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蒂与利拉鲁肽 | 老梁说药
梁贵柏·5月以前
老梁说药

上次我在《学艺、悟道和创新》的短文中,借虚构的“武侠江湖”向大家介绍了先贤王国维大师提出的“治学三境界”,有不少读者表示了很大的兴趣,同时感觉到做学问的艰辛。


在《得到APP》听了我的通识音频课程《科学前沿 新药研发课》的同学也有不少留言感叹:创新药的研发真的是太难了!我们的健康生活要感谢辛勤工作的制药人。


老梁:借此机会,我向大家介绍一位“辛勤工作的制药人”,诺和诺德的鲁肽类药物研发项目的领导人罗蒂·比耶尔·克努森(Lotte Bjerre Knudsen),从她个人成长和鲁肽研发相互交织的故事里,我们可以看到她学艺、悟道和创新的三重境界,为患者研制好药则是包括罗蒂在内的科学家一辈子的追求。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1989年,年轻的女大学生罗蒂本科毕业,专业是化学工程与生物技术,根据她本人的回忆:“那时,我已经想着要到诺和诺德(Novo Nordisk)去工作……,但并不是糖尿病研究,我刚开始的工作是在Novozymes做实习生……我参与的第一个上市场产品是增色洗涤剂。”


1991年,罗蒂被调入了诺和诺德的糖尿病研究部,成了部门里最年轻的科研人员,她日常的工作就是“建立包括GLP-1在内的各种靶点活性的测试方法,将简单的单管测试放大到96孔板,这可以节省几天的体力劳动。我测试了成千上万个可能的胰高血糖素(Glucagon)受体拮抗剂的化合物。”


如果你是在药企或者临床前CRO工作的年轻人,是不是听上去似曾相识?在各种不同的场合,经常有年轻人问我: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拿着移液排枪转移溶液,测试各种化合物的活性,然后做表格,发报告,日复一日,丝毫没有你笔下的研发故事里跌宕起伏、峰回路转的场景。


首先我要恭喜你,你已经跟罗蒂一样成为药物研发这架大机器上的一个勤劳的螺丝钉了。现在我们来看除了移液排枪之外,她还做了什么,她说:“当时我很热衷向同事们学习,尤其是如何产生新的想法。”


站在任何一个实验的窗外观察,里头的每个人都在做很类似的事情,但是他们脑子里却在思考着完全不同的东西。人困于一隅之地,所见所感也局限在一处,很难领悟更多,也很难寻找到人生的目标,只有走出井底,才能见识到更为辽阔的天地,才能得到更多的知识,成就最好的自己。这,也是罗蒂在人生中“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第一重境界。


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1994年,休完产假的罗蒂回来上班了。



即使在今天,休产假对大部分女性的职业生涯来说是会有一定影响的,30年前肯定也不会更好。但是在1992-1994年间,诺和诺德的管理层发生了很大的变动,在研项目的状态也在发生迅速的变化。GLP-1项目的进展很不顺利,许多成员都离开了,“突然间,我成为剩下的几个人里唯一一个了解项目全过程的人。”


这是机会,也是挑战。


研究部的负责人对罗蒂说:“搞搞清楚,对于GLP-1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接下来的3个月里,罗蒂经常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发呆,“跟自己和墙壁辩论应该如何去做,同时也锻炼自己的承受力。有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当时怎么就聘用了我,既没有工作经验也没有博士学位。”


从1991年加入GLP-1的项目团队,到2009年诺和诺德的第一个鲁肽药物——利拉鲁肽(Liraglutide)在欧盟上市,一共是18年。这期间,根据罗蒂本人的回忆,她领导的GLP-1项目有好几次面临被终止的困境,因为诺和诺德的内部和业界外部都有许多人GLP-1没有信心。“而我又没有博士学位,这使得一些人对我不屑一顾,很少有人愿意与我合作。我很难对此视而不见,有好几次都想要放弃了。”


这就是第二重境界——“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回首过去,罗蒂认为有两件事是她能“熬”过来至关重要。一是她的学习能力,不要“太在乎承认我不知道或做错了什么……如果失败或没有答案,就重新开始。”另一个是则有她可以信赖的好导师,帮她排忧解惑,“直到我站稳脚跟”。


众里寻他千百度,

慕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对于我们制药人来说,“众里寻他千百度”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几十年如一日”也不再是打比方的形容词。慕然回首之时,已早生华发,还来不及感叹职业生涯的短暂。


2014年是罗蒂1995年成为GLP-1项目领导人之后的第20个年头,早已经不再年轻的罗蒂在丹麦哥本哈根大学成功进行了医学科学博士学位的论文答辩,这是基于她在GLP-1的基础医学研究上的成果和在利拉鲁肽的开发过程中所作的贡献。2015年,罗蒂又成为奥尔胡斯大学(Aarhus University)转化医学系的兼职教授,这一年,她领导开发的利拉鲁肽的全球销售额接近27亿美元,让无数二型糖尿病患者和肥胖症患者获益。



利拉鲁肽的故事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罗蒂作为一个科学家的成长故事,用她自己的话说:“我感到非常幸运,我现在已经与GLP-1一起工作25年以上了。”


这哪里是什么“10年10个亿”?这分明是我们制药人的整个职业生涯,是科学家一生的追求!


2021年2月于新泽西


作者简介


贵柏曾在默沙东新药研究院工作多年,潜心钻研药物化学,颇有建树。几年前回国加入药明康德,从事业务开发、项目管理和驻美运营。梁博士是《新药的故事》一书的作者。他以长期的积累、独特的视角和生动的文字,通过《老梁说药》栏目讲述新药研发“背后的故事”,令人耳目一新,脑洞大开。梁贵柏博士目前是偕怡制药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欢迎读者通过邮箱gbliang55@hotmail.com与梁博士联系。


参考文献  Lotte Bjerre Knudsen, “Inventing Liraglutide, a Glucagon-Like Peptide‑1 Analogue, for the Treatment of Diabetes and Obesity”, ACS Pharmacology & Translational Science, 2019, 2(6), 468–484.


文章关键字: 罗蒂 利拉鲁肽
1398
谁阅读了此文章?
回复评论0
登录后回复评论,不超过1024个字(当前剩余字数:1024)
梁贵柏 个人用户

梁贵柏博士从事新药研发工作二十余年,经历了许多次失败,也有享受到了成功的喜悦。梁博士是药物化学专家,在先导化合物的发现、设计、和优化,以及临床候选药物推荐等领域都做出过重要的贡献,先后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与发明专利。梁博士长期致力于中美医药界的交流与合作,近年来开始以中文发表医药与健康方面的文章,并在2014年出版了《新药研发的故事》一书,为推动中国医药健康事业的发展作出贡献。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gbliang55@hotmail.com

公司名称

实宪生物医药咨询

公司网站

公司地址

进入主页
Copyright © 2016-2021 研发客.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反馈: Support@PharmaDJ.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沪ICP备17054709号-1   联系电话:021 - 88194359
关于研发客 | 加入会员 | 联系我们| 知识产权声明