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小组讨论:战略投资者 & 企业投资 | CHIC会议实录
会议助手·2018-04-05
会议
战略投资还有财务上有哪些重点,为什么来到中国?要成为什么样的创新企业,在多大程度上的创新企业才会吸引你们的关注?


时间:2018年3月29日上午

地点:上海浦东丽思卡尔顿

主持人:卢红波,合伙人,礼来亚洲基金

参与嘉宾:

Gordon McCauley,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加拿大药物研究及发展中心

Frank Kalkbrenner,董事总经理,勃林格殷格翰风险基金

Reza Halse,总裁,MRL Ventures Fund

贝纳德达维蒂安,高级副总裁及董事总经理,赛诺菲风险投资

卢红波:接下来是关于风险资本和私募股权投资的小组讨论主持人是在Jefferies全球生物技术联合负责人也是董事长总统经理Michael Brinkman,他已经参与了8个交易,其中包括两个是上市的,接下来我们有请Michael Brinkman董事总经理,由他介绍这节的讨论嘉宾。

    

Michael Brinkman:我很高兴我可以用英文主持这节嘉宾讨论,我想请嘉宾们自我介绍一下,花几分钟时间简单介绍一下你们的基金或者是资本,你们可以介绍一下你们的投资理念,然后我们来一起谈一谈在中国的生物技术和医疗技术行业,我们再来谈投资的资产,然后再来围绕着业内的一些趋势进行进一步的讨论。

    

李华杰:大家好我是李华杰是维梧资本的董事总经理兼中国首席投资官,我们大概在20年前设立,现在投资总的资本已经达到了7个多亿,我们可以说是一个熊猫基金,这也是上亿美金的投资基金,我自己做这个领域已经有18年的历史了,主要是做投资这块。

    

巫荟:我叫巫荟,我来自泉创资本,我们非常关注治疗的方法投资,我们在上海,在硅谷都有我们的办公室,我们非常活跃于医疗和生物技术领域的投资,我们比较关注的是A轮以及临床前的项目,而且我们也在投资于一些在美国欧洲做临床研究的企业。

    

林蕊:我叫林蕊,我是斯道资本的合伙人,从1995年开始我们基金就开始关注和投资于医疗生物技术,我们和阿里巴巴也在医疗卫生领域有投资,我们投资了药明康德。斯道资本已经建立了一个全球医疗卫生领域的投资生态系统,我们在美国、欧洲、中国、日本和印度都有专门的团队,这使得我们中国团队以及我们其他国家团队能够充分借用彼此之间专业技能,然后来建立良好的全球医疗健康投资生态系统,我们采取的是战略性的投资方法,我们关注四个健康领域包括治疗、医疗技术、医疗卫生服务和医疗IT。我们关注的是早期投资,大部分的时候,我们是很多初创企业首个投资人,我们主要做天使轮和A轮。我本人是学金融出身,我先在中国风险基金进行合作,这是2001年的时候,我2007年加入斯道资本,从那以后一直关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

    

朱怡波:我来自于通和毓承资本,通和毓承资本是通过去年两个风险资本的并购来成立的,我们现在的投资范围涉及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以及不同的医疗健康领域,比方说以创新来驱动产品研发的企业,像医疗器械还有在中国在美国我们都有投资,我们也很感兴趣服务模式实施与执行,以及运营模式的实现。稍微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自己是学财务和投资的,我也是一直关注在美国、香港和中国大陆上市的这些企业股价。在加入投行领域之前,我在计算机科学和工程科学方面获得了有关的学位,所以我对于IT对于人工智能也有一定的背景。

    

林亮:我来自于礼来亚洲基金,礼来亚洲基金是中国比较相对比较早的专业基金,我们是礼来所投资建立的,礼来到现在还是我们的有限合伙机构,今年是我们礼来亚洲基金成立十周年。我们现在已经投资于50个企业,不光是中国也有美国的企业,我们主要关注的是生物制药还有医疗技术企业。我们的投资组合里面80%是中国的,还有20%是美国的。让我们感到很激动的就是那些突破性的技术,有着潜力的这些数据。我自己是有一个制药行业的背景,我以前是在GSK的BD部门工作。在此之前我也在制药行业工作。

 

作为一个风险投资基金,我们很开放,我们很愿意帮助我们的投资组合企业能够成为他们各自领域的领先者。

    

Michael Brinkman:可以说我们的嘉宾很好的代表了我们医疗技术领域的投资人们,有国内的、有美国的,很有代表性。我们先从林蕊开始,跟我们介绍一下医疗技术领域方面,你们怎么看待中国的医疗技术行业?

    

林蕊:我们觉得中国的医疗技术领域正在经历着结构性的改变,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我们一直密切关注整个行业的发展,以及该行业内的投资状况,过去十年一直如此。在第一代的中国企业,他们常常把自己定义成进口替代企业,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医疗技术企业,他们主要的业务都是仿造一些产品,就是推出进口产品的山寨版或者是仿制版,但是他们也会结合中国用户的需求。他们对于进口的产品进行改进,所以他们算是第一代。但是我想,在最近几年,我们看到了一些我们称为第二代医疗技术企业的崛起,像去年我们投资于一个骨科器械企业,这个企业有着世界一流的研发能力,他们的研发实验室有超过十名的专家,而且和美国的骨科医生进行密切的联系,来开发产品,同时他们也和中国的开发团队保持密切的联系。所以他们开发出的产品,今年就可以上市了,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都是今年可以上市了。这个企业想要成为全球型的企业,我们感觉在中国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初创企业在崛起。而在另一方面,我们也还看到一个趋势,很多的国际医疗器械企业来到中国寻找伙伴,把他们的产品拿到中国来进行开发和销售,这对于投资人来说是一个好机会,对于战略发展者来说也是好机会。医疗技术领域有一个趋势,中国企业也在发展他们全球化的能力,希望能够进军国际市场,与此同时很多的国际企业也来到中国,而且希望能够抓住中国的增长机会。

    

Michael Brinkman:我们这里有两个选择,讨论医疗技术还是生物技术。不管怎样我们请您谈谈生物技术领域的情况。

    

巫荟:我们看到在中国的生物技术领域蕴藏着大量的力量,实际上在在今年的启珂健康投资论坛上,我们看到围绕着生物技术,大家有很多热烈的讨论。这里面人我们看到有很多蓬勃发展的初创企业,也有很多政策新动向,包括香港交易所上周公布将会面向生物技术企业提供给他们上市的机会。我觉得现在是生物技术的黄金阶段。商界有很多资本进入了生物技术,而且有很多的企业家也在推出他们新的企业。我想中国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确实是积累很多的人才,在制药和生物制药领域,能力有很大的提高,这些人才也越来越多走上了企业家的道路。随着中国政府政策的变化,我想临床实验也将会腾飞起来,对于未来生物技术产业的发展以及相关产业的投资机会我们非常的乐观。

    

Michael Brinkman:我接下来想问一下大家觉得最激动人心的是什么机遇,你们可以代表自己的基金也可以代表个人,你们正在关注的是什么,我们这下可以换个顺序。你来讲讲你在生物技术领域最关注哪些机遇?

    

林亮:有很多还许多满足的机遇,最重要是有关于人员,质量很重要。目前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注意力都在向神经疗法还有基因疗法,确实有很多该没有满足的需求。但是坦率地讲,每一个适应症都有很多没有满足的需求,比如说在传染性疾病,抗生素就没有吸引力了吗?并不是。有很多的耐药性,这是巨大的问题。如果我们看一下每一个细分的领域,我们就可以发现总是会存在的机遇,只是我们如何看待它,以及是否有企业以及企业家能够给予足够的重视。不仅是重视非常多人关注的领域,如果我们看一下几年前,在中国的生物技术像DKI抑制剂,很多的企业他们投入了很多的资源来做他们自己的抑制剂。而在CFDA很多的资源也浪费在了这方面,因为他们并没有做得更好,而是做得更差,如果看一下PD1,PDL1,有超过100家企业在追究都想分得一杯羹,是的,这很重要,但是其他的就不重要了吗?

 

每一个企业如何确立你的企业发展方向,如何建立你的产品管线,这是很重要的。

 

不仅要关注最受欢迎的领域,也要找出你企业的不同之处,要找到你团队差异化优势,这很关键。过去几年,商务技术由化学所驱动,但是我们认为未来两年,它将由生物驱动,找到你需要关注哪个领域,有那些真正存在没有满足的需求,不是在全球,而是如何可以有中国视角。我想我们必须要保持开放的态度。谢谢。

    

Michael Brinkman:你呢?

    

朱怡波:医疗技术在中国来说非常不同,首先我想在中国和美国之间,有很大的不同,就是在产品的可及性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技术可以改善治疗成果,我仍然相信我们对于单一医疗器械而言还存在很大机遇,如何帮助我们满足没有满足的需求,以及改善患者的生活水平,或者是提高医生的工作效率,提高医院的运行效率。另外一点,我们也在关注的就是建设医疗技术平台公司,有的时候医疗设备可能是一个比较小规模的市场,而且相对分化,而医疗设备也要求有在之前和售后大量的投入。即使你只有单一的设备,你需要有服务团队,要建立渠道来将产品交付到医院。所以想从经济角度来讲,我们建立产品组合关注于治疗领域是很合理的。这样才能够在各个渠道之间形成合力,在服务上也形成立力。

 

另外我们寻求投资的就是有一些整合的机遇,在分销和渠道上,这包括IVD还有医疗器械。

 

因为在5年、10年就有了这样的渠道,但是现在这个窗口仍然存在,我想对于IVD产品还有医疗器械这个市仍然很分化,所以进行这方面的整合很重要。当然现在中国政府也提出了两票制,我想最后也同样重要有很多非医疗企业,也就是IT企业正在应用到医疗行业当中,比如说像诺华还有一些大数据,还有机器学习驱动的企业,他们也在帮助医院和医生来改善他们的工作效率,来提高他们的日常诊断和治疗工作。那尽管我们还没有看到很清晰的监管制度,但是我想这种商业模式肯定也会改变未来长期的医疗产业的发展。谢谢。

    

Michael Brinkman:你对于我们新的投入领域有什么激动人心的地方?

    

林蕊:我想在产品端我们主要关注投资和创新,创新不仅是在医疗技术、疗法方面,而且还有对于商业模式的恩创新,在中国确实是可以转变,或者是提高整个医疗生态的效率。对我们而言,我们是早期投资者,所以我们非常关注管理团队能够提出创新的技术以及想法,让我们可以一起合作来一起建立企业。我想总得来说,我们的战略就是要去孵化中国的创新,所以这是我们的战略。去年我们也出台了第一个中国的医疗契机,这就是去孵化在中国的创新,这应该是我们投资战略的一个关键主题。

    

Michael Brinkman:非常好。你的想法呢?

    

巫荟:我们的关注点也在创新上,我们在中国主要的投资都是有关于孵化,我们和企业家一起合作,在创新方面,因为我们关注疗法还有制药,至少在中国我们现在的重点是要建立生态系统,因为我们确实认为中国有巨大的潜力,但是要在真正最先进的技术方面,可能还存在一些差距。所以我们现在在做的就是要找到在治疗创新领域更高的生态系统,能够帮助企业家在每一个不同的领域创建企业,发展成为未来的领导者,能去提升整体创新环境。

 

与此同时,我们也投入于最前沿的治疗技术,这是在全球范围内,我们也希望这些投资可以帮助未来中国的发展,所以对于这些机遇我们可以更好的满足医疗方面未满足的需求,包括在全球还有亚洲国家。

    

Michael Brinkman:维梧非常关注PE和发展增长性企业,你们也关注早期发展,所以你们对于一些新的机遇,尤其在医疗行业有怎样的看法?

    

李华杰:维梧传统来讲是实施我们的战略,我们在美国有超过100个投资项目,而且现在在大中华区我们有28个投资,所以我们总是想要将巨大的中国市场带到美国,也可以把美国最好的技术带到中国,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持续的趋势,我们将会进行下去。有一点发生了改变,我们其他嘉宾也讲到了,现在人们都在提早行动,我们也有一个2.0战略,就是去孵化投资团队。我们不完全单纯在美国去找中国的投资者,我们也希望找到更好的投资组合团队带到美国。我们也在想我们为什么不把我们的团队,中国的这些投资组合团队带到美国呢?对于管理团队来说有时候这是很难的,但是这里的趋势就像其他的企业一样,我们也是在考虑这一点。另外还有一点让我们很激动的趋势就是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我们都更加里海外的机遇并且与中国的战略企业相结合,来帮助改善价值链,使产品可以向价值链上游去提升,这是对于所有相关方都是共赢的。我们在这个领域也有专门的优势,我们在中国也有一个非常先进的公司资源,我们可以去帮助中国的企业家利用这一点。

    

Michael Brinkman:我的经验,我24年的经历都是在这个行业当中发展,我也看到美国的生物技术企业发展成熟。20年前,如果生物技术公司它发展不好没有钱,但是现在有巨大的资金支持,我们也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机遇。现在中国的生物技术公司和生物技术行业,确实刚刚开始他们的腾飞,你们也是这个行业的领军者。我在前几年的经验就是很多企业他们关注生物仿制药,而不是非常创新的产品,现在很多人都在谈论创新。我们现在是不是缺少创新,当企业找到你们,大多数企业有一个创新的想法,还是一些存量的想法?

    

巫荟:很多的企业我看来还是想去做最好的产品,还是在跟随别人的脚步,不过我们也看到有一些创新企业在崛起,虽然数量不多,但是有。实际上他们很多都参加了昨天的会议,坦率来讲,这样的企业数量不是很多,但是我觉得这样的趋势在发展,有一些积极的迹象,有很多的热情。现在的话,量不是很多,但是每个会议上面我们都能够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做这样的企业。

    

Michael Brinkman:从星期二早上开始,我就感受到了一些企业的热情,你觉得瓶颈在哪里?

    

林亮:我觉得这是动态变化的,有些企业是由一些企业家来创立的,这些企业家有着丰富的经验,而且资本也非常关注这个领域,这能够带来生物技术领域的蓬勃发展,这是我们很乐间其成的。但是也有一些优点和缺点,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希望能够短期内就取得成功,而对于生物技术领域来讲,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需要长期投资的行业,而且风险很高。短平快的打法可能不是很好,而且我们需要耐心。不光是资本要有耐心,企业家也需要耐心。

 

在中国,当企业家讲到他们成功的时候,他们会说我有多少个研发项目,多少已经进入了临床,而当资本去评估一个企业未来发展的时候,他关注的是多方面内容,他们会想要看到这个企业的真正价值,而不仅仅只是有几个差别马上要进入临床。如果只是追求短期的成功,这对于这个行业会有致命性的打击。

 

平均来讲,只有10%的NCE最终能够实现自己的目标,而在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还有很多的企业,时机还是不成熟的,这样的话会伤害资本的,我们是希望大家能够看到这个投资的逻辑。一方面中国的生物技术市场发展的很快,但另一方面我们要谨慎投资,要有着对于行业的深刻洞察力,然后才能够找到我们要投资的对象,给他们进行适当正确的估值。而且讲到投资组合的话,我们都应该更加耐心。不光要看他们的临床研究,还要看他们的临床设计,他们的生产能力,他们的上游价值链。

    

Michael Brinkman:好,谢谢,是的,对于管理团队来说,这可能是生物技术领域最好的时代了,在1999年、2000年的时候,美国的数字泡沫爆了,当时有很多的投资转向了医疗生物技术领域,这也使得生物技术行业发展起来,我觉得在中国也是如此,你们要抓住这样的机遇。我非常赞成林亮刚才所说的,中国的生物技术市场应该把成功的比率定为接近100%,而不是只有10%的成功率。维梧资本是一个全球化的企业,我知道你要在美国生物技术企业获得维梧资本投资的话,是很不容易的。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你刚才也说了在美国拿钱的成本是很高的,而在中国是很低的,这是怎么回事呢?

    

李华杰:我觉得这是因为中国市场和美国市场很不相同。如果我们按照美国的理念来到中国进行的话,那一定会造成一场大灾难。比方说在中国我们就拿医院举例,有很多传统的医疗基金关注的是医院服务的,医院服务方面也做了很多投资。如果让我们来做,我们可能就会直接关停某些投资,我觉得我们很难完全照搬美国的做法拿到中国来。那我们作为一个全球化的企业,我们有着投资的核心理念。但是我们还是会去具体考虑,比方说假如在美国做这样的投资,那我们会怎么去确定它的潜在价值,而在中国我们会综合考虑各种风险,然后来看我们是不是值得去做。比如说五千万美金的投资。

 

像刚才大家提到的这些跟进的仿造品或者改进品,我觉得也是可以的。但是最关键的是你要有创新,如果没有创新就不会有企业的发展,这个团队之的执行能力很关键。你看发不出新品来,但是你比人家做得更好,改进了人家的产品,再加说你有良好的运营管理,你一样能够成功。所以我们认为即使在进口替代品方面也有很多机遇。我们在医疗健康领域进行投资,这个领域要求是很高的,所以我们还是秉承这样的价值理念来进行投资。

    

Michael Brinkman:你们在美国在中国都有投资,如果有一个一期的企业在美国定价是5000万,在中国定价1.5亿美元,那你们会怎么做?刚才你说其实在美国可能只能定到5000万,那你们在中国还会不会投1.5亿呢?

    

朱怡波:我觉得这个市场的估值永远是一个相对的,如果是同一个技术,一个在美国一个在中国,但是是同样一个技术,我觉得我们需要动态的考虑这个市场的情况。我们也会退后一步来看一看现在这么高的估值,是不是符合情理。我们也看到在香港这个上市的条件、上市的规则改变了。这就意味着如果我们在大中华区能够获得比较高估值的话,这也是很说得过去的,我们还是会去投资的。

 

关于估值越来越高,这是我们没有办法控制的。因为这是资本和市场的共同决定,我们看到有大量的资本涌入这个市场,这是件好事。这就意味着我们的投资方向是对的,但是与此同时,这个团队所拥有的资源和值得投的技术并不多,这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资本都在追逐那些表现好的企业或者是很有潜力的企业,我觉得这些都是我们要综合考虑的,因此估值是一个相对的问题。

    

Michael Brinkman:我想再问一个问题,就请观众来提问。讲到大家现在在考虑去香港上市还是去纳斯达克上市,如果你们企业既可以去香港也可以去纳斯达克,你会选去哪里为什么?

    

林蕊:我觉得公司要看的是红利,就是它的核心市场在哪里,要看不同资本市场对于中国企业的观点,在我们的投资组合当中,我们认为中国企业所做的真的是非常本土化的项目或者是产品。所以在中国大陆或者是在香港进行上市的话,这个投资人比较熟悉企业的情况和市场的情况。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生物技术企业,无论去美国还是去香港上市,这是一个战略性的决定,要取决于当时的时机,取决于投资人的偏好,而且也要看这个企业自身的打算。我觉得去哪里上市的决定,一定要考虑很多的因素。

    

Michael Brinkman:从生物技术的角度来讲,你们拿到了一个企业二期的临床数据,它现在可以考虑去美国和香港上市你们会去哪里?

    

林亮:这个问题很好,要看二期资产情况,看它的市场在哪里。你要知道,这个公募市场是如何看待这个企业的优势,如果我们能够获得明确的答案,我们就能够作出判断了。如果去纳斯达克的话,可能大家对于这个中国企业不太了解,所以你就要三思。而你要让美国投资人了解这个企业所做的项目是什么样的,这个可能沟通起来要花一些力气,但是在香港的话这可能就不成问题了。我们对于在香港上市还是在纳斯达克上市是很开放的,我们觉得这个都可以。

 

Michael Brinkman:有没有观众提问?非常感谢,现在12点非常感谢大家,感谢所有的嘉宾。




文章关键字:战略投资,企业投资
377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
会议助手 企业用户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289981881@qq.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上海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