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的临床研究数据从哪儿来|客论
毛冬蕾·3月以前
会议

上海泰锟医药创始人、CEO季军先生常常想,临床试验如果要提速,他们作为药品供应商,还应该怎么做得更快更好,才能让试验药品更快送达患者手中。其实,不只是他,当下,临床研究各环节的从业者都想方设法在保证质量的同时提升速度。



在由研发客主办、上海泰锟医药协办的网络研讨会“临床试验经验之谈”上,来自研究机构、本土创新药企业和跨国公司的参会者围绕临床运营的速度和质量、如何加速临床试验等话题,分享了各自的想法。


季军先生


虽然季军从业28年,不过,他在致辞上谦虚的说,他之前从事药品上市后工作,现在是刚进入临床试验行业的“新兵”。他认为,药品上市后的存储、物流、使用、追踪有较成熟的法律法规,及公司运作保障体系。例如,医院电子处方方便患者就诊,药品可直接送达患者(DTP)手中,上市后药品管理流程电子化程度很高;但在临床试验领域,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仍有待提升。泰锟希望跟更多申办方合作,运用电子化技术减少试验药物在包装、分发及使用环节的复杂流程;数字化转型是临床试验的未来,这一领域的从业者要提前布局,积极探索。


速度和质量


在波士顿咨询公司中国董事总经理胡奇聪博士的分享中,“速度”是关键词。唯快不破已是生物制药公司竞争力的核心所在,“快”的背后是厚积薄发,需要预先规划好战略和高效率地执行。


据波士顿咨询公司统计,中国创新药物IND审评时限从2011年的31个月下降到2018年的2个月;NDA则从35个月下降到9个月。新药上市以后进入医保的速度也在加快,2019年新药上市后只需1年就进入医保。


许多新药获得加速申请,进口药上市需要275天,本土药需要380天。像默沙东的HPV九价疫苗Gardasil只用8天上市,阿斯利康的TAGRISSO只用了49天上市;本土新药中,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只花费了259天上市。新冠疫情下,全球的新冠疫苗和新药研发及上市审批更是超出常规的速度救治病人。


胡奇聪博士


快速上市的背后,胡奇聪总结几方面原因:最直接上市,如乐城和大湾区鼓励使用国际创新药而无需经国家药监局审批的新药政策;突破性疗法、附条件批准、优先审评、特别审批等四个加快通道及各项与ICH接轨的技术指导原则;以真实世界研究数据作为上市注册申请的证据。


此外,融资和IPO速度也在加快。据东方财富统计,2020年中国生物融资金额超107亿美元。IPO融资总金额超过147亿美元,同比增长约102%,共有超过50家企业上市,数量是2018年的两倍之多。2020年我国医药及生物技术行业并购总交易金额近8亿美元,2020年度共发生交易243起,同比增长超过100%。


专注于CD47靶点药物研发的宜明昂科副总裁黄诚先生,站在初创公司的角度,认为临床试验管理的核心要素在于平衡时间和质量,要对核心要素进行风险管理。“小公司永远都有风险管理意识,考虑经费、质量、资金和资源。”他说。


在创业初期,由于产品管线还没有完全铺开,自建医学团队开展临床研究并不现实,因此寻找良好的合作伙伴是大多数的做法。但是,“并不是将项目交给CRO就完事大吉了,必须从四个维度来管理,包括精选供应商,组建高效团队,设定基本目标、时间表和激励里程碑事件。” 黄诚说。


黄诚先生


作为研究机构代表参加研讨会的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临床研究机构办主任沈一峰教授,以亲身经历分享了机构办喜欢的申办者是怎样的。


多年的项目运营经验让沈一峰看到了“甲方”一些不足。作为心理医生的沈一峰说,资本推动了创新药,但企业要了解自身实力,设定明确目标,不要盲目设计广泛的研发管线,一些超出能力范围的事要分步走,找到最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在靶点雷同的情况下,差异化是生物技术公司的模式,要培养精耕细作的精神。


“医生是战场上的斗士,药厂做药的初心是为医生提供弹药,解决患者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如果只是为了IPO和股价,这样的项目我们作为机构并不喜欢。”沈一峰直言不讳地说,如果过于执着利益,就会忘记初心,要在立项时就要充分考虑患者的需求。


沈一峰教授


他认为,申办方和机构是同一战壕里的战友,无论是甲方还是乙方,要秉承互相尊重的理念,合法合规与合理参与临床试验。他举了一个例子,一次,他们承接了一个小型生物技术公司的项目,对方并太多临床试验经验。为了保证质量,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机构办在获得申办者同意的前提下,主动付费邀请专家对该项目进行质量评估,促进临床研究的高质量运营。


从业20多年,沈一峰教授将GCP奉为圭臬,“GCP是最基本的原则,只有权衡,没有妥协。每一个从业者的每一次坚守都有价值。一定要站位高远,时刻怀揣为患者做好药的初心,做好每一次临床试验。”


数字化提速


临床研究的速度和质量,是研讨会上重点讨论的话题。要获得高质量的临床研究数据,运用新技术尤其是数字化赋能,已是大势所趋。


小组讨论合影,从左至右依次是薛志强、华烨、王蔓蓉、沈一峰、李威、季军。


主持人

烨辉医药创始人、CEO 华烨

嘉宾

泰锟医药创始人&CEO 季军

Medidata 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 李威

思路迪医药临床运营负责人、执行总监 薛志强

礼来中国临床运营高级总监  王蔓蓉


主持人:加入ICH后,中国新药临床研究已融入到全球,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MRCT)在中国开展得越来越多,同时中国也接受国外早期临床试验数据。中国的临床研究质量能否被世界认同?


季军:

我从商业化角度来看临床,研究数据的可追溯性很重要,要将新技术、新理念嵌入到临床试验中。例如,应用DTP模式将试验药品直接送达患者,应用区块链技术做到数据可溯源,用数字化提高临床试验的开展效率。


薛志强:

我们的试验项目刚刚接受了国家药监局、美国FDA一次核查,中国比美国的质量都要好。从研究中心的文件整理到数据质量都非常高。如果是高质量的临床研究数据,FDA一定会接受来自中国的研究。

思路迪正在同时开展中美两地临床研究。要有适合的团队开展全球多中心临床研究。举一个例子,从硬件上,要在中国单独设立中心实验室,但操作起来比较复杂,要提前布局。从团队上,要有懂中美双报和临床研究合作的团队,预先计划,才能尽快开启、入组、实施临床研究。


王蔓蓉:

中国加入ICH以后,审批尺度越来越清晰。我们要有足够的信心,中国的数据和质量能被各国药监部门接受。跨国公司原来一个项目只在十几、二十几家研究中心开展,现在则要在40家甚至更多的研究中心开展,各家中心对GCP理解的能力和操作不尽相同,需要全行业共同推动。相信未来有更多的研究中心能承接更多国际多中心研究项目,做出高质量的数据,走向国际。


李威:

临床试验的结果由数据来展现,高质量数据对临床试验的系统提出很高要求,数据系统的稳定性和可靠性非常重要。从历史发展来看,临床试验系统也经历了1.0到3.0的转变,上世纪90年代,数据采集从纸质文件向电子采集系统EDC转变,2.0时是多系统集成、平台化管理,新冠疫情催化了临床试验的数字化进程。

到了3.0,我们真正开始大数据时代,即从海量数据中获取洞察。回归到数据质量,系统的验证过程,其实,临床试验行业高度监管和系统的灵活性中间需要平衡。系统的配置是应对合规要求,而灵活性意味着功能的增加,有可能无法兼顾系统的稳定和有效,导致其他的功能出现问题,甚至导致提前揭盲的惨痛教训,这也是大家在选择系统时必须考虑的。作为系统供应商,我们努力做的就是为申办方提供数据上的保驾护航。


主持人:越来越多临床研究项目的出现,而研究机构只有2000多家,优质机构800多家。在试验启动和开展的过程中,如何提速?主要症结在哪里?


李威:

数字化已是大势所趋,从EDC、CTMS等到今年非常火热的远程临床试验、受试者自报研究数据等,人工智能的元素已越来越多地被融合到临床试验中。

Medidata拥有20,000多项往期临床研究和600多万名去标识化受试者数据,在数据库中挖掘整合,运用好已有数据挖掘更多价值,不仅能缓解临床试验中屡见不鲜的患者招募难等问题,也可以提升试验数据质量,加快效率。这就需要充分掌握和提前布局AI技术,服务于临床,例如去年ASCO大会上备受关注的“合成对照组”。

Medidata合成对照组参与了肿瘤药公司Celsion集团的一项卵巢癌研究的临床试验中。对比Medidata合成对照组中所提供的对照组患者数据,Celsion公司在III期/IV期卵巢癌患者中进行的GEN-1治疗方案OVATION I期研究Ib阶段剂量递增临床试验数据表明,GEN-1疗法在无进展生存期(PFS)这一关键指标上取得了积极进展。Medidata合成对照组为GEN-1的疗效提供了证据。

在特定肿瘤适应症及一些其他疾病的临床研究中,开展随机对照试验存在伦理道德风险或可行性低等问题,而合成对照组可模拟传统随机对照组的结果,有望从根本上改变试验的操作方式。

通过与合成对照组进行比对,可观察试验药物的治疗效果。合成对照组能帮助提高单臂临床试验的科学有效性,在某些适应症中,能减少接受无效标准治疗或安慰剂的对照组患者数量,帮助缩短试验时间并降低成本。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新技术在临床试验的设计中运用,用数字化加快临床试验。


主持人:新冠疫情下,去中心化、远程化临床试验已浮出水面,药物临床试验供应链如何更好提供服务?


季军:

在疫情下,试验用药运输量并没有减少,反而增加。我们更愿意从医院的角度出发,帮助临床试验机构做他们更愿意做的事情,解放他们繁琐的工作。我们的工作虽然不那么高大上,但能帮助整个临床试验加速推进。我也很开心。


薛志强:

绝大多数国家都开展基于研究风险的监查模式(Risk-based Monitoring),美国FDA也倡导新药临床研究需要基于研究风险的监查模式。CRA不需要到各个临床研究机构现场监查。依靠电子病例报告表和一些临床研究数据管理系统,临床研究人员在办公室就可以进行远程监控。

这种模式充分关注影响临床研究质量和患者权益的风险因素,并针对这些风险因素进行监查,确保受试者利益得到保护,更有效率控制临床研究的总体质量。然而,中国还在使用对所有临床研究机构进行100%的原始资料核查(SDV),容易造成资源浪费,对临床研究关键环节的监查力度也不够。我们要大力推广基于研究风险的监查模式,开展实时监查,这需要监管部门的支持。97%的数据从录入都没有改变,只有3%是有改变的,其中只有1%左右是因为CRA监查而改变的。


王蔓蓉:

礼来在选择临床研究中心时,总部开始使用大数据和AI技术寻找全球的研究中心和病人。根据行业数据库中各研究中心的表现,按照新的研究方案,模拟定位匹配的研究中心,有针对性的对研究中心进行可行性调研,这将大大加快全球筛选临床研究中心的时间,从既往的数月缩减为两三周。这是机器深度学习的新技术,我们需要不断对系统进行反馈,将来获得的数据会更加精准。

疫情并没有让全球的临床研究停摆和减速。后疫情时代,远程监查和基于风险的监查在不断深化和推广,去中心化临床研究会有突破,有各种新技术加持的临床研究速度会越来越快。

我们有一个全球项目的数据库锁定预计发生在最后一例受试者访视后的三天,对于中心数和病例数有限的项目这是可以通过管理来实现的。如果要全面加入全球研究,对于中国来说,就很有挑战了。怎么能在研究过程中用新技术确保关键流程的操作以及关键数据的收集和质量,而不是依赖大量的访视后在现场做百分之百的数据核对?远程监查和基于研究风险的监查模式在中国有很大的空间发展。

中国的创新氛围引起了礼来的重视,中国已被纳入到全球同步开发中,将加速礼来全球创新药在中国的上市速度。我们希望能借助整个行业的力量,与行业、政府、研究机构、研究者多合作,一起推动创新药在中国的研发。从总部的顶层设计,策略制定,各种新技术的使用到运营能力,都要通盘考虑和计划,整体提速。


李威:

过往,行业认为全面和资源密集的监查方式是高质量结果的保证,因此临床试验一直采取100%源数据验证的方式审核临床试验质量,但成本非常高且效率低下。Medidata RBQM基于风险的质量管理,基于过程管理理念,以过程管理的方式验证理论假设,同时利用AI机器学习发掘人为SDV过程中发现不到的机构间的数据变异度。由此,监查范围将发生很大变化,尤其是由于人为因素造成的问题将得到极大改善,我们的目标始终是控制研发成本,提高研发效率,向前推进,将更好的新药带给患者。


文章关键字: 临床研究数据 泰锟医药
2514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毛冬蕾 个人用户

爱学习的小学生。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mao.donglei@pharmadj.com

公司名称

研发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1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沪ICP备17054709号-1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
关于研发客 | 加入会员 | 联系我们| 知识产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