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栏目
搜索
复宏汉霖斯鲁利单抗:率先站上MSI-H实体瘤赛道 | 江湖
徐唯佳·2021-04-25
江湖
除了肺癌一线治疗布局,复宏汉霖还对斯鲁利单抗“出海“寄予厚望。

√ 斯鲁利单抗有望成为第一款获批的针对小细胞肺癌的PD-1产品。

√ 围绕斯鲁利单抗为核心已开展了8项联合治疗方案,均已进入Ⅱ/Ⅲ期后期临床阶段。

√ 朱俊强调了复宏汉霖的重要改变:以临床需求为中枢,驱动早期研发。


近期,复宏汉霖宣布其自主研发的抗PD-1单抗斯鲁利单抗的上市申请(NDA)获得国家药监局(NMPA)受理,拟用于治疗经标准治疗失败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高度微卫星不稳定型(MSI-H)实体瘤。


在蓝海中孤独的摸索,还是在红海里激烈的拼杀?对于日渐成熟起来的国内创新药企业来说,不同的策略将可能把公司带向全然不同的发展轨道。


复宏汉霖新上任的首席医学官朱俊一直在思考。面对PD-1产品的竞争局面,如何在这一赛道中准确地定位?未来,复宏汉霖又将选择一条怎样的创新之路?在接受研发客专访时,朱俊探讨了这个话题。


布局小细胞肺癌适应症


从目前PD-1市场布局来看,小适应症快速获批抢占市场,得大瘤种者得天下,赛道趋势越来越明显。


复宏汉霖在斯鲁利单抗的开发上始终紧盯着大瘤种,通过Combo+Global(联合治疗+国际化)的开发战略,开展了10多项临床研究,并针对中国国情,全面覆盖了肺癌、胃癌、肝细胞癌、食管癌、头颈癌等主要癌种。


此次斯鲁利单抗针对MSI-H实体瘤的NDA获得受理,使得复宏汉霖成为了国内首家就MSI-H实体瘤申报上市的制药企业。


和市场上现有PD-1产品不同的是,斯鲁利单抗并不依照肿瘤来源而以肿瘤标志物特征为依据,MSI-H状态呈阳性且满足治疗需求即可获得肿瘤免疫治疗,而不以癌种进行区分,可覆盖众多实体瘤患者群。


复宏汉霖首席医学官朱俊


“鉴于高度微卫星不稳定常发生在多个癌种中,包括结直肠癌、胃癌、肾细胞癌以及一些罕见肿瘤,这并不是一个很小的市场。”朱俊表示。


如果说MSI-H实体瘤适应症能帮助PD-1实现差异化上市,那么针对肺癌多项适应症的一线治疗布局则可能成为复宏汉霖的杀手锏


3月1日,默沙东对外宣布,自愿撤回Keytruda在美国用于治疗转移性小细胞肺癌患者的适应症。这主要源于公司在去年公布的Keytruda针对SCLC适应症的Ⅲ期验证性试验KEYNOTE-604结果。


该试验设计了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这两个主要终点。其中,OS没有达到统计学意义。默沙东在小细胞肺癌这一适应症上的受挫也意味着目前在该领域无一款PD-1产品获批。


目前,复宏汉霖正在开展一项斯鲁利单抗联合化疗(卡铂-依托泊苷)治疗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的国际多中心Ⅲ期临床研究,并于去年4月在土耳其完成中国境外的首例患者给药。


朱俊表示,从国内企业现有的适应症布局来看,斯鲁利单抗有望成为第一款获批的针对小细胞肺癌的PD-1产品


此外,公司也同步覆盖一线鳞状非小细胞肺癌及一线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两项适应症,共计3项肺癌适应症(其中两项为国际多中心Ⅲ期临床试验),覆盖了超过90%的肺癌患者,在国内PD-1产品的开发企业中依然是较有竞争力的。


根据年报披露,复宏汉霖同步计划于2021年下半年向NMPA递交斯鲁利单抗一线治疗鳞状非小细胞肺癌的上市注册申请,产品开发进度全面加快。


谈到联合治疗,朱俊表示,这对复宏汉霖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


复宏汉霖在自主研发管线上的重磅产品及创新靶点布局皆较为全面,广泛覆盖肿瘤特异性靶点(如EGFR和HER2)、抗血管生成靶点(如VEGF与VEGFR)和肿瘤免疫相关靶点(如PD-1、PD-L1和CTLA-4)。


而PD-1/L1是全球肿瘤免疫治疗当之无愧的基石,很自然地,其PD-1产品斯鲁利单抗与其自主开发的EGFR产品、VEGF单抗(贝伐珠单抗)开展了联合治疗研究。目前,围绕斯鲁利单抗为核心已开展了8项联合治疗方案,均已进入Ⅱ/Ⅲ期后期临床阶段。


斯鲁利单抗的国际化战略


开展全球研究,是复宏汉霖在PD-1产品布局上重要的创新之举。据朱俊介绍,与其他本土PD-1产品开发者相比,复宏汉霖拥有非常多中国以外的患者数据。


“斯鲁利单抗是拥有国际临床数据较多的PD-1产品之一,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差异化。我们在中国、土耳其、波兰、乌克兰、俄罗斯等国家及地区共计入组了约2,000名患者,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欧洲患者的数据,涵盖小细胞肺癌、非小细胞肺癌和胃癌等高发癌种。


眼下,由于国内本土企业纷纷入局,PD-1在中国的定价通常仅有国外的1/5,因此,全球市场的布局非常重要。PD-1出海一方面能为企业带来更多收益,另一方面也能证明产品本身品质。


在非小细胞肺癌适应症的临床试验设计上,复宏汉霖做了560例患者,充分考虑了NMPA、FDA、EMA等国内外监管机构的需求。如此一来,虽然成本高了许多,但公司的前瞻性布局为将来同时打开欧洲和美国等海外主流法规市场奠定了基础。


目前,复宏汉霖位于上海徐汇的生产基地现已通过中国、欧盟的GMP认证。


朱俊表示:“我们对产能和质量体系都很有信心,对于PD-1产品的全球化,我们可能更具优势。在产能上,我们也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徐汇生产基地在2020年成功将产能提至20000L,今年还同步计划增加一条预充针生产线,松江的两个基地也在加快建设,可以满足后续更多产品上市时后的商业化需求。”


据复宏汉霖年报披露,2020年度,公司完成松江基地(一)的24,000升产能建设,并完成松江基地(二)一期项目桩基工程和主要生产楼的结构封顶,预计将于2021年完工投入试生产并开展相关验证工作。松江基地(二)规划占地面积200亩,计划用于长期产能建设。


在加速推动斯鲁利单抗为先导的创新布局发展阶段,复宏汉霖早在2019年与KG Bio达成合作,授权对方在东南亚10个国家就斯鲁利单抗用于相关疗法和适应症的独家开发和商业化权利,为产品进入国际市场奠定基础。


而在同时拥有非小细胞肺癌和小细胞肺癌两个适应症的海外数据后,朱俊认为,国际合作伙伴也可能会对复宏汉霖的PD-1产品更感兴趣,尤其在小细胞肺癌这一适应症上,公司未来也更有信心获得与海外公司合作的机会。


从临床出发谨慎立项


在加入复宏汉霖之前,朱俊已拥有超过17年的行业经验,曾与超过70家中国本土药企和生物公司合作,领导了超过100个临床试验的设计和执行,全面覆盖临床Ⅰ期到Ⅳ期试验,曾任职佳生中国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IQVIA全球副总裁。因此,对于公司研发管线的长期规划,朱俊的战略非常清晰。


“如今我们的立项会非常严格,best in class/first in class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而不是每个项目按部就班从discovery一步步推进到临床,当然,first in class可遇不可求。”


除了内部自主研发立项之外,如今的复宏汉霖也非常重视与外部研发机构的合作,以“内外兼修”作为创新开发战略。


“在选择项目的时候,我们会更关注一些全球尚未获批的产品,它的成药性已经非常明确,并且拥有全球患者的市场。”朱俊说。


3月29日,复宏汉霖与润新生物就BRAF V600E抑制剂达成一项独家许可合作,复宏汉霖获得该产品在中国(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进行研究、开发、生产和商业化等的独家权利。


BRAF易发生于结直肠癌、甲状腺癌、黑色素瘤等多个癌种中,此次合作的产品不仅有望成为Best-in-Class的BRAF V600E小分子抑制剂,还有潜力与复宏汉霖的EGFR、PD-1靶点的单抗产品产生协同效应,在多个癌症领域打造更优质的差异化创新产品组合。


“以临床需求为中枢,驱动早期研发。”采访中,朱俊强调了复宏汉霖的这一重要改变。在他看来,仅以科学为出发点的创新是不够的。


“应该首先考虑临床的需求,临床试验设计,市场的可及性,以此推动前期的研发。”因此,朱俊也非常重视医生和患者的反馈,认为以解决他们的真正需求为出发点的创新,才会带来市场。


文章关键字: 复宏汉霖 斯鲁利单抗 实体瘤
315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徐唯佳 个人用户

以财经视角关注中国医药行业的未来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sissi.xu@pharmadj.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1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沪ICP备17054709号-1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
关于研发客 | 加入会员 | 联系我们| 知识产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