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91
文章数
5241
浏览数
远行者

“彼岸”为《研发客》独家策划的国外医药研发科技管理创新翻译评述栏目。以推荐述评“远行者说”加上英文原作编译为表现形式,同时根据文章内容配有题图。 彼岸专栏文章以专题系列方式发表,一般六到八篇专题文章组成一个系列,每周一篇,连续发表。

《只争朝夕》系列综述 | 彼岸
·1月以前
尽管新药研发技术不断变革,研发时长依然持续增长
READ MORE
彼岸
前夜 | 微小说
·1月以前
窗外的月光映照在旋转的硬币上,它的光泽若隐若现。
READ MORE
其他
尽管行业着力改进,临床试验时长仍不断增加 | 彼岸
·2月以前
在过去的十年中,II期和III期临床试验总的中位时长有所增加。
READ MORE
彼岸
突破性疗法认定对抗癌药开发的影响 | 彼岸
·2月以前
美国通过引入“突破性疗法”的政策,大大加速了创新型肿瘤药物的研发和审批过程。
READ MORE
彼岸
日本还存在肿瘤药品滞后吗? | 彼岸
·3月以前
美国和日本之间的药滞已经减至少于1年,但仍然存在。
READ MORE
彼岸
近年降低日本新药批准滞后时间的趋势与成功因素 | 彼...
·3月以前
全球临床开发策略可有效减少最初在美国和欧洲注册和在日本注册的药品滞后。
READ MORE
彼岸
协同与风险分担对研发时长的影响 | 彼岸
·3月以前
因许可、合资和协作研发安排或并购交易出现中断的药物研发项目,具有较长的临床阶段时长。
READ MORE
彼岸
美国新药研发与批准时间变化趋势 | 彼岸
·6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专栏系列《只争朝夕》的第二篇,继续分析新药研发和批准周期的变化趋势。本文发布于2003年,分析了1970~2001年30年间的变化。在这段时间内,前20年(1970年~1991年),研发的临床和审批阶段周期持续增长,后10年(1990年-2001年)临床周期趋于稳定,审批周期趋于下降。
READ MORE
彼岸
1963~1992年间美国新药研发 | 彼岸
·6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专栏新系列“只争朝夕”的第一篇。但凡做新药研发的人都知道,一个新药只要比竞争对手早一天研制成功进入市场就早一天占领竞争高地,因此,“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可以说是药物研发状态的体现。
READ MORE
彼岸
悬而未决 系列综述 | 彼岸
·6月以前
新药研发产出率是研究预测医药行业趋势的最重要指标之一,也是不确定性最大的指标之一。过去二十年间,大型跨国药企和全球医药行业经历了新药研发产出率从波峰跌到谷底,然后又缓慢回升的巨大波动。这对大型跨国药企和微型新锐创新生物科技公司都是巨大的挑战。
READ MORE
彼岸
提高研发产出率的几个成功策略 | 彼岸
·8月以前
本文是《彼岸》栏目《悬而未决》系列第八篇,也是这个系列最后一篇,原文发表于2015年。作者是全球著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的医药健康领域团队,文章中,他们采用一个新的量度指标来衡量新药研发产出率,称年份指数。他们用“年份指数”对过去20年内全球医药行业新药研发产出率进行了综合分析,分析的曲线形状和趋势与本系列第六篇文章十分类似。在1996~1998年达到高峰,在2008~2011年期间跌入低谷,近几年根据预期略有回升。
READ MORE
彼岸
1827-2013年获FDA批准的新分子实体概览 | 彼岸
·8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悬而未决》系列的第七篇,发表于2014年。该文是对1827年到2013年186年间美国FDA及其前任机构批准的新分子实体的综述。这应该是全球医药行业跨时度最长的针对新药产出的分析。
READ MORE
彼岸
研发产出率:渐有起色 | 彼岸
·9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悬而未决》系列第六篇,发表于2014年。作者与本系列上篇文章一样,来自波士顿咨询公司的顾问团队。他们提出了一个新的计算新药研发产出率的方法,并对过去20年来的研发产出率进行了分析。
READ MORE
彼岸
公司规模对研发产出率是否重要 | 彼岸
·9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悬而未决》系列的第五篇,发表于2013年,作者是全球知名战略咨询公司波士顿咨询公司的团队。本文讨论的重点是影响新药研发产出率的相关因素。
READ MORE
彼岸
诊断药物研发效率下降的原因 | 彼岸
·9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悬而未决》系列的第四篇,探讨新药研发效率低下的原因,发表于2012年。作者在文中分析了研发产出率持续下降的四个主要原因和四个次要原因,并且指出过去60年来,研发产出率一直在稳定地下降。他们提出了一个有个性的名词,叫做“反向摩尔定律”,来描述这种趋势。这是一篇奇文,除了第一幅插图有数据以外,通篇都是大段的论证和逻辑推理。
READ MORE
彼岸
如何提高研发产出率:制药行业的大挑战 | 彼岸
·9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悬而未决》系列的第三篇,描述新药研发产出率的模型和提高的途径,发表时间是2010年,作者是跨国药企礼来的一群科学家,包括本系列上篇文章的作者穆诺斯。本文是研究新药研发产出率最重要的文献之一,作者们提出了一整套定量分析研发产出率的框架和模型。
READ MORE
彼岸
药物创新60年的经验教训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悬而未决》系列的第二篇,是回顾新药研发产出率60年的综述分析文章,作者是伯纳德·穆诺斯。这篇文章是分析新药研发产出率最具权威的经典文章之一。
READ MORE
彼岸
研发产出率前瞻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专栏新系列《悬而未决》的第一篇,《悬而未决》系列聚焦新药研发产出率。这对于研发人员、研发管理者、决策者和投资者都是至关重要的话题。我选择了几篇有代表性的文献,致力于分析研发产出率的核心驱动因素,并回顾西方同行在十几年的跨度里在该领域的视角和观点的演进。
READ MORE
彼岸
洛氏争鸣 系列综述 | 彼岸
·10月以前
《洛氏争鸣》是《彼岸》栏目的第九个系列,总共八篇文章,收集了美国药物化学家德里克·洛(Derek Lowe)博士In the Pipeline博客上的八篇文章以及相关读者评论反馈,聚焦于新药研发领域化学和生物学的最新研究,尤其是与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自动化相关的话题。
READ MORE
彼岸
算法正在到来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专栏《洛氏争鸣》系列的第八篇,也是最后一篇。洛博士点评了发表于著名的《德国应用化学》期刊上一篇关于运用电脑算法来规划合成路线的文献,时间是2016年4月。此算法是由一个来自波兰科学院的团队,经过了十五年的努力开发出来,在过去几年中取得了一系列显著的进步。一向挑剔严谨的洛博士被这篇文献亮丽的数据折服,大发感慨,觉得基于自动化的有机化学合成路线设计已经指日可待了。
READ MORE
彼岸
计算出太多太多新化合物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专栏《洛氏争鸣》系列的第七篇,洛博士点评了一篇2016年底的文献,报道一套能够自动生成大量新的化合物结构的方法。他对这篇文章的结果不满意,与本系列其他文章的立场相比,他在措辞上颇不客气。在博文的读者评论部分,我收录了代表正反两方毁誉参半的不同意见,有的表示鼓励和支持,有的则表示和洛博士态度一致,觉得这篇文章没有什么价值。通过洛博士本人以及读者两方的交锋,我希望能够让读者看到,一个快速...
READ MORE
彼岸
化学时间机器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专栏《洛氏争鸣》系列的第六篇,洛博士忽发奇想,做了一个思想实验,从他个人的视角回顾了化学领域三十年的变化,这篇发表于2016年的怀旧文章不免引起他的老读者们共鸣。洛博士在1986年时是杜克大学三年级研究生,博士毕业后,他曾经在先灵葆雅、拜耳两家大药厂长期从事研发工作,然后加入美国波士顿生物制药公司Vertex,在那里工作马上就十年。他见证了新药发现和药物化学领域的演进,以及与之相关的有机化学和...
READ MORE
彼岸
自由能微扰法,万事俱备?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专栏《洛氏争鸣》系列的第五篇,主题从生物回到化学。洛博士对2015年JACS上一篇关于用自由能微扰计算来预测活性化合物的文献进行点评。这篇论文的作者来自于两家美国生物科技公司新锐,薛定谔公司和Nimbus公司,以及其他三所顶尖大学的研究者。他们合作利用这套方法,对一系列新药的靶标和配体进行分析计算。文章对研究结果表达了谨慎乐观。洛博士博客的读者们也像以往一样,针锋相对,表达了正反两方面的意见。...
READ MORE
彼岸
用于生物学的人工智能?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专栏《洛氏争鸣》系列的第四篇,基于洛博士分析机器学习在生物学方面应用进展的一篇博文。他评述2015年发表的一篇文献,关于涡虫再生机制的机器学习研究。本文选择了他这篇洋洋洒洒的博文开头以及结尾部分的内容,中间很长的一段是关于他对这篇科学文献一些数据和逻辑的分析,在这里暂且略过。洛博士在文末分享了一些富有哲理的、关于人工智能定义的思索,十分耐人寻味。
READ MORE
彼岸
药物发现神经网络:方兴未艾?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专栏《洛氏争鸣》系列的第三篇。洛博士在这篇博文中将他的关注点从化学移到了生物,讨论斯坦福大学维杰潘德(Vijay Pande)教授和谷歌团队在2015年合作发表的一篇论文,以机器学习来分析药物发现的数据。这是一个通过深度学习挖掘大数据的新颖方法。洛博士坦诚地分享了他对这一新方法的分析和疑虑。在文末我摘录了一些读者的评论,大多数持怀疑态度。
READ MORE
彼岸
万能的化学合成机器?|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专栏《洛氏争鸣》系列的第二篇,延续上一篇的主题,讨论美国化学家马丁•伯克所发明的化学合成机器以及模块式自动化学对行业的影响。德里克.洛博士在上一期文章中指出,新合成技术的发明有可能导致化学合成的终结,一石激起千层浪,他的博文引起读者的激烈反响,并推动了学术界和工业界同行们的讨论。
READ MORE
彼岸
合成方法的终结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第九个系列《洛氏争鸣》的第一篇文章,本系列来源于美国药物化学家德里克•洛(Derek Lowe)的博客文章。洛博士是全球医药研发领域内在社交媒体上最活跃的药物化学家。 他从2002年2月开始撰写他的个人博客并发表。他的博客英文名叫In the Pipeline(管线之中),目前是全球医药行业研发领域阅读量最大,影响最广的博客之一。
READ MORE
彼岸
千钧重负 系列综述及微小说“前夜” | 彼岸
·10月以前
《千钧重负》是研发客彼岸栏目第八个系列,共五篇文章。该系列聚焦于西方制药行业新药研发成本的演进和增长趋势,提供了40年间5个不同时段化学药和生物药包含风险的研发成本。这五篇文章发表在2016年11月底到12月底的彼岸栏目上。
READ MORE
彼岸
生物新药研发成本2016年版:25.6亿美元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千钧重负》系列的第五篇也是最后一篇。文章发表于2016年,是塔夫茨大学药物开发研究中心团队的最新权威成果,基于2013年的创新药研发成本。作者们在1979年、1991年、2003年分别发表了新药研发成本的数据,加上本篇文章,组成一个四段连续的时间序列,系统地分析了1970~1980年代早期,1980~1990年代早期,1990~2000年代中期以及2000~2010年代中期这超过40年时间内新药研发成本的增长(见文中图2)。
READ MORE
彼岸
生物新药研发成本2007年版:12.4亿美元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千钧重负》系列第四篇文章,分析生物新药的研发成本。文章发表于2007年。作者依然是塔夫茨大学药物开发研究中心团队。这篇文章全面分析了生物新药,包括单克隆抗体和其它蛋白药物的研发成本,有助于了解美国乃至全球的生物技术公司的发展和研发生产率。
READ MORE
彼岸
新药研发成本2003年版之二:17亿美元|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千钧重负》系列第三篇文章,展现的是新药研发成本的另外一种测算方式。作者是美国贝恩咨询公司的专家,文章发表的时间是2003年,与本系列第二篇文章发表时间相同。但是本文的结论是新药研发的费用已经超过17亿美金,比本系列上一篇文章来自塔夫茨大学的研究者的结论数字要高出一倍多。我推荐这篇文章正是因为这个差别,希望能阐明对新药研发成本的测算有多种方法,基于不同假设,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让读者有机...
READ MORE
彼岸
新药研发成本2003年版:8.02亿美元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文是彼岸栏目《千钧重负》系列的第二篇文章,继续聚焦新药研发成本。作者依旧为塔夫茨大学药物开发研究中心团队的数位学者。文章发表于2003年,总结了塔夫茨大学药物开发研究中心对以2000年作为基准的新药研发成本的新数据。诚如本文标题所说,到了2003年,全球新药单位研发成本已超过8亿美元。文章纵向比较分析了该数据及在此之前20年的两组研究数据,包括1979年和1991年的研究。 其中,1991年研究的数据在本系列上一篇文章《新...
READ MORE
彼岸
新药研发成本91年版:2.3亿美元 | 彼岸
·10月以前
从今天起,彼岸栏目推出新系列《千钧重负》。这是彼岸的第八个系列。本系列通过摘录多篇权威的数据分析,讨论回顾创新药物研发成本在过去几十年的上升趋势。在全球范围内,创新药物研发成本的提高对医药行业研发模式的演进有十分重要的驱动作用。
READ MORE
彼岸
耳听八方 系列综述 | 彼岸
·10月以前
《耳听八方》是研发客彼岸栏目的第七个系列,一共八篇文章。它收集了来自西方社交网络媒体的内容,侧重于创新,领导力,和研发者管理者内在修养的话题。本系列的文章排列没有严格顺序,读者可以顺读或跳读。
READ MORE
彼岸
创新在边缘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文是彼岸栏目《耳听八方》系列的第八篇文章,作者是美籍日裔学者、著名的创业家和风险投资人伊藤穰一。
READ MORE
彼岸
独处和领导力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文是彼岸栏目《耳听八方》系列第七篇文章。作者系美国作家和文学评论家威廉德莱塞维茨。该文讲述了个人独处对于培养领导力的重要性。原文发表于2010年《美国学者》,来自德莱塞维茨在西点军校2009年10月对当届入学新生的讲话稿。这篇文章发表后广为流传,引起了很多管理者的共鸣。本文摘录了其中一小段。
READ MORE
彼岸
纳西姆·塔勒布:治愈脆弱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耳听八方》系列的第六篇。作者拉里•普鲁萨克,是知识管理大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本文原文发表于2012年,刊登在《哈佛商业评论》网站上。这篇文章是对塔勒布当时的新书《反脆弱》的书评,作者对塔勒布的这本书十分推崇,认为它带来了少有的原创观点和理念。
READ MORE
彼岸
投资家格雷厄姆谈写作:出奇制胜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耳听八方》的第五篇。作者是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写于2004年。他是美国著名的程序员、风险投资家、博客和技术作家。他的散文集《黑客与画家》早已翻成中文。他的大量博客文章也已被翻成中文。本篇文章来自于他的个人博客,大概是少数还没被翻成中文的早期文章之一,重点是他分享散文写作的心得。
READ MORE
彼岸
7年阅读、写作和生活中学到的7件事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耳听八方》系列的第四篇,来自于玛利亚·波波娃(Maria Popova)的博文。2013年她为了纪念Brain Pickings网站成立七年,写了这篇博文,分享自己的感悟。Brain Pickings网站由波波娃在2006年建立,记录了她个人的读书心得。到2014年每月的读者人数超过700万,在全球英文社交和传统媒体都享有盛誉,拥有大批忠实的读者和粉丝,包括许多知名作家。与本系列前面三篇文章的两位作者相比,波波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网...
READ MORE
彼岸
模糊货币套利:怎样优化重要而非可衡量的事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耳听八方》系列的第三篇,来自于泰勒•皮尔森(Taylor Pearson)的博文。这篇文章介绍了一个很有趣的概念,叫做模糊货币。作者皮尔森将我们平时用的时间、精力、意志力甚至人脉关系,都以货币的形式和其他的我们通常所说的现金货币进行比较,并得出了一些耐人寻味的结论。
READ MORE
彼岸
芒格:建立心智模型栅格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耳听八方》系列的第二篇文章,介绍查理·芒格的心智模型栅格。作者和上篇文章一样,也是写法纳姆街(Farnam Street)博客的博主帕里什(Shane Parrish)。帕里什博览群书,对芒格十分推崇。查理·芒格是美国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副主席,是全球亿万富翁巴菲特多年的合作伙伴和搭档。芒格除了是一位成功的投资者以外,也被誉为最卓越的跨学科思想家。
READ MORE
彼岸
爱因斯坦论沙里淘金:一遍遍从复杂中抽提简单 | 彼岸
·10月以前
从这一期开始,彼岸栏目推出新的系列《耳听八方》。这是彼岸的第七个系列。这个系列的侧重点非同寻常,它聚焦了一些来自全球网络媒体各个角落对决策管理和领导力培养的经验分享、认知科学以及自我修为的话题,以“自省”作为关键意识流贯穿整个系列。作为研发管理者,每日面对各种决策和管理问题,因此,自我修养和提升、内关自身对外相的认知成为其孜孜不倦的追求。
READ MORE
彼岸
精挑细选 系列综述 |彼岸
·10月以前
《精挑细选》系列是《研发客》彼岸栏目的第六个系列,一共6篇文章,主要讲述新药研发项目组合的管理。新药研发项目组合是新药研发管理的重要环节,但极少在大众媒体被提及,相关专业文献也数量稀少。本系列文章发表时间跨度从1998~2016年,涵括了从大型制药公司、小型生物科技公司以及非盈利性组织研发项目组合管理所运用的工具、方法论和理论体系的演进,希望给读者一个纵横交错的立体阐述。
READ MORE
彼岸
盖茨基金会,打造全球健康投资典范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文是彼岸栏目《精挑细选》系列第六篇,作者是特雷弗·蒙代尔,他是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以下简称盖茨基金会)全球健康部门总裁。原文发表于今年3月,阐述了盖茨基金会运用项目组合管理优先排序的分析框架和工具来支持他们对全球健康的投资和支持。
READ MORE
彼岸
辩论:药物研发团队应该认输吗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精挑细选》系列的第五篇。在这一系列里,绝大多数文章都是发表在学术期刊上经过同行评议的科研论文,而本文原文摘自《福布斯》专栏作者——大卫·施威茨(David Shaywitz)的手笔,在线发布时间为2014年。施威茨是硅谷生物科技公司DNAnexus的首席医学官,他的专栏主题专注于讨论生物科技创业与创新。
READ MORE
彼岸
重振研发项目组合决策:案例一则 | 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精挑细选》系列的第四篇,介绍新药研发项目组合管理决策改革的一个具体案例。原文发表于2011年,3位作者中两位是总部在德国的跨国药企默克雪兰诺的研发高管。另一位是该领域的资深咨询师。原文从研发决策者和管理者的视角,详细描述了默克雪兰诺的研发项目组合决策经过梳理改革后的四步流程。对有兴趣了解此类流程的读者和研发管理者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
READ MORE
彼岸
价值驱动研发管理工具二则|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精挑细选》系列的第三篇,介绍新药研发管理的两个基础工具:目标产品概要(TPP)和决策树。原文发表于2008年,两位作者K﹒M﹒博德-格罗伊尔和K﹒J﹒尼克基希在文章发表时是研发项目组合管理的资深咨询师和学术专家。在此之前,两人分别担任两家德国大型药厂的相关职能部门高管。
READ MORE
彼岸
穿越非临床研究中的决策关卡|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精挑细选》系列的第二篇, 介绍新药研发决策关卡(Decision Gate)这个核心概念。这是研发决策流程的基石之一,对新药研发多项目组合的决策,资源分配,及优化至关重要。
READ MORE
彼岸
项目决策“人治”还是“法治”?|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新系列《精挑细选》的第一篇。这个系列的主题是研发项目组合的管理、优化与决策。这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小众与冷门的话题,相关内容少见于科研文献、行业媒体,尤其是社交媒体。但是,对于具有一定规模的研发型医药企业来说,这却是一个关键的能力,甚至是核心竞争力之一。
READ MORE
彼岸
九死一生 系列综述|彼岸
·10月以前
九死一生系列是研发客彼岸栏目的第五个系列,一共八篇文章,讨论新药研发损耗率。这是创新药研发管理最核心的问题之一,但在中文行业媒体文章报道中,很少被提及。本系列挑选了几篇具有代表性的英文文献,对这个话题从不同的角度来表述剖析,希望基于数据和图表,给读者一个全方位的解读。
READ MORE
彼岸
果断叫停正走向失败的研发项目|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九死一生》系列第八篇,也是完结篇,原文献发表于2015年。这篇文章的作者们针对中后期临床研发损耗率高居不下的挑战,提出了一个大胆而带有争议的想法称为“速杀”(quick kill)。他们建议新药开发应该尽量让不具竞争力的项目在早期被终止。他们指出传统的基于研发管线项目数目与达到特定里程碑的项目数目的激励机制的弊端,并推荐了七点方案来实现“速杀”策略。
READ MORE
彼岸
大型药企对研发损耗的数据共享|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九死一生》系列第七篇,原文献发表于2015年,描述了西方四家大型药企(阿斯利康、礼来、葛兰素史克和辉瑞)合作分析新药研发损耗的结果。这是全球医药行业在新药研发成功率方面最新的数据集。与本系列以前的文章相比,本文的分析范畴更加具体,包括四家药企从2000到2010年研发的812个进入临床开发的小分子化学药项目,聚焦于这些化合物的物理化学性质分析,希望能发现新的趋势和规律。
READ MORE
彼岸
新药临床成功率数据大全|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九死一生》系列第六篇,原文献发表于2014年,是全球医药行业对新药临床研发成功率最新最完善的数据分析。这篇长达12页的文章里,充满了大量的数据图表。本文选取了其中的几套数据,希望给读者们一个摘要。
READ MORE
彼岸
“5R”原则:研发实战经验教训|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九死一生》系列第五篇,提出了评估药物研发项目风险的五项原则,简称5R原则。原文发表于2014年,作者们来自英国制药公司阿斯利康。与本系列的第四篇文章一样,这篇文章针对一家制药公司的研发管线的成败进行了深入的剖析,得出一套具有潜在普适意义的经验原则,对行业提高研发生产率具有十分积极的作用。
READ MORE
彼岸
研发项目生存的三大支柱|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九死一生》系列第四篇,提出了一个评估药物研发成功率的矩阵模型。该模型由三个要素组成,被作者们称为三大生存支柱。原文发表于2012年,是过去5年来对新药研发成功率回顾性分析的重要文献之一。
READ MORE
彼岸
中晚期临床试验损耗率触目惊心|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彼岸栏目《九死一生》系列的第三篇,分析了西方医药行业从1990年至2004年15年期间药物研发项目损耗率、成功率和研发生产率的变化趋势。原文发表于2011年,篇幅很长,充满了大量的图表和数据。这里摘选了其中有代表性的两组数据和一个图表。
READ MORE
彼岸
关于新药研发成功率的权威数据|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文章是《九死一生》系列的第二篇,与读者分享全球研发新药成功率的权威数据。本文作者来自塔夫茨大学药物开发研究中心由约瑟夫•迪马斯带领的研究团队。这是一个专门研究新药研发经济学的学术机构,积累了全行业最完善的研发费用与研发生产率的历史数据,在彼岸《河东河西》系列第三篇文章(第零叁壹期)中曾对此机构有过专门的介绍。该文发表于2010年。
READ MORE
彼岸
制药业能降低研发损耗率吗|彼岸
·10月以前
彼岸栏目从本期开始一个新的系列《九死一生》,讨论新药研发损耗率。这是创新药研发管理最核心的问题之一,然而在中文行业媒体文章报道中,很少被提及。本系列挑选了几篇具有代表性的英文文献,对这个话题从不同的角度来表述剖析,希望基于数据和图表,给读者一个全方位的解读。
READ MORE
彼岸
神机妙算 系列综述|彼岸
·10月以前
神机妙算系列是研发客彼岸栏目的第四个系列,一共八篇文章,关注机器智能这一热点话题。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是当今互联网及计算科学的前沿方向。随着生物大数据的爆发式增长与积累,运用人工智能来助力生命科学基础研究和新药研发不再是天方夜谭。我推荐这个话题是因为它能启发我们对医药健康行业长久发展方向的思索。对研发客们提供一个跨界前瞻的独特窗口和机会。
READ MORE
彼岸
万众归一的机器|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文章是《神机妙算》系列第八篇, 也是完结篇。本文作者是克里斯•安德森。他是TED大会的掌门人和组织者。TED的口号是“传播一切值得传播的思想”。安德森自2002年接手负责TED大会以来,将一个诞生于1984年的关注技术、娱乐和设计的小众会议变革成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传播机构,生态系统和品牌。根据《纽约时报》2014年3月的报道,TED网站上那时已经有1600个演讲视频,被观看了20亿次,被翻译成了104种语言。TEDx 活动在...
READ MORE
彼岸
在自主机器人的世界,人类何以安身|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文章是《神机妙算》系列的第七篇,作者是保罗·萨福。他用充满想象的笔触描绘了人工智能的演化,提到了人工智能领域的一对相关概念: 弱人工智能和强人工智能。弱人工智能,又称为狭义人工智能,指的是没有感觉知觉的专注于一项任务的人工智能,比如苹果手机上的Siri语音控制功能。强人工智能是指有意识、知觉和心灵的机器,或者能解决任何问题的人工智能。萨福对人工智能高速发展的潜在风险隐隐担忧。我推荐这篇文章是因为...
READ MORE
彼岸
假如意识可以移植|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文章是《神机妙算》系列第六篇,作者是胡安·恩里克斯。该文涉及在医学技术和伦理上都极具挑战性的换头手术,并由此延伸展开作者关于意识是否移植的思考。我推荐这篇文章因为恩里克斯同时运用天马行空般的思路及丝丝入扣的推理来分析这个初看有些怪诞的话题。读到结尾,大有柳暗花明之感。
READ MORE
彼岸
请叫它们人工异形|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文章是《神机妙算》系列第五篇。该文作者是凯文•凯利(常被称为“KK”)。凯文•凯利在硅谷和国内的互联网界和媒体圈都是名人之一,他是美国《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失控》作者,及网络文化的发言人和观察家。在创办《连线》之前,他是《全球目录》(the Whole Earth Catalog)杂志的编辑和出版人。凯文•凯利近年来多次来华讲演,其讲稿信息在微信上迅速传播。他信奉自己所定义的“技术元素”,并热衷于预测和畅想未来...
READ MORE
彼岸
未来早已到来,只是还未普及|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文章是《神机妙算》系列的第四篇。该文作者埃里克·托普,是美国心脏病学家和遗传学家。他曾是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心血管科主任,现任加州斯克里普斯转化科学研究所的创新药物研究教授兼主任,更是美国闻名的移动医疗传播者。2012年出版了《颠覆医疗:大数据时代的个人健康革命》——一本面向消费者的、关于“数字医疗”的书。他因此被同行称为“现代医学界最有远见、最为坚强、最有天赋的传播者之一”。2012年,两本主流健...
READ MORE
彼岸
当人与机器不分你我|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文章是《神机妙算》系列第三篇。该文作者是弗朗克·韦尔切克,当代最杰出的理论物理学家之一、诺贝尔奖得主。2004年因为发现量子色动力学中的渐进自由,和导师戴维·格娄斯一起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韦尔切克教授现任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讲席教授。他的研究兴趣广泛,涉及凝聚态物理、天体物理和粒子物理等多个研究领域。他同时出版及共同出版了4本有关物理学的科普书籍,以科学写作文笔出色著称。
READ MORE
彼岸
你干吗在乎别的机器怎么想|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文章是《神机妙算》系列第二篇,继续关于机器智能的讨论。该文作者是著名遗传学家乔治·邱奇(George Church)。我推荐本文不仅因为其观点新锐,还因其文采斐然,让我们看到行业大神级科学家的另一面风采。
READ MORE
彼岸
关于机器智能的自言自语|彼岸
·10月以前
彼岸栏目从本期开始一个新的系列叫《神机妙算》,关注机器智能这一热点话题。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是当今互联网及计算科学的前沿方向。谷歌,Facebook,百度等公司都为此投入大量资源。随着生物大数据的爆发式增长与积累,运用人工智能来助力生命科学基础研究和新药研发不再是天方夜谭。我推荐这个话题是因为它能启发我们对医药健康行业长久发展方向的思索。对研发客们提供一个跨界前瞻的独特窗口和机会。
READ MORE
彼岸
布氏心法 系列综述|彼岸
·10月以前
布氏心法系列是《研发客》彼岸栏目的第三个系列,共8篇文章,均由美国生物科技风险投资家布鲁斯·布斯 (Bruce Booth)博士撰写,以博文形式,介绍他自己多年来的行业观察与心得体会。布斯是著名生物科技风险投资公司阿特拉斯(Atlas)的合伙人,公司位于波士顿地区的剑桥。他和团队专精于早期的生物科技投资,并在多个项目中成功退出,获得高倍数的回报。
READ MORE
彼岸
创新的未来是内与外,虚与实的融合|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文章是《布氏心法》系列的第八篇,也是完结篇。本文摘录自布斯博士今年6月写的一篇博文,系统性总结了他对外部研发的观点。原文很长,这里着重于其综述的环节。我推荐本文是因为它展现了医药研发行业中最前沿的外部研发三大类合作模式,让我们看到西方制药与投资行业在提高研发效率与投资回报率上不懈的探索与尝试。
READ MORE
彼岸
高回报新药投资秘诀:结构化收购|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文章是《布氏心法》系列的第七篇,与本系列第六篇文章《详解顶尖风投青睐的LLC双重架构》摘录自布斯博士的同一篇博客长文章,可以连起来读。本文是对这个系列前几篇文章中提出的多个概念的进一步演绎。我推荐它不仅因为它结合理论与实践,用两个具体案例(Arteaus 公司和Annovation 公司)来解释结构化收购,而且因为随后发生的故事。
READ MORE
彼岸
详解顶尖风投青睐的LLC双重架构|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文章是《布氏心法》系列的第六篇。布斯博士对其青睐的有限责任LLC公司双重架构进行了详细解读,并在结尾时猜测大部分的新药投资会采取这种架构。我推荐这篇文章是因为它从一个独特的角度揭示了美国生物医药风险投资者的慎密思维方式。更重要的是它指出了传统的将公司而非新药项目作为投资、建构和实现价值的主体理念在生物医药创业领域的弊端。
READ MORE
彼岸
以单一项目为核心的虚拟研发:三大绝招|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文章是《布氏心法》系列的第五篇,摘录了布斯博士一篇长文的下半节,与本系列第四篇文章(题为《如何塑成漂亮的新药发现平台》)可以对照阅读体会。本文的重点是以项目资产为中心的虚拟研发公司。在布斯博士的阿特拉斯风险投资公司所投的创业公司中有许多该类型的成功案例,所以他富有心得。
READ MORE
彼岸
如何塑成漂亮的新药发现平台|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文章是《布氏心法》系列的第四篇,聚焦于布斯博士欣赏的两种投资案例类型之一:新药发现产品引擎。他在这个领域深耕多年,收获颇丰,绝对是行业在技术和投资上的双重权威。我推荐这篇文章因为它列出了新药发现产品引擎的三大成功要素,值得同行们交流体会。
READ MORE
彼岸
基于预设架构的新药合作|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文章延续《布氏心法》系列上一篇的话题,以美国生物科技公司Nimbus为例,描述了一个精巧富有创意的基于有限责任公司(LLC)的公司架构。布斯博士及其阿特拉斯风险投资公司团队针对新药研发周期长,退出机制有限的挑战,设计了一种灵活的以项目资产为核心的交易结构。我推荐这篇文章不仅因为文中的概念很新颖,而且因为它反映的行业的大背景与美国投资人对早期生物科技投资深刻的理解。
READ MORE
彼岸
发现Nimbus|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栏目文章是《布氏心法》系列第二篇,发表于2011年3月,讲述布斯博士投资孵化的一家早期生物科技创业公司Nimbus Discovery的故事。我推荐这篇文章是因为它生动地阐明了Nimbus独特的“虚拟整合,全球分布”的研发运营模式和以项目资产为中心的有限责任公司LLC结构。除了公司本身在新药发现技术上的独门绝技之外,这两项关于研发模式与公司结构的尝试也是大胆创新之举。布斯博士和他的投资团队基于资本效率优化的理念,在行业...
READ MORE
彼岸
要么过度投资,要么投资不足|彼岸
·10月以前
《研发客》彼岸栏目从本篇文章开始发表第三个系列“布氏心法”,介绍美国生物科技风险投资家布鲁斯·布斯 (Bruce Booth) 的行业观察与心得体会。这个系列的侧重点与前两个系列不同。本栏目第一个系列“新药猎手”是人物特写,第二个系列“河东河西”是数据分析,布氏心法则是投资概念阐述。
READ MORE
彼岸
河东河西 系列综述|彼岸
·10月以前
河东河西系列是研发客彼岸栏目的第二个系列,一共七篇文章。本系列聚焦新药研发的核心决策之一:怎样在首创新药(first-in-class)与最佳跟进式新药(best-in-class)之间分配研发资源,构建项目组合来管理风险使商业价值最大化。本系列文章第一篇发表于2002年,最后一篇发表于2013年,时间跨度长达11年。本系列有多篇文章比较在不同历史背景下首创新药与最佳跟进式新药的商业价值与研发风险,希望让读者们回顾来自各路专家众说纷...
READ MORE
彼岸
过去25年最具变革性药物|彼岸
·10月以前
本系列前六篇文章的作者来自医药研发公司、学术机构和战略咨询公司,其分析基于大量商业、经济学和研发管线的定量数据。相比之下,本文作者是哈佛医学院药物流行病学和药物经济学专家。其数据来源朴实无华,来自美国180位专家级医生的定性评选和调查。然而大道至简,文章的结论坚实有力。医生们认为药物功效和相对于现有药物的优势是评价变革性新药的最重要指标。
READ MORE
彼岸
什么在左右市场成败|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栏目文章用清晰的数据阐明首创新药比最佳跟进式新药具有更大的市场价值。这是“河东河西”系列的第六篇,发表于2013年。它与本系列最开始的两篇文章发表时间相隔十年有余,结论却与那两篇文章截然相反。我推荐这篇文章正是因为这个大逆转式的结论。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看来,在新药研发领域,十年时间就足以颠覆研发战略的基本假设与前提。这也是本系列取名“河东河西”的初衷与深意。
READ MORE
彼岸
新药靶标的长尾曲线隐藏着什么|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栏目是对2000年至2012年美国审批通过的药物靶点进行的解析,是“河东河西”系列的第五篇。我推荐这篇文章,不仅因为它提出了值得研发客深思的问题,还因为作者穆诺斯在业界的独特地位。
READ MORE
彼岸
被低估的靶点多样性|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栏目是针对西方制药行业新药研发靶点重叠程度的首次系统性分析。这是“河东河西”系列的第四篇。如果说上一篇文章是从纵向维度来分析行业首创新药与跟进式新药在40多年间的演进,那么本文则是一份横向分析,基于2011年这一个时间点,从靶点新颖性、临床试验阶段、制药公司研发管线等几个角度来深入揭示行业内新药靶点的重叠程度。
READ MORE
彼岸
跟进式药物:同台竞技还是模仿|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栏目文章是 “河东河西”系列的第三篇,继续深入分析跟进式创新(me-too)药研发。本文发表于2011年,与本系列上两篇文章相比,时间跨度近十年。我推荐这篇文章不仅因为它的结论耐人寻味,还因为它的作者及其机构在行业中特殊的地位。
READ MORE
彼岸
追寻最佳|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栏目文章是 “河东河西”系列的第二篇,是上一篇文章的自然延伸,作者还是麦肯锡咨询公司医药健康领域的两位专家。第二作者与上篇一样,是Rodney Zemmel (罗德尼·泽谋)。 本文发表于2003年,第一作者Bruce Booth (布鲁斯·布斯) 当时是麦肯锡的助理合伙人,年轻有为,有望晋升为合伙人。文章用更多的数据分析进一步证明了同类跟进型新药的价值,这是一个多少有些出人意料的结论。据说布斯博士凭借这项工作获得麦肯锡内部...
READ MORE
彼岸
创新药价值几何|彼岸
·10月以前
彼岸栏目的第二个系列叫“河东河西”,聚焦新药研发的核心决策之一:怎样在首创新药(first-in-class)与最佳跟进式新药(best-in-class)之间分配研发资源,构建项目组合来管理风险使商业价值最大化。本系列文章第一篇发表于2002年,最后一篇发表于2013年,时间跨度长达11年。希望让读者们回顾来自各路专家众说纷纭的分析,比较十年间制药行业在这一主题上理念的演进。
READ MORE
彼岸
新药猎手 系列综述|彼岸
·10月以前
新药猎手系列文章一共六篇,是研发客彼岸栏目推出的第一个系列,发表于2015年4月底至6月初。该系列文章的主题是药物发现方法学的演进,描绘了药物发现前辈保罗•杨森(Paul Janssen),詹姆斯•布莱克(James Black),西蒙•坎贝尔(Simon Campbell)和罗伊•瓦格洛斯(Roy Vagelos)的足迹。他们的洞见给强生,阿斯利康,葛兰素史克,辉瑞,默沙东等跨国药企创造了巨大的价值,更造福了千千万万的病人,同时也将新药发现的方法学...
READ MORE
彼岸
合成“新药猎手”有公式吗|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栏目是新药猎手系列的完结篇,正式引入“新药猎手”的概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篇文章也可以作为该系列的起始篇,当然那样就会少一些峰回路转的悬念。彼岸栏目的系列文章在结构上采用模块化设计,每一期文章独立成篇,整个系列首尾呼应,有其内在隐含的次序和脉络。希望带给读者的阅读体验是在观赏一出多幕的舞台剧。
READ MORE
彼岸
除了生物医学,我不会从事其他职业|彼岸
·10月以前
彼岸栏目本期文章的视角从欧洲移至美国,主角是美国默沙东公司的罗伊﹒瓦格洛斯博士,这位被福布斯杂志称为“医药行业绝对的传奇”的人物。瓦格洛斯早期从事临床学术研究,后进入默沙东,先后担任默沙东研究实验室总裁、默沙东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在他任内,默沙东研发成功上市了第一个他汀类降脂药,成为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享有极佳的声誉。
READ MORE
彼岸
药物研发界的跌宕起伏|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栏目文章是对西蒙·坎贝尔博士的采访。他是新药发现领域最多产的药物化学家之一,主导参与了三个新药的发现。坎贝尔曾担任辉瑞制药全球新药发现部及欧洲研发部资深副总裁。他也曾任英国皇家化学学会会长,并是少有的来自工业界的皇家学会会员。坎贝尔发现的氨氯地平(络活喜)是全球销量最大的钙通道阻滞剂,最高年销售额达50亿美元。至于他的团队发现西地那非(万艾可)的“意外”过程早已为业界和公众所熟知。
READ MORE
彼岸
反思新药研究|彼岸
·10月以前
本期彼岸栏目推荐的是詹姆斯•布莱克爵士的一篇文章。他因对新药发现做出的贡献与两位前同事一起于1988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詹姆斯•布莱克建立了新药发现理性设计的原理和方法学,并出色地运用这些原理发现了两个崭新作用机理的新药。他在英国帝国化学工业公司(ICI)制药部门工作期间,发现了心血管药普萘洛尔(又叫心得安)。这是第一个β肾上腺素受体阻滞剂,是当时行业销量冠军。然后他移师Smith, Kline&French 公司研...
READ MORE
彼岸
什么是成功的药物发现|彼岸
·10月以前
杨森时代的新药研发方法是否已经过时? 本期彼岸栏目文章继续探讨这个问题。上一篇文章的作者詹姆斯•布莱克是杨森的同行。本文作者保罗·刘易斯(Paul Lewi)是他的同事和下属,曾与他共事40年。本文阐述了杨森研发的基本观点,并聚焦于他关于新药研发组织架构和文化理念:“研发组织更像一个活的有机体,而不是一架被设定好程序的机器。” 从作者的亲身体验和观察来看,这种研发文化与当前最富活力的互联网或生物科技创业公司的研...
READ MORE
彼岸
我眼中的保罗·杨森|彼岸
·10月以前
如果新药发现是一个江湖,有一位像古龙小说中百晓生一样的人物来编一份兵器谱与排行榜,品评新药发现者的功力,那么本期推荐文章的主题人物与作者两人都可以列入排行榜的三甲。保罗•杨森博士是有史以来最多产的新药发现者。他和他的企业团队杨森制药在40年内发现了79种原创新药。这个空前绝后的记录让江湖后辈仰望拜服,也为研究新药研发战略的专家学者提供了独特的素材。
READ MORE
彼岸

个人信息

Copyright © 2016-2020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 沪ICP备17054709号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