了很久,我们知道我们处在一个有风险的行业。既使说有一个确定的目标,但不意味着你会成功。历史上我们看到有太多的失败,你有同样的目标、同样的靶点,你分子不同,你有不同的产品,你就有可能在三期失败,任何主要的三期的重大失败或者是任何价值的缺失,尤其大型企业在香港市场都会阻碍整个市场的发展,我想投资人应该记住这一点。

    

Will Liu:还有没有其他嘉宾想要补充的?

    

杨大俊:我同意袁斌刚才所说的,现在在中国进行生物科技的发展创新,我们时机很好。你要比较一下,这就好像15年之前的IT或者是网络行业在中国的发展,我想接下来5到10年里面我们将会看到生物技术行业迅速的发展,而且不断前进。

    

傅勇:当情况不好的时候才是我们学得最多的时候,市场有波折,市场陷于低谷的时候我们学习很多。

    

Will Liu:谢谢你们对于市场的预测,很好,我们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感谢我们的各位嘉宾,感谢他们赋有启发力的讨论,有的是刚度过了初创期进入成长期,有的还在做初创,总之我们能够感受到成长的烦恼,需要建立相关的能力来进行实施,进行发展,但是我们都说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总是需要付出才能有回报,关于香港上市政策的变化,大家都感到很激动都在满怀期待,我知道我们观众当中有很多企业都非常希望能够抓住这个机会去香港上市,有一点我们是需要牢记的,有机会、有机遇、但是也有风险。只有专注长期的发展才会成为成功的企业。

    

好了,我们感谢各位嘉宾,鼓掌感谢他们,感谢他们的讨论,感谢他们的分享,谢谢!




文章关键字:策略,政府支持,香港上市
335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
会议助手 企业用户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289981881@qq.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上海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