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亦诺微CFO杨家康:IPO没有时间表,让更多投资者看懂创新药研发行业 | 遇见
徐唯佳·2020-07-09
遇见
这位传奇的CFO更像是中国创新药企业在资本市场的引路人。

杨家康说:“钱不停地追着不同的风口,追着钱去的企业就容易没在一个核心竞争力上扎根,这样的企业谁会长期看好呢?但如果企业把核心的业务做好,钱追着企业的时候就不一样了,IPO是顺理成章的事。其实,一些很伟大的企业甚至是不上市的,或者没有设定IPO的时间表。”

撰文 | 徐唯佳


近20年的资本市场经验,曾任职于全球知名的美林投资银行,10 年内帮助4家企业实现在美国/香港上市,在离开趣店之后,杨家康原本规划着半隐退的生活。不过,亦诺微医药抛出的橄榄枝让他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今年7月1日,他正式出任亦诺微的CFO ,而顶着多个IPO成功案例的光环,也让外界对公司未来的融资和上市计划更为关注。

最近,这位传奇CFO 接受了研发客的专访,他把自己称作新药研发领域的“外行人”,而这位外行人更像是中国创新药企业在资本市场的引路人。


杨家康


从互联网到医药行业,每次都站在风口


从2008年带领考试测评服务公司ATA在美国上市,到2016年帮助趣店成功登陆纽交所,在互联网企业上市的黄金十年里,杨家康交出了四张漂亮的IPO成绩单。最近几年,中国生物医药行业迎来了融资和上市潮,此番加入亦诺微,对杨家康来说是一次不小的跨界,同时也再次站在了风口。


研发客:是什么原因让您决定加入一家新药研发企业?
杨家康:
新药研是非常专业的领域,需要深度的钻研,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陌生的行业,意味着将面对极大的挑战,也正因如此才更吸引我。过去我任职的四家企业虽然在细分领域的跨度非常大,但笼统来说都属于互联网高科技行业,如果始终重复在过去的领域里,也许可以把事情做的还不错,但我更享受学习的乐趣。并且,我认为癌症新药研发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事业。通过我们的努力,能让癌症变成慢病,我很愿意贡献自己的一些能力,并加入到这样的企业。


研发客:为什么选择一家刚完成B 轮融资的创业型公司,而不是一家成熟的企业?
杨家康:
职业选择通常出于三方面的考虑。首先是报酬,我相信每个人都会这么做;第二,对行业未来发展是否看好;第三,工作是不是快乐,享受与身边同事一起拼搏的状态。我觉得,中国医药研发在未来几十年会有很大的前景和突破,一方面,中国的人口基数庞大,意味着中国的医疗市场具有很大的潜力,在科研方面有很多探索的空间。此外,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中国的研发成本远低于美国。天时、地利、人和的背景之下,中国的医药肯定会迎来非常大的发展机会。 在一个优质的赛道中选择一家优秀的企业非常重要。我觉得,在癌症的治疗领域,溶瘤病毒应该是最好的方向,而亦诺微是其中非常领先的企业。并且,在与董事长周国瑛博士沟通的过程中,团队的使命和目标也非常打动我,公司一直在努力实现将药物成功地送到患者手中,在我看来,这种初心可以造就一家伟大的企业。


研发客:加入亦诺微之后,公司在融资或上市方面有哪些具体的计划?
杨家康:
把药做好是亦诺微始终坚持的使命。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把最好的药送到患者手中。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能充分发挥资本的力量,提高公司整体研发的效率和速度,我希望在这方面尽一些绵力。下一步计划可能再做几笔私募市场的融资,也有可能是IPO。由于我过去职业生涯中帮助几家企业实现了上市 ,可能很多人会自然而然地认为我加入亦诺微之后就是IPO。当然,如果上市是企业需要经历的阶段,使得我们的目标能够达到,这也是一种可能性。

研发客:如果选择上市,会有具体的时间表吗?

杨家康:没有一个具体的时间表,但是从各地上市规则来看,如果去美国上市,药物研发的进度不是问题,只要有投资人买单就可以。我相信亦诺微在市场里会挺受欢迎的,因为我们在溶瘤病毒方向的科研做到全球领先。如果去香港,需要在完成Ⅰ期临床试验之后,有Ⅱ期临床试验的初步数据才能够递交上市申请。目前,亦诺微第一个产品T3011已经在中国和澳大利亚进行Ⅰ期临床试验。今年5月底,获FDA临床试验批件,很快会在美国开展Ⅰ期临床试验,整体进展都很不错。


要让外行投资者理解公司的前景


研发客:从您的经验来看,一家企业从初创期逐渐走向上市,IPO成功的秘诀在哪里?
杨家康:
从我个人角度来看,CFO要在公司不同的阶段给予不同的资源和帮助。对于高速发展的初创型企业,不能设定太多条条框框让公司减速,而是应该更好的运用资本的力量让其加速成长。一旦进入IPO阶段,就必须遵守上市的游戏规则,让公司合法合规,因此不同的阶段需要不同的管理方法。与一些专业人士的经历有所不同,因为我自己也创过业,对创业团队的心态、想法更为了解。对不同阶段的公司我会给出不同的方案,有些可能只适合非常初创的团队,有些可能只适合成熟的企业。至于如何成功的IPO,那是很大的一个话题,我可以透露其中的一些关键点。


第一,挑选最好的第三方专业团队,包括投行、律师等等。很多公司会选择一家品牌知名度很高的投行,其实未必,因为最后实现成果还是靠人。我不一定看重投行的品牌,但我很看重执行团队的人是不是能够看懂这家企业,理解企业未来发展的机会,并且用心做事。第二,摆好机制。很多企业因为第一次经历IPO,所有事都听从投行的安排,但投行可能在一些不该强势的地方也很强势。我会凭借个人的一些IPO经验来设定一些机制。比如,在完成了一些目标的时候,我才会判断如何分配承销费的利益。这个机制使得所有的参与者都去努力的做事。第三,让投资者充分了解这家公司。如何用一个最人性化的方法去让投资人理解这家企业在做什么,前景如何,这一点尤其重要。对亦诺微而言,如何让外行的投资人理解溶瘤病毒这个概念,最终在资本市场产生的反应会很不一样。我可能会设计一些方案让普通人能够明白病毒治疗癌症是一个更有效更好的方式。


作为“外行人”,杨家康对“溶瘤病毒”做出一番特别的解释:“因为有宽带,有更大的硬盘储存,我们可以有很多丰富的娱乐、媒体呈现。在生物科技领域也可以有同样的理解,过去的所有创新药都是小分子,但亦诺微钻研的方向是病毒。病毒本身是一个大分子,它的内存比传统小分子药物大很多,储存大了,可以做的事情就更多了,这就是它的核心优势。”确实,如何让更多的投资者(尤其是二级市场投资者)了解一家生物医药企业,一个会讲故事的CFO是企业中非常关键的人物。


研发客:初创阶段的新药研发企业要为IPO做哪些准备?
杨家康:
首先,我觉得处在较早阶段的企业不要太趋利,任何一家企业,如果仅仅把IPO作为动力,是一定不会成功的。因为钱不停地追着不同的风口,追着钱去的企业就容易没在一个核心竞争力上扎根,这样的企业谁会长期看好呢?但如果企业把核心的业务做好,钱追着企业的时候就不一样了,IPO是顺理成章的事。其实,一些很伟大的企业甚至是不上市的,或者没有设定IPO的时间表。所以对于亦诺微来说,我们下一步有可能是IPO,有可能是做几轮私募的融资,只要我们的初心不变,相信这么做一定不会走太多弯路。此外,对于初创企业来说,一定要合法合规,不能为了一些业务的合作走捷径,这对于融资和IP都是硬伤。所以公司在早期阶段就要请专业的律师,如果有资本市场经验,那就更好了。


流动性比估值更重要


研发客:您在香港和美国两个资本市场都有IPO的经验,两者有哪些不同?
杨家康:香港和美国资本市场的确大有不同。从监管的层面讲,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与联交所的监管逻辑不一样,SEC遵循披露制,意味着不管公司处于怎样的阶段,过去是否犯一些小的错误,只要诚实而完整的披露,那就让投资者自己去判断这家公司该不该上市,市值多少,如果没人买单就上不了市。用市场的机制来解决问题,对企业诚信的要求非常高。如果说谎惩罚也很严重,不仅管理层需要负刑事责任,还有可能面临大额的集体诉讼。联交所则更像一个审核机关,背负着义务去判断一家公司是否有资格上市。企业要回答所有的问题才会审批能否上市。监管逻辑的不同使得有些比较敏感的行业在美国被允许上市,在香港未必可以。并且,香港上市的企业在并购等重大事项时,都需要审批,而美国上市的企业只需要披露即可。另外,美国资本市场由大型机构投资者主导,香港目前更多是零售参与者,所以IR 和PR方面的侧重点不同。


研发客:在联交所18A 改革之后,一批中国本土生物医药公司去香港上市,您认为哪些企业适合香港资本市场?哪些企业更适合去美国上市?
杨家康:
联交所开创18A制度确实挺成功的,吸引很多优秀的药企或研发型企业去香港上市。其实,去美国或者香港很难有一个定论,因为两个市场都有优势和劣势。我觉得如果公司的产品主要针对全球或者以海外市场为主,可能美国是一个更好选择。如果产品的目标是大中华市场,选择香港会更好一些。因为投资人也是人,如果对一件事情更了解、更熟悉,可能会有所偏爱。


研发客:过去几年,一些中概股在美国的表现不尽如人意,有几家中国医药企业从美国退市。您认为,中概股在美国资本市场的估值是否存在不太合理的现象?
杨家康:
的确会有。正如刚才所说,有些投资人对企业不了解,可能导致公司的估值不太合理,这种情况在海外市场很容易发生。我觉得,企业如果积极勤奋的与投资人沟通,最终是可以解决的。但是,海外市场的流动性低是很难解决的,因此我经常劝一些流通市值不足够大的公司不要上市,尤其不要选择美国市场。因为,交易量低导致的估值偏低是个死循环,很难解决。

研发客:流动性差是什么样原因造成的?
杨家康:
有很多原因造成流动性不够好。但大部分公司流动性差都源于上市初期的规模有限。比如有些公司市值只有三四千万,导致很多美国机构投资者没办法买入。因为他管理了上千亿资产,几千万美元占整个资产管理的市值太小,即便是一家优秀的公司,但因为市值受限,也很少会有机构投资者去交易。所以很多已经上市的公司,受限于市值规模很小,它的估值也不会太高。另外,有些公司比较看重公司估值,所以通过回购的方式,人为降低市值,进一步收缩流动,最后不得不私有化。我个人建议,一家公司的流动性比估值更重要。因为市值大了,流动性充裕,就会吸引机构投资者来不断通过市场的博弈,修正估值。但如果流动性不好的话,你很难把估值和市值做高,最后公司创始人觉得公司价值被严重低估,就面临主动退市的困境。


研发客:谈到估值,过去几年一些中国创新药企业在完成了几轮融资之后估值已经非常高,如果未来上市,这个高估值是否会有投资者来买单?
杨家康:
我觉得很难。中国很多一级市场的项目(包括医疗在内)估值已经很高,这些企业在二级市场未必能获得同样的估值,会导致IPO很难做。我觉得公司一定要酌情考虑,是否有必要在一级市场把估值推的这么高,这对企业的发展未必是一个最好的方案。如果下一轮融资比上那一轮低的话,对公司是很大的伤害,会让投资人失去信心,对公司不认可。


企业可以出新闻稿说公司值几十亿美元,但这代表了什么呢?这些只是数字游戏。相反,比较稳定的让每一轮投资人都赚到钱,才是更好的方案。创业者应该想得更长远一点。



文章关键字:亦诺微,杨家康,IPO
6933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徐唯佳 个人用户

以财经视角关注中国医药行业的未来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sissi.xu@pharmadj.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