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当谈抗衰老时,我们的目标,我们的极限 | 江湖之 抗衰老专题(三)
程昊红·2020-06-28
江湖
为预判领域未来发展提供一点思考的基准点。

在策划抗衰老专题时,曾有朋友问我:“想要延长人类寿命符合自然规律吗?”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笔者发现,当提到抗衰老时,很多人自然而然联想到寿命的延长,甚至与“长生不老”、“青春永驻”挂钩。但在抗衰老的系统研究领域,具体药物的开发中,科学界似乎并没有一开始就设立过于激进的目标,更多的产品是针对衰老相关的疾病。在逐步加深对衰老的认知,有干预衰老的尝试,有显示出一定潜力的在研药物后,我们的目光也关注到领域中面临的挑战,是否存在某些乱象和隐忧。而了解抗衰老现有目标如何设定,最终目标又会是什么,则为预判领域未来发展提供一点思考的基准点。


开始阅读正文前,可回顾一下本专题的前两篇:

寻踪不老泉:抗衰老研究演化史 | 江湖之抗衰老领域专题(一)

那些抗衰管线中的“潜力股” | 江湖之抗衰老领域专题(二)

撰文|程昊红


业界的初始目标


研究终点的设定和选择可以说是抗衰老领域相当重要的挑战之一。


可以想象,如果以延长预期寿命作为研究的目标,首先遇到的困难是影响预期寿命的因素非常多,包括各类生活方式的改变,这些影响因素均可能成为最终评判的干扰因子。


另外,在秀丽线虫、果蝇、小鼠等生物中,由于本身寿命较短,较好判断某类产品能否延长预期寿命,但在人体,要观察产品是否能够延长寿命,则需要耗费可能长达数十年时间。而选择什么样的样本人群,健康人是否愿意长期服用未经验证的产品均是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肿瘤研究中常用的替代终点,也很难用于评价抗衰老研究的效果。


这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在抗衰老的研究领域中,业界更多选择从衰老密切相关的慢性疾病入手,而不是直接延长预期寿命。


一直关注在抗衰老研究、北京大学临床研究所客座教授Dr Mann Fung告诉研发客:“一般抗衰老的研究目标并不是让人永生,因为是否能延长生命确实很难判断。很多抗衰老研究的核心其实是改善生存质量。如治疗年龄相关的慢性病、延缓衰老的速度,从而让人保持比较健康的状态、过上更健康的生活。”


比如,二甲双胍的临床研究TAME关注在癌症、心血管疾病和认知功能障碍,mTOR通路的产品有针对神经退行性疾病和呼吸道感染适应症;Senolytics类产品针对肺纤维化、骨关节炎以及年龄相关黄斑变性、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等;血液成分则有针对阿尔茨海默病、帕金森等适应症的研究。


阿尔茨海默病、黄斑变性、帕金森、肺纤维化等本身就是业界研究的热点,同时也是难点,但研究过程毕竟有例可依、有据可循。


狂热下的隐忧


2014年,来自MIT的科学家Leonard Guarente联合两位技术投资人创立了Elysium Health公司。创立伊始,Elysium就以囊括30位知名科学家,包括8位诺贝尔奖得主的豪华科学顾问团引发关注,而其推出的第一款产品却是主要成分为烟酰胺核糖(NR)与紫檀芪的保健品Basis。


Leonard Guarente    来源|MIT News网站


NR是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的前体,NAD+是人体内一种重要的辅酶,20世纪初期即在生物体中发现,在哺乳动物中它的水平随着衰老而降低。此前已有研究显示,在线虫、果蝇和小鼠中补充NAD+有助于改善健康状况、延长预期寿命。由于NAD+不会被细胞吸收,因此补充NAD+的前体来提高体内NAD+水平是抗衰老一个颇重要的方向。除了NR,烟酰胺单核苷酸(NMN)也是研究较多的前体。


NAD+在抗衰老研究的领域里其实有一定研究基础和潜力。但有关Basis却一直有不少争议。


与药品不同,保健品监管要求相对宽松。在美国,保健品进入市场前不需要FDA的审查,只需要备案,FDA仅在产品发生安全事件或虚假宣传时会进行干预。这也是为什么Elysium选择膳食补充剂这一捷径推动产品进入市场。


保健品市场本来即存在不小的问题。一项对FDA数据的分析显示,2007年到2016年,在柜台销售的近800种膳食补充剂含有未经批准的药物成分;20%的补充剂中发现了不止一种未经批准的药物成分。正因此,2019年2月,FDA宣布加强对膳食补充剂市场的监管。


事实上,NAD+通路与其他抗衰产品研发面临同样的问题,其抗衰老作用在人体中并未有充分的验证。Elysium曾启动了一项针对Basis的临床研究,在120名健康的60~80岁受试者中应用Basis,最终结果只是显示40%的受试者体内NAD+水平有所提高,并未明确是否具备抗衰老的相关作用。


Basis的临床研究结果介绍  来源|Elysium官网


尽管Elysium官网上对Basis功用的描述回避了抗衰老字样,主要强调产品改善细胞老化过程、激活sirtuins等作用。但对于功效未经验证的产品,众多重磅科学家的“站台”、加上一些科学家的公开推广,似乎传递了某些错误的信号,成为这类产品陷入争议的最重要原因。


哈佛专注抗衰老研究的David Sinclair就是位致力宣传的代表,他曾在多个场合公开表示自己服用包括白藜芦醇、二甲双胍和NMN在内的多种营养补充剂,甚至声称在服用NMN后,身体指标较生理年龄年轻了20岁。在Sinclair公开的宣传下,有很多人在他的推特个人主页上询问他服用什么补充剂,服用多少剂量。


因为言论大胆,David Sinclair本身就是“话题制造者”,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白藜芦醇和NAD+方面,创立了开发白藜芦醇的Sirtris(该公司被GSK收购,后因产品效果不佳被关闭),Elysium创始人Leonard Guarente亦曾是他的导师。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据美国媒体凯撒健康新闻报道,David Sinclair以创始人、投资者、股权持有人、顾问的身份,与28家公司均有关联,其中至少18家公司与抗衰老有关。Sinclair的一家公司MetroBiotech申请了一项NMN相关的专利,他本人还是Elysium获得的某项专利授权的发明人之一。他也是InsideTracker的投资者,正是这家公司对他进行了身体年龄的评估。这其中隐约透露着不可与外人道的利益瓜葛,让情况变得更为复杂。


Basis并不是孤例,很多保健品、护肤品都在打着抗衰老的名义进行宣传,还有之前文章中曾谈到的直接输注年轻血液。有些产品过度宣传没有验证过的作用,部分产品甚至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只是贴上热门的概念以利于销售,安全性可能都无法保证,如同一笔“智商税”。这背后对于抗衰老的狂热尤为令人不安。


而这大概是医药领域中一个不可解的难题。面对衰老与死亡的焦虑,每一点有潜力的苗头,我们都希望能发展出最好的结果。投机取巧者则利用这份焦虑牟利。


最后,回到最初的问题“追求长寿自然吗?”


随着传染病疫苗的诞生、部分疾病治疗取得进展、营养与卫生条件的改善,很多综合因素下,人类的寿命已经有大幅增长。然而寿命增长必定存在极限,妄图挑战这一极限是否有意义、是否有可能。在笔者看来,不必为此太过执着。人类追求更长的寿命、希望维持更久的青春,无可厚非,但“向死而生”是所有生命自然的历程。对衰老的研究是必要的,技术和理念进步也会带来干预衰老的更多进展,但现实是科技发展往往跟不上人类膨胀的妄想。我们需面对这样的局限,科学的局限亦是人类的局限,过分的狂热、不加谨慎的激进、自诩造物主的自负,带来的有可能是编辑婴儿、换头术一般的闹剧,甚至“弗兰肯斯坦”式的悲剧。



~本专题结束,感谢您的阅读~



文章关键字:David Sinclair,Leonard Guarente,抗衰老
180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程昊红 个人用户

身高1米6,气场7米8,江湖人称女魔头。爱听新药开发故事,爱研究高精尖技术,爱写暗黑系小说,爱讲女权主义的高分裂艺术控。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cheng.haohong@pharmadj.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