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Longevity Vision Fund创始人谈投资生命|遇见Sergey Young
戴佳凌·2020-03-31
遇见
就现在而言,永生对于我们而言依旧是不可求的梁梦,而我们现在谈的对长寿的投资,更多的是,对抗衰老和活得更健康的技术投资。

在今年的旧金山的JPM健康年会期间,我在一个活动的酒会上遇见了Longevity Vision Fund的创始人Sergey Young。


Sergey Young


在2013年,原Genentech CEO、Apple董事会主席Arthur Levinson成立Calico并亲自作为CEO上阵,这个里程碑事件也标志着对抗衰老和长寿的研发开始兴起。我大约在两三年前开始关注一些关于抗衰老和长寿的公司和投资活动,所以,这次偶遇正好满足了我对这个领域的好奇心。


从古至今,长寿或是永生一直是凡人追求的虚梦,无论是秦始皇还是互联网的弄潮儿,在征服了世界之后,死亡成了他们最后的敌人。随着科学和信息技术的进步,我们对生命的理解也在不断加深。就现在而言,永生对于我们而言依旧是不可求的梁梦,而我们现在谈的对长寿的投资,更多的是,对抗衰老和活得更健康的技术投资。 以下是Sergey对我提的三个问题的解答,希望能帮助大家更了解这个领域。


1、 能谈谈当初是什么促使您成立长寿愿景基金的吗?您的初衷是什么?


Sergey Young:一切始于一次常规检查,那次检查中医生发现我的胆固醇指数较高,这可能带来较高的心脏病风险。医生给我开了他汀类药物(降胆固醇药物),需要我终生服用。而我是化学工程专业毕业的,我自己并不想让这些有潜在毒性的药丸长期滞留在身体里。


相反,我开始尝试采纳地中海式饮食方式,并改变一些生活习惯,希望在不服用药物的情况下恢复健康。医生通常不会给病人提这样的建议,因为几乎没人会做到。但是,不到六个月,我体内的胆固醇恢复到了正常水平。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希望能帮助周围的人,让他们也过上一种健康的生活,远离疾病。


由于在这方面的兴趣与日俱增,并希望改变更多的人,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就是至少要帮助10亿人达到延长寿命。为此,我成立了1亿美元Longevity Vision Fund(LVF),希望在人类长寿方案方面有所突破,并惠及所有人。


2、您如何看待当前抗衰老和再生医学领域的研发环境?这一领域存在着哪些挑战?

 

Sergey Young:我用“ 3重长寿视野”来看待当前与这一议题有关的技术进步。


第一重:现有的可能将人类寿命延长至100岁的技术,比如DIY诊断技术、可穿戴设备、数字医疗、医疗软件和应用程序等。


第二重:可能将人类寿命延长至150岁的新兴技术,例如基因组编辑和治疗、干细胞治疗、纳米机器人、AI诊断和药物发现,以及智能医院等。


第三重:诸如年龄逆转、脑机集成、虚拟化身和人体互联等。 


当然,这一领域中存在着许多阻碍和挑战,但最核心的一点在于,这是一个全新的、迅速变化和充满未知的领域。我们的科学顾问委员会中,有被誉为“老年医学之父”的Aubrey De Gray,以及其他在全球负有盛名的专家和研究人员,在他们的协助下,我们将全力应对这一挑战。


3、我听说在Google Ventures和其他一些公司的带动下,长寿领域的投资在持续升温。这一趋势对行业的帮助体现在哪里?

 

Sergey Young:Google Ventures向那些在生命科学、医疗保健、人工智能等领域有突破性进展的公司注入了风投资金,而且大家都听说了,他们对23andMe(基因测试)等公司的也进行了投资。


Google Ventures还投了Freenome公司,这家公司的投资方还包括我们以及先前的RA Capital Management和Polaris Partners,以及Andreessen Horowitz等新进入的投资者。 Freenome公司尝试应用血液测试的方法为结肠癌患者提供早期的非侵入性诊断。准确的早期诊断至关重要,因为它们可能意味着能将某些癌症的治愈率提高至90%。相比于活检,血检更加方便易行。因此,我很高兴看到这类技术(及其他与延长寿命相关的技术)得到业界支持,并进一步发展,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全球癌症诊断市场的规模巨大,预计2026年将达到2496亿美元。由于市场需求的增长,对创新型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也变得迫切。此外,全球癌症发病率也在上升(因为寿命延长,罹患年龄有关疾病的可能性增加),激发了对早期筛查的需求。大型企业们正在加强合作,来提高患者对这类测试和产品的可及性。其中一个例子就是Illumina公司旗下的新公司——GRAIL,这家公司的投资人包括杰夫·贝佐斯和比尔·盖茨,并在肿瘤学早期血液检测技术方面获得了1亿多美元投资。2016年以来,GRAIL公司筹集到的总投资达到了15亿美元。


我们投资的另一家公司——Insilico Medicine(致力于药物研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公司)能够在46天内设计、合成和验证出新的候选药物。相比之下,大多数仍然采用标准方法的制药公司完成这一过程需2-3年。与其他大多数没有这一技术的制药公司采用的试错法有所不同,Insilico可通过其人工智能平台生成特定需求。


更重要的是,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当下,Insilico Medicine一直在持续发布新发现的分子结构,以靶向作用于已有的关键性蛋白,正在寻找攻克病毒方法的人们可以对这些分子进行合成和测试。


Insilico Medicine已经在与辉瑞公司展开研发合作,辉瑞将借助Insilico的机器学习技术和独有的平台寻找真实世界证据,为多种疾病的治疗带来潜在的靶标。



文章关键字:Longevity Vision Fund,Sergey Young
4448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戴佳凌 个人用户

不吃鱼,中意Arsenal和Daft Punk,主业聊天,副业写作,做过电子乐,朋友都叫我DJ,但是不会打碟。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dai.jialing@pharmadj.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