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 | 微小说
梁贵柏·3月以前
老梁说药

编者按


转眼到了五一国际劳动节,我们再次推出“微小说”。5年前,小说主人公季军致力于航天事业的发展,为了不断寻找降低风险和成本的方式,将火箭发射到太空到更深更远的地方,把人类文明的种子播撒到茫茫星海的深处,他和团队历经千辛万苦,开启了星际航行(见 危机 )。当年,微小说的开创者远行者用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的故事比喻周而复始的航天科研工作,更寓意着高风险、高投入和高回报的新药研发活动。


几年间,贵柏博士笔耕不辍,续写微小说,让季军博士经历了追梦升空希望和危机五部曲,最终在探索了丰富的外太空之后凯旋而归,也让读者了解了太阳系以外星系里的新机会。正如我国生物医药研发一样,5年前还是一个新事物,到了今天已如火如荼,百花齐放甚至是靶点扎堆——CRO极大地提高了制药工业的效率,把新药都弄成白菜价。


而季川的在外太空发现的星云YQ3562也成了香饽饽,成为投资人争相追逐的目标。眼下,快速跟进是一个可靠途径,外太空探索也成了兵家之争的“红海”了。除了价格战还能做什么?让我们回到小说的最初,不忘初心:星际航行其社会意义远超越商业价值;而新药研发的意义在于,科研人员怀揣满足人类健康的梦想,为解决患者疾苦而不懈追求,即便像西西弗斯,也值得。深邃的夜空,从没有让季军失望,只要付出努力,浩瀚的生物医药星空也会让您有所收获。


祝全球疫情早日结束,读者朋友们五一假期愉快!(冬蕾)


引子


地球星际轨道发射基地主楼的餐厅,2077年5月1日。

餐厅外,天色已晚,远处的山脊上抹着最后一缕夕阳。


与7年前暗淡的景象不同,基地园区里所有四座发射平台上都架着待发的火箭,从上到下都亮着通明的灯光,看不见人影,却有许多吊臂在上下左右忙碌着。稍远一点的地方还有另外两座发射塔正在兴建,也是灯火通明。


餐厅里,一条大红的横幅挂在大厅的中央:YQ3562胜利凯旋。


刚才庆祝大会的热烈气氛尚未散尽,十几张餐桌上杯盏狼藉,仍有二三十号人围着餐桌簇拥成几个小圈子,畅快地喝着、开心地聊着YQ3562带回来的好消息:


“第二批数据发回来的时候我就认定是氮化物,但没想到是负一价的。”

“我也没想到,还以为是负三价的呢。”


……


庆功


餐厅一边的吧台前,星空联盟的前任总裁王老侧身坐在高凳上。他穿着休闲的便装,与十年前发射YQ3562的时候相比,有些驼背,显得很老态了。他左手支在吧台上,握着一杯加了冰的威士忌,右手在空中比划,正在兴致勃勃地说着什么;他对面的高凳上,坐着YQ3562数据组的负责人,依然还是一袭长衫,不是平日里的青灰色,而是素白的丝绸,与满头银发倒也相配。老者也很兴奋,脸上泛着红光,显得年轻了几分。他喝的是比利时白啤,放在吧台上。


季川面带微笑,站在王老的身边。因为刚才在庆功会上致辞,所以他还穿着黑色的礼服,打着领结,手里也拿着一杯加冰的威士忌;独墅湖大学的董教授作为特邀嘉宾也来了,他穿着一身并不很得体的西服,领带也打得不标准,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站在长衫老者的边上。在董教授跟季川的中间站着星空联盟的现任总裁陈方,一头浓密和略带曲卷的黑发,也穿着晚礼服打着领结,上身微微前倾,饶有兴致地听着王老说话……


王老的话音一落,陈方马上向前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王老说得太对了,确实值得好好庆祝。来!”


然后直起身子,摇了摇手里的威士忌,碎冰块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他转向左手边的季川:“季总,这10年可是幸苦你了。”


“谢谢陈总。”季川很客气地跟陈方碰了一下杯,然后对着董教授说,“5年前第二批光谱数据从火星站传回来的时候,老董还不肯给我吃定心丸呢,还在说 什么‘统计意义’啊、‘谱线分辨率’啊、就是不想让我睡个好觉。”


季川说着伸出手去跟董教授碰杯。


董教授也举起矿泉水瓶子跟他轻轻碰了一下,“你这家伙,居然怪到我头上了。三年前第3批数据发回来,根据谱线的精细结构确认了负一价氮化物,密度也没问题,算是定心丸了吧?” 董教授把右手搭在长衫老者的左肩上,“你告诉我,他好好睡觉了吗?”


“好好睡觉?他?算了吧,睡得更少啦。”长衫老者抓起吧台上的啤酒瓶晃了晃,喝了一大口,继续道,“你想啊,能确认这样的好消息,王老和陈总的星空联盟还能放过他吗?哈哈哈哈……”


陈方马上接过话头:“要怪就怪在我头上吧,跟王老没关系啊。”


王老笑眯眯地说:“就是,我5年前就退下来,早就不管联盟的事了,只是替你们高兴。”


陈方接着说:“所以啊,好坏都得我担着,5年前上任之后大概也没比季总多睡几个好觉。尤其是3年基本确认之后,曹工的团队马上就开始研究提炼工艺,我也开始组织开采的星空舰队,留给我们的时间可是不多哦。”他指向窗外两座正在兴建的发射平台,“你们看见了吧,两座新的发射平台已经差不多了。”


大家扭头向窗外望去。


夜已渐深,天幕上挂上了一钩新月,远处山脊的轮廊已经辨不清了,只有6座发射平台从上到下都亮着通明的灯光。


吧台前,围成半圈的5个人都微笑着举起了手里的酒杯,又轻轻地碰了一下……


红海


地球的另一边,赤道附近的圣海伦斯岛上,日头高照,一座大型的飞船发射基地正在兴建。


看似笨重的超大型运输机灵巧地降落在不远处的水面上,一队水陆两栖摆渡车从飞机的尾部开出来,载着各种建筑材料爬上海滩,驶向建筑工地……


基地的指挥中心是一栋白色的塔楼,尚未封顶。


塔楼地下的小会议室里,气氛有些凝重……


“你们谁能准确地告诉我,按目前的进度和速度,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到达YQ3562星云会比星空联盟晚几年?”


用英语说话是一位白人中年男士,坐在长会议桌远端的一头。


会议桌的另一头站着一位拉丁裔的年轻人,正在作报告,他身后的墙幕上投射着一张影像,标题是“High Density Rare Earth Nitrides Confirmed in Nebula YQ3562(星云YQ3562高密度稀土氮化物获得确认)”听到这个问题他没有马上回答,显得有些局促。


“琼斯先生,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大概会比他们晚6-7年。”台下一位非洲裔女士替他回答了问题。


“哦,你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琼斯接过话头,“星空联盟将垄断太空稀土6-7年时间!是的,他们的投入也很大,很多都打了水漂,但现在人家成功了,占得了先机,这就叫‘战略眼光’!


“15年前联合国签署了太空开发协议,为了鼓励外太空开发,给了发现组织优先划定开采区域的权力,这次星空联盟可是赚大喽。” 琼斯停顿了一下,拿起桌上的水瓶子,拧开盖子喝了一口,继续说道,“你们觉得星云YQ3562还有我们的开采空间吗?”


一位老者清了清嗓子,回答道:“这个你可以放心,琼斯先生。星云的开采空间就像以前化学结构空间一样,没人有能力全覆盖的。以前我的制药界朋友总是跟我说‘没有破不掉的专利,因为化学的结构空间是天文数字’;现在我们面对的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文数字,所以一定也可以打破星空联盟的垄断。我们面临的问题是时间。”


“时间!‘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老套的俗话用在我们这里可是非常之贴切哦。”琼斯接着说,“好!那我们接下来专注讨论如何提高效率,抢时间尽早进入YQ3562。”说完又去拿瓶子喝水。


站着的年轻人看琼斯不再说话,便转身对着墙幕伸手横向虚划了一下,屏幕的ppt也跟着向一边划出去,显示出下一张ppt:“Building A Supply Chain for Space Mining(太空开采产业链建设)”下面的副标题分别是


1. High Efficiency through high specialization

2. CRO for Space Shuttle Launch and Maintenance

3. CRO for Space Mining Station Maintenance and Communication

4. CRO for Rare Earth Nitride Process

5. ……


刚把矿泉水瓶子放下的琼斯抬头看见这张图片不禁笑出声来:“Haha!Are you suggesting that we repeat what Pharmas did in the early 2000’s?”

小伙子脸红了,挠了挠头:“I think that was a success story. The CRO’s tremendously increase the efficiency of the pharma industry and made all new drugs dirt cheap. (我认为那是一个成功的故事,CRO极大地提高了制药工业的效率,把新药都弄成白菜价了。)”


“Oh, I think so, too! So far this is a sure way to fast follow. Other than price war, what else can we do?(哦,我也这么认为,这是快速跟进的一个可靠途径。除了打价格战,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We need to remember, at this very moment,there will be someone who is looking beyond YQ3562!(我们要记住,就在这一个时刻,一定有人的眼光已经越过了YQ3562!)”


超越


转眼已是7月,北半球正值盛夏。


清晨,通往星际轨道发射中心高速公路上,一辆流线型的无人驾驶电动车以每小时200公里的速度非常平稳地行驶着。车厢里很安静,坐在后排的季川闭着眼睛,他傍边的空座上放着电脑包,座位上方的空间里一个年轻女子的3D影像正在播报当天的太空新闻:


“欧盟太空集团完成首轮融资,将与赤道几内亚政府合作建立发射基地与飞船舰队,希望在YQ3562的未知区域找到密度更高的氮化物……”


“非洲新燃料集团集资筹建太空开发服务供应商,为开采YQ3562的飞船舰队提供燃料服务……”


“星空联盟获得澳新银行的贷款,决定与日本氮化物株式会社合作,开发大规模氮化物提炼新工艺……”


“美国NASA向联邦政府提出议案,决定开发新一代巨型星际飞船,耗资高达1万亿美元……”

……


季川始终眯缝着眼睛,静静地听着新闻,偶尔嘴角向两边咧开一点,算是微笑。


快到园区的时候,他的手腕颤动了一下。


他睁开眼坐起身子,伸手识别了指纹。


董教授很兴奋的3D影像代替了女播报员:“季总,你昨天发来的数据我看了,很有意思啊。”


“哦,是吗?”季川一脸平静,并不为之所动,


“你还记得收到YQ3562第二批数据的时候,有几条原子光谱线怎么也解释不了,我当时提出过一个大胆的猜想吗?”


“当然记得。但是在第三批数据来的时候就没再看到,所以你自己也放弃了。”


“你猜怎么着,在你昨天发来的数据里,我又看到这几条幽灵谱线了!”


“真的吗?!难道说YQ3562之外……”季川一下子来了精神,“我今天白天一直有会,下班前我们接着聊?”


“好,我等你。” 董教授的3D影像旋即消失了……


与董教授谈完的时候,星星已经闪烁在天空了。季川站在办公室的窗前,仰望着深邃的夜空,和从没有让他失望的星际,又轻轻哼起了他最喜欢的那首歌曲:


……

爱是不变的星辰

爱是永恒的星辰

绝不会在银河中坠落

常忆着那份情,那份爱

今夜星辰,今夜星辰,依然闪烁


2021年4月于新泽西


西班牙的瓦伦西亚 摄影 | 梁贵柏


作者简介


贵柏曾在默沙东新药研究院工作多年,潜心钻研药物化学,颇有建树。几年前回国加入药明康德,从事业务开发、项目管理和驻美运营。梁博士是《新药的故事》一书的作者。他以长期的积累、独特的视角和生动的文字,通过《老梁说药》栏目讲述新药研发“背后的故事”,令人耳目一新,脑洞大开。梁贵柏博士目前是偕怡制药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欢迎读者通过邮箱gbliang55@hotmail.com与梁博士联系。



文章关键字: 超越 微小说
439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梁贵柏 个人用户

梁贵柏博士从事新药研发工作二十余年,经历了许多次失败,也有享受到了成功的喜悦。梁博士是药物化学专家,在先导化合物的发现、设计、和优化,以及临床候选药物推荐等领域都做出过重要的贡献,先后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与发明专利。梁博士长期致力于中美医药界的交流与合作,近年来开始以中文发表医药与健康方面的文章,并在2014年出版了《新药研发的故事》一书,为推动中国医药健康事业的发展作出贡献。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gbliang55@hotmail.com

公司名称

实宪生物医药咨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1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沪ICP备17054709号-1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
关于研发客 | 加入会员 | 联系我们| 知识产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