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MRCT在中国(一):外企历经风雨终见彩虹 | 客论
毛冬蕾·2020-12-01
会议
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MRCT)话题由来已久,博大精深。

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MRCT)话题由来已久,博大精深。2015年药监改革后,我国颁布了系列与MRCT有关的政策指南,特别是44号文中,规定“允许境外未上市新药经批准后在境内同步开展临床试验”,犹如石破天惊,推动了MRCT的发展。


从拿中国患者做“小白鼠”的论调,再到如今中国加入ICH以及新《药品管理法》正式颁布后接受境外临床研究数据申报、鼓励早期临床试验在中国同步开展,MRCT在中国得到理念上的转变,呈现出快速增长(见下表)。在临床试验全球化大发展的境遇下,中国和世界都要抓住机遇。



11月21日的研发客“客论”线上讲堂上,来自瑞石生物、康泰伦特、默克雪兰诺及百济神州的专家围绕中外创新药企业开展MRCT的目标、路径、方式方法及跨国临床研究药物供应链等话题进行了研讨。


MRCT在中国百花齐放


默克雪兰诺全球研发中心中国区临床开发中心(GCDC)负责人史冬梅老师首先评价了跨国公司对MRCT在中国的发展发挥了黄埔军校的作用,“跨国公司将创新产品带到中国,让中国顶尖研究者参加早期临床试验,从引入GCP理念到参与政策法规的制定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史冬梅说。

默克雪兰诺全球研发中心中国区临床开发中心(GCDC)负责人史冬梅博士


其次,她指出,今天MRCT在中国的繁荣离不开政策的巨大支持。而中国临床研究机构和研究者水平和经验的提升也促成了MRCT的发展,2017-2019年,中国710家临床研究中心共1300名研究者参与了MRCT临床试验,对创新药的多中心研究显示出了很大的热情和积极性。


中国巨大未获满足的临床需求


当前,中国仍有巨大的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以肿瘤为例,中国每分钟有5.5人因癌症死亡;从流行病学数据看,尽管中国肿瘤患者人群占全球总患病人数的18%,但全球50%的胃癌、肝癌和食道癌患者来自中国;其中55%的中国肝癌患者一旦确诊,就已是III-IV期晚期肝癌,这一数据在美国为15%,在日本为5%;在肺癌方面,61%的肺癌患者是EGFR突变的患者,这一数字在美国为11%。说明中国人在某些疾病谱及预后与欧美国家相比存在差异。



中国医药市场已超越日本,2019年第二季度达到820亿欧元,变成外企主战场。对德国默克来说,在中国药品市场增长率也从2012年的4%增长到2019年10月的18%(见下图)。


史冬梅分析认为,中国在跨国制药公司的地位凸显,同时本土医药生物技术公司的临床试验申请项目自2016年改革后稳步上升,其中在2020年创新药物CTA数量达到113项,达52%。从类型来看,小分子化合物的临床试验项目最多,占总体各类药物的56%,抗体药排第二位,占24%(见下图)。



“MRCT在中国已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态势。”史冬梅说。最近,跨国药企在中国的投资进一步提升,将中国纳入早期临床试验。为避免和本土医药研发出现同质化竞争,要及早考虑针对中国和亚洲患者的高发和特色疾病新药开发,并在中国建立转化医学的团队和早期临床开发的能力。

这一期间,据戊戌数据显示,默克雪兰诺在中国共有8项MRCT正在开展,2018-2019年共有7项临床试验申请。
未来差异化的领域研发是默克雪兰诺在中国需要思考的。该公司在中国聚焦在肿瘤、生殖、心血管等9大领域。随着新《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中对新药定义为“全球新”的分类方法实施,跨国公司已将同步开发作为首选。具体有几种做法:

1.对中国高发疾病,中国患者参与首次人体试验成为新趋势;

2.在II期概念性验证阶段加入,为将来III期开发提交生成数据;

3.如果错过了MRCT,可采用《境外已上市境内未上市临床技术要求》或依据病种和药物安全有效及敏感性按CDE 2018年出台的《关于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审评审批相关事宜的公告》申请豁免临床在中国尽快上市。


MRCT早期临床试验设计要点


谈及MRCT早期临床试验设计,史冬梅分享了她作为肿瘤科临床大夫的经验。根据ClinicalTrial.Gov和GBI的数据,从2011年到现在,辉瑞、拜耳、诺华、第一三共、武田、强生和勃林格殷格翰(BI)等大公司最早倾向于将首次人体试验放在自己公司所在国家开展,在亚洲则放在日本、韩国甚至是中国台湾。今年BI的一个KRAS抑制剂在美国和中国同步开展,这是重大的突破。


近五年来,在中国开展的首次人体试验显著增加,从2016年的363项增长至2020年(1至9月数据)的975项。



其中肿瘤药I期研究占1/3,2020年达到325项。涉及各种实体瘤、淋巴瘤和其他血液肿瘤(如图)。


本文幻灯片由史冬梅老师提供


中国有300多个I期临床研究中心为开展首次人体试验(FIH)提供了很好的软硬件设施;排名前5名的肿瘤药I期临床研究中心为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上海东方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和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史冬梅说,全球首次人体试验通常样本量小,研究时间短,中国加入FIH时首先要需要要评估新分子、抗体的临床前数据, 其次要考虑从剂量递增队列还是剂量拓展队列开始。同时需要和丰富经验的I期研究中心合作。当然还要考虑是否开展中国高发或特色疾病的拓展队列临床试验。


“我们不要想着中国参与首次人体试验只贡献一些患者,还要考虑探索该药在中国/亚洲的高发/特色疾病中的安全有效性数据,作为全球整体试验的数据的重要部分。”


史冬梅特别提醒,创新药FIH最大的挑战在于,相较于II/III/IV期临床试验,由于缺乏既往人体数据,未知风险较高,在中国患者身上开展,要有全面的非临床实验研究数据作为FIH的试验设计和临床决策的主要依据;需充分评估FIH给受试者带来的风险,科学地设计首次试验,还要与研究者和研究机构进行充分沟通,以确保患者被告知潜在的风险以及获益,以及相应的临床处理措施。


参考文献:《中国新药杂志》2018,27(11),《中国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的历史与现状》张晓方,武阳丰


感谢史冬梅老师的修改和斧正。下期预告:来自百济神州汪来博士和瑞石生物黄前博士的分享



文章关键字: MRCT
2907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毛冬蕾 个人用户

爱学习的小学生。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mao.donglei@pharmadj.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1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沪ICP备17054709号-1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
关于研发客 | 加入会员 | 联系我们| 知识产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